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名為聖子的女人

 未來將屬於兩種人:思想的人和勞動的人。

 

  濃烈香氣挑逗著雄性動物感官,風塵女郎用各種曼妙姿態倚在房門口,像烈火招引著飛蛾進入自己房內的巢穴,這裡讓許多來訪者欲罷不能流連忘返。

  銀髮男子隨著媽媽桑穿越慾火巢穴,面對千嬌百媚風情萬種的妖嬈人兒,槙島聖護卻視若無睹。

  槙島嶄露著靦腆笑靨,越是彰顯慈眉善目,越洩漏懾人寒氣。

  何需笑裡藏刀?這已是明目張膽的笑中帶刃了。

  「那女人只記得自己叫聖子,問什麼都一臉茫然,就像小貓討飯吃,給她『吃飯』便什麼都幹。」對於不尋常的客人,媽媽桑帶著幾分戒心,「我也是好心才收她,不然她也活不到今天。」

  歷練世事的媽媽桑倒也機靈,雖不解這翻姿色的男人為何找女人消遣?自願貼他的女人唯恐數不勝數,面對搔首弄姿博他目光的女人誰也沒多瞧一眼,付上大把票子,目的是見到名為聖子的白癡女人,要是這顆搖錢樹有個萬一,那可損失慘重啊。

  在此當下,媽媽桑處變不驚悄然按下保全系統,圍事很快便會趕到,只要將他引入死胡同便能讓他插翅難飛。

  「小哥,您欽點聖子是那聖子萬分榮幸,但人家還忙碌著,等完事盥洗後一定好好伺候大爺您啊,還勞煩您在這房間先歇著。」媽媽桑矯情地招呼槙島進入客房。

  在媽媽桑扭過身時,她連人被拉入客房,接著門扉已被掩上反鎖,這措手不及的速度讓媽媽桑先愣了一下,冷汗倒灌。

  槙島笑嘻嘻地抽出一柄手術刀,擺出聖人式表情,那份寒意已無需掩飾。

  「您這是──來人──」面對僅剩兩人的密室媽媽桑驚覺自己已無路可退,決定改用求饒方式逆轉死結,「求您高抬貴──啊──」

  攪和著驚恐的慘叫在短暫的瞬間嘎然而止,回歸死寂。

 

 

  與此同時,另一個昏暗房間這上演著激烈動作片,一名騎在女性銅體上的嫖客正想著如何凌辱身下的女人,他取出手銬,決定玩警察拷問遊戲。

  冷不防手銬被奪走,接著竟出現在他雙腕上!

  戲劇性地瞬間讓他還來不急弄懂這微秒間的變化。

  更讓他驚愕的是,一股來自後方的壓力,正一點一點施加在他後腦杓,頸部出現螺旋紋路。

  頸椎關節嘎嘰一聲,嫖客的腦袋應聲轉向身後,一百八十度與始作俑者相視。

  只見一名銀髮男子輕揚嘴角,對著他擺出迎人笑臉。

  再下個一百八十度時,他用眼神向身下的女人發出求救,試圖發聲,抽搐扭曲的嘴唇擠出「聖子」的口型,收到求救訊息的女人卻不為所動靜觀屠殺中現場。

  最後的一百八十度,嫖客爆凸的眼球只能瞪著銀髮男子,表情還停留在驚恐的瞬間,然而他再也無法感受恐懼。

  整個殺滅過程,沾滿黏液的床單滴血未沾。

  而觀看屠殺直播現場的女子眼神茫然晃動,對於方才那幕處變不驚、無動於衷,不,更貼切的說法應該用「無視」來形容,對於眼前遭遇的一切漠不關心。

  槙島聖護仍掉死物,垂眼打量已M型姿勢臥在床上的活物,這是槙島要找的東西,男人的那張笑臉在看清目標時瞬間崩塌。

  女子的肌膚宛若絲綢般光滑,像滿月照耀的牛奶,那張白瓷般的面孔標緻地毫無瑕疵,乍看就像超逼真充氣娃娃。

  「舊客人走了,可以『吃飯』了,新客人請等聖子用完餐,聖子會乖乖伺候您。」聖子邊說邊拿出未經消毒的針筒往手臂施打。

  「多落魄、多卑微啊......槙島聖子。」槙島聖護露出一抹可悲。

 

 

  擄走聖子後,槙島聖護挾著聖子直奔喻有黃金住宅之稱的「銀廈」,崔九善已在此候駕,見到來者用怎麼變成這副德性的表情看了女人又看向槙島,並舉著手機拍了幾張照。

  「毒品控制,誰也認不得。」槙島垃圾般地把聖子推給崔九善。

  「擁有一切的人變成這樣的廢物,真可憐。」崔九善的語氣聽不出任何同情,拽著聖子到眼球掃描儀前,「來驗貨吧。」

  眼球掃描儀認證通過,兩名挾持者和被擄者進入大廈乘上電梯,來到掛著「槙島」門牌的100F。

  闖入聖子宅邸,屋內燈火通明,電器依舊日復一日運轉,擺設是貨真價實的裝潢而非全像攝影營造的假象,能看出設計者別樹一格的品味。

  崔九善把聖子安置沙發後,便自各跑去東瞧西看,像尋找任何蛛絲馬跡,又忍不住對滿屋子的外國貨發了興致,屋內響著手機拍照的「喵嗚」音效。

  「為什麼快門要用貓叫聲?」

  「因為萌嘛。」

  闖入者們相視一眼,接者陷入一番靜默。之後各自找了事,天才駭客崔九善破解聖子平板密碼鎖,而槙島踱入聖子的藏書閣。

  槙島打量聖子壯觀的文字糧倉,書籍是改造靈魂的工具,透過閱讀改變人格是他們共同認可的一件事,然而他們倆有太多的衝突點。

  比預期輕鬆,他只花了三個禮拜的時間找到槙島聖子,可惜壞掉了,然後輕易地進入她的黃金單身豪宅,對事態的發展卻毫無進長,付出代價毀滅自己裝瘋賣傻玷汙身體圖個什麼?

  儘管受眼球辨識儀鑑定認可,然而這女人是貨真價實的槙島聖子,還是冒牌貨?

  一切又歸零了。

  槙島聖護發出自嘲地冷哼。

  修長指節像彈奏琴鍵般滑過藏書架上擺放整齊的書,翻閱某本泛黃書籍。

  未來將屬於兩種人:思想的人和勞動的人。

  實際上,這兩種人是一種人,因為思想也是勞動。

  這是出自法國作家雨果悲慘世界一段。

  槙島闔上書邁向玻璃落地窗,東京的夜景盡收眼底,國道車潮像流動的銀河,源源不絕,閃耀的燈火匯集成地上星空。

  「思想者和勞動者……」

  厚生省的本部巨大塔型高樓矗立於城市中心,散發藍光的諾娜塔像君臨天下主宰城市的神,是西比拉系統的核心,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限,人人皆是其下的勞動者。

  打從西碧拉系統誕生,人們生活品質提生,職業不分貴賤,沒有貧富差距,且犯罪案件大幅降低,被喻為近現代理想國。

  然而,對慎島來說,這個山寨理想國不過是可笑的東施效顰,實際上漏洞百出。

  當槙島聖護滿腹倒胃情緒醞釀時,崔九善點了點他的肩,將聖子的平板遞給他。

  桌面有個三個月前建立的影音檔,點開檔案──

  銀鈴般的笑聲傳入耳際,銀白髮色的少女對著鏡頭笑著,是聖子。

  與現在這個失去靈魂般的聖子相比,影音檔裡的這個聖子的眼瞳充滿朝氣,且眼神透漏著一股淘氣。

  當笑聲停止時,聖子對著鏡頭比了中指,接著女孩開口:

 

  I will end my fucking life,

  goodbye fools......

 


CH02-美奈美監視官刑事的第一日

像是舔光口腔殘留的液體才肯罷休,分開時,獵戶關一舔了舔唇,揚起一抹得意。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