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垂死之人,拜會紅髮的女人

人掛掉後就什麼也沒有了?待最後僅存世上的肉體腐朽,就像蒸發的露珠煙消雲散、就像泡沫灰飛煙滅。

 Ch01.jpg

  大監獄推進城,距離艾斯處刑還剩六天。

  冰涼鐵鍊束縛火拳艾斯,被禁錮在這個無法增生一絲冀望的牢獄,唯有斬破無數亡魂的死神鐮刀迎向他。

  生命逐漸衰弱,身為海賊別奢望天堂,他正墮向地獄之門,雖然天堂或地獄是否存在並無所謂。

  人在面對死亡的過程究竟想些什麼?人掛掉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待最後僅存世上的肉體腐朽,就像蒸發的露珠煙消雲散、就像泡沫灰飛煙滅。

  最後再也沒人關心這傢伙是不是存在過,無論得到無數聲望,終究會被世人遺忘。

  心無法保持寧靜,並非畏懼微不足道的死亡,而是另一股不祥騷動著,與世界抗衡的天秤即將瓦解。

  噠──噠──響澈窒息的靜謐,腳步聲在間隔一扇鐵欄之際駐足。

  「看你一副狼狽的模樣,還活著嗎?艾斯。」卡普席地而坐。

  「呼…………」火拳抬起死灰眼眸看向髮泛白的男人,「是你啊,老頭。」

  「我來傳達一件事給你──白鬍子和金雀正面接觸,是金雀主動求見。」卡普神色閃過一絲惆悵。

  火拳空洞眼瞳瞬然燃起關切的炙熱:「蒂菈主動去找老爹?!」

  「當然是為了你這愚蠢的笨蛋!這件事起初由紅髮著手,連五老星都關注四皇的接觸,不過是在你入獄不久前的事……

 

Ch02.jpg  

  偉大的航道雪龍島,距艾斯入獄前。

  紅髮海賊團不畏寒雪在皚皚覆蓋的冬島擺起酒宴,歡聲暢飲。

  一名部下風馳電騁滿臉慌張奔向船長,他氣喘吁吁地拄著膝蓋緩了緩氣:「老大──老大──,十三姬的血姬──金雀緹、蒂菈大嫂要見你,還帶著狂人和黑槍。」

  「突然覺得胃有點痛,快把這些酒喝完。」紅髮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部份船員帶著幾分敬畏,但老成員皆歡欣鼓舞圍上造訪紅髮海賊團的三人閒扯一番。

  走在前頭的纖細女人投以疲憊的笑容,她的額頭貼了張OK蹦,淺金色鬈髮散亂在肩。

  「大嫂妳還是一樣漂亮,什麼風把妳吹來?恭喜嫂子賞金又漲了。」

  「嫂子難得會帶夥伴來找老大,伊諾克、凱特好久不見啦。」

  「狂人,來賭一把啦,這次要贏到你脫褲子。」

  「欸,小貓耳來比劃一下槍技。」

  女人身後跟著兩名高挑男子,戴墨鏡的西裝男黑槍凱特,聽到有人叫他小貓耳,冷峻面龐浮起青筋,他最忌諱的就是頭頂那對和酷勁不搭布偶娃娃般的貓耳!另一穿著連帽外套的灰髮男子狂人伊諾克,笑嘻嘻的拿出一疊紙牌和船員玩起UNO

  貓耳男陪同金髮女人走向紅髮海賊團的首領,狼藉桌面僅剩被飲盡的空瓶。

  「酒都乾了,真是差勁的待客之道,混蛋。」不請自來的女人在紅髮身邊坐下,禁不住皺起眉頭,「你這個亂糟糟的醉漢幾天沒洗澡了?」

  「哀呀,我都忘記洗澡這件事,別太在意,妳愛的不就是這樣實實在在的我。」男人爽朗一笑,女人投以不予置評的眼神,「啊,貓耳、狂人要不要加入我們?」紅髮開玩笑的招呼訪客,然而在搭住女人肩膀時神情出現一絲陰鬱,「蒂菈,妳瘦了......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蒂菈眼底烏雲密布,佈滿血絲的湛綠眼眸盈滿煩憂,這是她臉上極少出現的表情,看來發生棘手的事,不然以她樂天派的性格,這種狼狽模樣絕不會在她臉上多留一秒。

  什麼事能奪走她的笑靨?這樣的她彷彿末日將近。

  她身穿連身長外套,並非要抵擋凍寒,而是刻意掩飾不想讓人瞧見的身體。但還是騙不過紅髮的眼睛。

  「是誰將妳弄傷?」紅髮眼底閃過一絲冷煞。

  「這就是今天前來目的。」該被擔心的人這下反倒安慰起別人,「只是小傷又不是掛掉,欸,別露出這種擔心的表情,我可承受不住啊......哈啾!」此時,蒂菈打了個噴嚏,雪地漸上幾滴血色。

  「蒂菈妳……白癡啊,這要如何說服我不擔心?船醫,快來。」傑克一把攬住蒂菈手臂,穩住她身子。

  女人斷然拒絕船醫的治療,娓娓道出──

  「我攔下往加亞的黑鬍子汀奇,雖然讓他跑了,但他的能力很怪異,不容小覷。我很擔心在追回黑鬍子的艾斯,但你知道我有多討厭白鬍子,想到這傷口我就無法給白鬍子那老頭好臉色。」蒂菈撫著從肩膀至右胸口處的深長縫痕,那是當年白鬍子留下的,此時蒂菈拿出一張紙條,「剛剛,我和『神預』在夏波帝會面,他預言了不久後──失控的世界。」

  每當憶起那傢伙左眼的傷疤還會隱隱作痛,紅髮接過預言,見到內容皺起眉頭:「需要我做什麼?」

  「告訴白鬍子無論如何都要追回艾斯,事到如今別管黑鬍子了。」蒂菈的眼神閃過一絲堅毅,「給我一些時間,我會解決那個到處撒野的捲胸毛。」

  「我寫封信先向他老人家請安,話先說在前頭我不會放任妳這笨蛋插手黑鬍子這件事。在此之前,妳就待在這裡喝酒暖身,就來開一場『恭喜金雀賞金漲了』宴會,把船上的酒搬下來,宴客啦。」

  「既然你請客,我就不客氣啦!」蒂菈要貓耳男凱特留在紅髮海賊團,又喚了手氣正順的灰髮男子,「伊諾別賭了,告訴扎克留在夏姬的酒吧等大家歸隊,別擅自行動。假使『神喻』的預言第一段成真,你和瑟特把這信交給這兩人。」

  「包在老子身上,妳只要打起精神。」荷包滿滿的伊諾克支起身子接過兩封信,「紅髮我們船長交給你保管,呦。」

  「狂人你儘管去,我不會讓蒂菈做傻事的。該打昏她時,我會出手。」紅髮燦笑著招手。

 

Ch04.jpg  

  接到送信給白鬍子去的洛克斯達來電,最後的結果讓紅髮仰頭大笑。

  信是傳達到了、白鬍子也看了,果然,被當成流鼻涕小鬼的無病呻吟,當場撕成碎花砸在洛克斯達臉上,簡直是踢了塊大鐵板。

  「老大,請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還是頭一次受到這種屈辱。」電話另一頭傳來洛克斯達不甘心的聲音,送信給白鬍子的事讓他踢了塊大鐵板

  「喂喂,你可別亂來啊,辛苦你了,直接回來吧。」紅髮收回怡然自得模樣,制止洛克斯達幾乎要切腹謝罪的堅持。

  「可、可是,這樣我的面子往哪裡擺?」被白鬍子回絕讓洛克斯達深感羞愧。

  「是面子重要,還是你的命重要?快回來,別節外生枝。」傑克闔上電話蟲,起身,「政府絕對不可能悶不吭聲,不過他們要是膽敢阻止我,我也不會逆來順受。好!快去準備上好的美酒。」

  在旁的蒂菈一人便喝乾了十桶白酒,無論任何酒精都是千桶不醉的女人,碰到白酒後就會──

  「嗝……傑克,我也一起去。」蒂菈支起搖搖晃晃的身子,步伐卻像踏七星步般,讓旁人為之捏一把冷汗,她雙頰燒燙似地通紅,雙眼一片茫然,醉得一塌糊塗。

  「可以,但得聽我的。」見蒂菈憨笑著比出答應的手勢,紅髮也回以燦爛笑容開口:「本船長的命令是……」冷不防傑克抬起手,半晌,一技手刀落在蒂菈後腦杓,「要妳睡一會。」

  下個微秒,貓耳男用無法用肉眼判別的速度,黑槍凱特一手護住眼冒晶星昏死的蒂菈,在同一個微秒舉起上膛槍口直指紅髮腦門。

  「這個笨女人有傷在身,紅毛鬍渣你在做什麼,找死?」黑槍凱特低沉嗓音比冬島的凍寒更冷。

  傑克無視黑槍凱特的威嚇,此時他的表情全然感受不到方才歡樂氣氛,溫度瞬然驟降。

  「她醒著的話,白鬍子非挨她幾拳不可。況且,你的船長多久未闔眼了?把她交給船醫治療是當務之急。我很不爽的兩件事,首先我不認為她是笨女人,第二......」那是一股再也無法掩飾的慍怒,來自紅髮,「我的女人虛弱到一拳倒下,做為她的夥伴居然放縱她繼續撐住這樣的身子,這拳是不是該打在你身上?」

 海賊王同人小說 海賊王同人文 火拳艾斯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