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美奈美監視官刑事的第一日

當被逼得走投無路時,人生才真正開始。

 

  美奈美就任監視官刑事的第一天,接到監視官前輩的電話,首要指令是「將執行官獵戶關一帶到犯罪現場」,找到那位獵戶先生是當務之急。

  快步於沒有任何投影裝飾的走廊,清一鐵灰色調,這是厚生省公安局隔離區域的執行官宿舍。

  美奈美找到獵戶關一的寢室,按了幾下門鈴卻無人應門。

  使命促使她拋棄道德以她的公權力進入獵戶宿舍,用手腕上的攜帶情報終端對著門牌上的感應器──監視官權限.解除鎖定,房門敞開,裡面的景象叫人寒磣,要不是確信自己是在監視官宿舍,肯定以為身處室內垃圾場,這位獵戶先生的生活自理能力根本零蛋。

  昏暗的房間底部傳來砰然巨響,美奈美越過垃圾邁向聲音的來源。

  一個懸吊的沙袋像海盜船般猛烈晃動,眼前是個半裸上身的男人,透明的汗液隨著精實的腹肌滑下人魚線。

  快而有力的拳頭轟擊沙袋,那沙袋像隨時會爆裂卻只能在空中苟延殘喘,如狩獵的獵豹全神貫注。

  「獵戶先生您好,我是新上任的監視官相澤美奈美,江楠寺前輩讓我來......」對於打斷男人的鍛鍊美奈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她怯生生地表達來意。

  「喂欸,新來的去買一瓶運動飲料回來。」男人冷眼掃向闖進來的陌生女子,接著從口袋掏出一枚銅板擲向她。

  當美奈拿著買不起飲料的十元銅板站在自動販賣機前時,此時她手腕上的攜帶情報終端響起,那是同為監視官刑事的前輩──江楠寺吾一打來的。

  「那傢伙起來了沒?」才剛接通攜帶情報終端一頭傳來吾一帶著急躁的嗓音。

  「報告江楠寺前輩,獵戶執行官十分清醒。」美奈美一邊補上不足的餘額,一邊回應男人。

  「相澤立馬帶那傢伙來現場,我們要圍捕歹徒,地點已傳給妳,別開警車,騎警用機車來,禁止讓那傢伙騎車。」

  「尊命,江楠寺前輩。」美奈美的回應就像落下販賣機的寶特瓶一樣有聲。

  身為公安局監視官刑事的第一次任務,迎向嶄新開始,讓美奈美返回獵戶宿舍的步伐更加雀躍。

  當美奈美拿著運動飲料回到關一宿舍,映入眼前的景象讓她為之驚愕,從淋浴間走出的男人,肩上揹著皺巴巴的褲子,赤裸裸的肉色佔據美奈美的視野。

  「獵戶先生你怎麼沒穿......這是妨害風化!」美奈美滿面通紅,這景象讓她渾身燥熱,心跳加速。

  「如果在自己房間裸體是妨害風化,那麼監視官大人要不要先判自己私闖民宅?」關一露出抓到把柄的神情,「瞧妳一副像第一次看到A片男憂的模樣,看來監視官大人還有了生理反應呢,要不要本大爺親身調教......」

  原本還杵著的美奈美這時會過意來,她扭開運動飲料瓶蓋,灌了一口,沁涼快感沖散了她的滿腔燥熱。

  「喂!慢著,那是本大爺的!」關一的臉垮了下來。

  「是我掏腰包買的!」美奈美糾正,又喝了一大口。

  「老子有出一份,還我那份!」

  瞬間美奈美被高䠷的身影罩住,原以為關一打算奪走她手中的運動飲料,然而這男人做了件連美奈美也料想不到的事。

  關一抓住她的下顎,接著霸道吻上。

  寶特瓶落在地上,富含碳水化合物和鈉離子的液體灑了一地。

  關一的舌頭撬開美奈美牙齒滑進她的領域,像是舔光口腔殘留的液體才肯罷休。

  分開時,獵戶關一舔了舔唇,揚起一抹得意。

 

  ※

 

  警用機車飆行於快速道路上直衝無人區,美奈美拋下方才強吻陰霾,帶著關一直奔前輩監視官的指定地。

  這個世紀是高科技世代,城市由名為「西碧拉系統」的巨大網路系統規範,透過這套系統能解析市民的精神、心理和壓力狀況,通稱心靈判官,並能透過這些數據診斷每個人的職業適應性,像美奈美被判定非常適合公安局刑事課的監視官這份工作。

  監視官是對執行官進行指揮及控制的刑警,擁有極低的犯罪指數,且心靈指數十分良好;而執行官是負責解決犯罪者的刑警,也因其也是犯罪指數極高的潛在犯,因此終身都無法獨自行動,需受公安局嚴密監控,唯有監視官陪同才能走出公安局。

  當他們快抵達指定地時,前輩監視官吾一來電表示地點有了改變,犯人穿越封鎖線往街區逃逸,他們將目標改往郊區和無人區的交界。

  這次他們的任務是逮捕犯下連續下藥迷昏被害人奪取財務,並對被害人注射不明藥物讓被害人清醒後精神崩潰的渡邊惠里,三十六歲,去年離婚後辭去護理師工作便一直待業中。

  「喂,停車。」關一唆使美奈美在某個巷口停車。

  這裡是街區的交界被視為無人區,沒有全像攝影覆蓋看起來髒亂不堪,甚至飄散著異味,在這裡還駕駛會引起犯人注意。關一從裝備自立機上拔出一把手槍,便往巷弄奔去。

  美奈美取出剩下的那把手槍,這是一把名為支配者(Dominator)的特殊手槍,在靶心對著人時能測量其犯罪指數,當支配者測量犯罪指數超過標準時便會解鎖板機執行麻醉模式或毀滅模式。麻醉模式代表犯人還有改過自新的機會,而毀滅模式代表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你了。

  當美奈美要追上關一消失的方向時,突然一名女子從另一條巷口奔出,接著摔在堆置廢棄物的角落。

  「救救我!有人要殺我!」那名女子連滾帶爬地抱住美奈美懇求,她的嘴角因瘀血而紅腫。

  當美奈美手中的支配者指向那女子時【犯罪係數180.可執行對象.安全裝置解除】,支配者板機解除,轉為麻醉模式。

  「妳是公安局的!」見到美奈美手中的槍啟動,那女子瞪大眼睛。

  「妳是渡邊惠里?」職場新人首次任務便孤身與犯人親身接觸,讓美奈美顯得手足無措。

  「你們這些公安局的走狗,為什麼要逼我?」就在美奈美猶豫的那幾秒,渡邊惠里的表情轉為憤怒,抓狂般吼叫,並亮出約一肘長的刀刃,「我的痛誰能理解呢?恐怕只有和我一樣痛的人才能理解吧?」

  亮白刀刃揮向美奈美,在美奈美腰際上留下一道血腥,下一秒刀刃又落在她的胸口,全然是要至人於死地,估計渡邊惠里的犯罪指數已經超標。

  美奈美踉蹌退後,向地上跌,支配者也掉到手搆不到的位置。慶幸的是砍向胸口的那刀沒落得太深,只是皮肉傷。

  「公安局的走狗,去死去死去死吧!」渡邊惠里面露倉狂,跨坐在美奈美的身上,高高舉起刀刃瞄準美奈美的心臟!

  當被逼得走投無路時,人生才真正開始。

  面對從上而下突刺而來的刀刃,美奈美徒手抓住了刀尖。

  雖然美奈美屈居下風,她用空出的另一手抓住渡邊惠里的慣用手,渡邊惠里被逼得甩開美奈美的手從她身上站起,美奈美在著個空檔也支起身子。

  他們隔著不到十尺的距離對峙,渡邊惠里拿出一瓶裝著紅色膠囊的瓶子,並吞下數顆膠囊,藥效很快顯現,女子臂上爆出青筋。

  美奈美顫抖著,那不是害怕的瑟縮。她倫起一腳踢在渡邊惠里的肚子上,因腰際使了力而讓腰上傷口爆開鮮血灑了一地,她用手壓住傷口,喘息著。

  渡邊惠里雖然摔在地上,但很快又衝向美內美,以不合理的怪力掐住美奈美頸部,突然美奈美只覺得後腦杓撞上堅硬的東西,讓她暈頭轉向。

  這番嘴臉,真噁心......美奈美看似毫無攻擊力的臉蛋露出一抹嫌惡。

  美奈美強忍著意識,一股醞熱衝上心頭,這種感覺不是看見關一裸體的羞稔,滿腔的怒火一覽無遺地宣洩而出,然而身體卻無能為力。

  渡邊惠里那張咆嘯的嘴臉朝她吼了些什麼?她根本聽不見。

  渡邊惠里掐著她頸部的手用了多大的力道?她也感覺不到缺氧的痛苦。

  渡邊惠里最後爆漿化為一攤血肉灑在她身上是否還溫熱的?她還是一點感覺也沒有。

  美奈美望向消失在眼前的渡邊惠里和她對視的那張面孔,是獵戶關一,他手上的支配者正指向她。

  只見支配者安全裝置再度解除,轉為毀滅模式。


下一章:Ch 03-犯罪係數∞

注視著狡嚙那張輪廓鮮明的側臉,昏厥的男人宛若死一般沉睡著。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