Chapter 10】定情之物:羅格鎮的約定

道別是為了再相遇。

 

  「在下叫伊普吉爾.扎克里歐斯,請多指教。我是貨真價實只愛女人的男人。」低沉嗓音猶如一技當頭棒喝般,結結實實棒打縈繞著粉色氛圍的船員身上,「為了表示能搭上這艘船的緣份,今晚在下準備了見面禮,不會讓各位爺失望的。」

  上天在這男人遺傳基因上開了惡劣的玩笑?創造這番超出常理的傾城容貌!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這番美貌竟生在一名男性臉上。

  瞧見幼小心靈遭受巨大衝擊的眾船員,遲遲無法闔上一個個落在地上的下巴,這副驚魂未定的景象讓傑克笑得前翻後仰。

  「蒂菈今晚由妳守夜,」傑克遞上一面笑一面遞上啤酒給蒂菈,「喝完這杯快去補眠吧,晚上還得打起精神。」

  「如果酒精和睡眠擇一,告訴你,我的字典裡──」蒂菈一腿踏上酒桶,高舉啤酒杯,「我寧可不吃不睡不刷牙,也絕不能錯過任何一滴美酒!」

  ※

  「好無聊、好想睡……不行不行,我在守夜,醒醒!」瞭望檯上的蒂菈拍了拍臉頰,猛搖渾沌腦袋,靈機一動清了清嗓子,「來唱歌提神好了!」

  呦齁齁齁、呦嘎嘎嘎、呦科科科、呦咯咯咯

  潮水湧向的那端,夕陽也在騷動

  鳥的歌聲描繪出天空的輪廓,再會了海港──

  「──美酒之鄉喲,好像不是美酒之鄉,是肉之鄉還是笨蛋之什麼來者?喀,下一首下一首,就姊姊常唱的那首好了!」

  蒂菈睡、快快睡,外面天黑又風吹

  姐姐唱一曲催眠曲,寶貝兒快快睡,快快閉上眼睛

  「慘,好像更想睡了。」

  蒂菈忍不住打了個呵欠,從米拉帕爾島海賊之夜到脫逃海軍66支部及一夜狂歡讓身體疲憊不堪。

  此時,一抹晃動身影映入朦朧睡眼。

  「瞧妳一副陣亡的模樣。」那抹身翻過護欄與蒂菈對坐。

  「你怎麼沒睡?傑克,我需要提神的酒。」蒂菈半瞇著惺忪睡眼對那抹身影開口。

  「宴會時有個大酒鬼一人獨和三桶酒,現在酒窖恐怕只剩老鼠了,耐心等到下座島補貨吧,」

  「傑克你的手……為什麼那把銀刀……」蒂菈一陣語無倫次,最後下了結論:「總之那把銀刀絕對不是好東西!不能讓它待在你的身體裡!」

  「不是告訴過妳那是會帶來好運的詛咒嗎?如果要談論這個,那我睡回籠覺去了。」

  見紅髮要爬下護欄,蒂菈趕緊拉住作勢離開的傑克。

  「好啦好啦!不問就是了,只要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另外,那個……」蒂菈猶豫著要不要問在海軍66支部被打斷的提問,但她實在忍不住,「關於結婚你考慮的如何?」

  「我不能答應,」傑克收回嘻笑,轉為認真神情,「現在的我無法和妳結婚。」

  「這樣啊。」蒂菈一臉失望。

  「在新世界有個借用我旗號的王國,原本人類被龍統治,經過時我改變了局面,王國的國王為了答謝甚至將公主許配給我。初見公主容顏,令人為之一驚,端莊嫻淑、傾國姿色用在她身上也不為過,國王還將傳家的婚戒賜予我,一夕間我成了王國駙馬。」

  「所以傑克……你結婚了!」蒂菈小心翼翼地開口,眼眶微微泛濕。

  「當然……」見蒂菈哽咽模樣,讓傑克哭笑不得,「當然騙妳的,我婉拒了,因為……」

  男人的大掌移向蒂菈檸檬色波浪長髮,修長指截停在髮上的金雀飾品,「因為妳,與妳的約定我從未忘記……」

 

  「羅傑船長,我叫查爾斯.D.傑克,請讓我加入你們!」

  初見蒂菈,一個站在羅賊船長身邊的小不點。

  我順利成為羅傑船長旗下的見習海賊,和巴其一同打雜。

  當時的我時常幻想擁有一艘乘風破浪的船,然後環遊全世界。

  而妳只想著趕快長大。

  妳總是黏著我,但那時候的我感興趣的女生是像露玖姊那種美麗溫柔又燒了一手好菜的淑女。

  十年前,羅傑船長處刑後,暴風雨襲捲了羅格鎮。

  那一夜,妳酒吧裡哭得淅瀝嘩啦發誓要變強,為了守護心愛的家人。

  而我毅然決然推開酒吧門扉,抱著不能回頭的決心默默離去。
 
  穿越空蕩處刑廣場,人們已散去,不再關切受刑者的去向,海軍掃除羅傑船長殘黨的行動因為暴雨毫無進展。

  風雨越發狂烈,我按住草帽凝望了無人跡的處刑現場,羅傑船長的笑顏依舊清晰。

  終於,再也抑制不住眼眶脫出的灼熱,和著雨水混入積水的廣場。

  我決定將這當成見習里程的結束以及嶄新開始,踏上實踐夢想的旅程。

  夢想起步雖然被巴其一口拒絕,但我打算邀請東海頗有名氣的神槍手當夥伴。

  當我放下小船韁繩,一抹身影追了過來,雖然四年過去了,既使長高了卻還是個未發育的小鬼。

  「傑克,你決定要離開了嗎?」

  「我想自己闖一闖,妳呢?」

  「我要回到南海陪我姐姐,雖然現在還很弱,但我會變成強,我會保護姐姐和她的孩子。」

  「這個給妳,當作餞別禮。」我拿出一直沒機會拿出來的飾品,那是一枚金雀造型的髮飾,雖然不是純金但已經是我身上最昂貴的東西,裡面夾著我的生命紙,「風雨很大,快回酒吧。」

  「十年,給我十年…….」

  妳帶著顫抖的嗓音環住我,這一刻讓我愣半晌。

  暴雨裡,妳和著哭聲的嗓音變得微不足道,然而十年背後的意義實在無法用千言萬語表達。

  「我在海上等妳赴約。」

  我深信著,道別是為了再次與妳相遇。

 

  「謝謝妳依舊將它視為寶物,我確定一件事,」傑克的手移開蒂菈髮上的金雀飾品,拿出一枚指環,「現在的我雖然無法與妳結婚,但這個王國的傳家婚戒交給妳保管了。」

  那是一枚做工簡約卻別緻的銀白指環,蒂菈呆望著傑克,直到她的無名指被套上那枚戒指。

  劃過臉龐的晶瑩來自於油然升起的幸福,簌簌不止。

  「我覺得自己好幸福,」少女臉的臉上交織著淚水與笑容,「那麼我能吻你了嗎?」

  「雖然求之不得,但這種事讓女孩子主動開口也太說不過去了。」傑克笑得無比溫柔。

  「那麼我是不是該說……」蒂菈耳根子不僅轉紅,慌了陣腳想著該如何啟口。

  半晌,一股力道將她拉了過去,話音未落,蒂菈的唇被炙熱的吻賭上,深沉的吻在她唇瓣輾轉撕磨。

  既然是兩個人默認的事,就不需要言語了。

  雷德佛斯號被風緩緩推行,瞭望台上的戀人摟住彼此,今夜的星子似乎也因為他們的閃光而為之遜色了。

  ※

  【東海某處,血腥瑪麗海賊團】

  披著黑色面紗的矮小人兒正焦慮的來回踱步著,面紗傳來她細小尖銳的聲音:「瓢蟲、瓢蟲!我的小扎扎為什麼連通電話都沒打過來?我想親親,嘟。」

  「世、世上最美的瑪莉主人,扎、扎克大人說一定會帶回Layla。」叫瓢蟲的孩子畏畏縮縮,刻意和主人保持一大段距離。

  「人家等不及想吸乾那極品貨色的血了,嘟哈哈哈哈──」面紗一頭傳來瑪莉興奮的笑聲。

  此時,門扉開啟,三名滿臉驚恐的少女被綁住手腳跌進大廳,顫抖的少女們緊緊依偎彼此,其中一名少女有著墨綠髮色。

  接著踩著高跟長靴的白髮少年優雅踏入,高禮帽下那張冷峻面龐,宛如冰塊的純白少年,比起主人瓢蟲更畏懼他。

  「主人小的帶了讓您養顏美容的少女回來,意外的收穫,佛夏村那種破村子也有上品貨。」

 


【日常✖檔案】洗澡篇

拉奇魯:不洗身子,直接跳到浴池引起小海嘯,引起公憤的是會在浴池放屁。

傑克:不習慣洗澡,甚至會遺忘這件事,當受不了自己發臭的身體時才會洗澡。

蒂菈:等男船員睡了才洗澡,洗完澡後會打開冰箱喝啤酒,在睡覺。過程只圍一條浴巾。


下一章:Ch 11-貝克曼與超級自戀狂的早安晨之美

難道副船長對女人沒感覺?老貝你該不會是=對在下這種貨色有興趣吧?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