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噬血之刀

儘管活在世界最黑暗的角落,也能直視最耀眼的陽光。

 

  時間已過午夜,通往地牢的長廊上,揹著瓢蟲的蒂菈停下腳步,幾名持刀的高大男人擋在她面前。

  「小姑娘,陪大爺玩玩。」男人們嶄露不懷好意的笑容圍了過來,這些人是血腥瑪麗旗下的海賊。

  男人們已多勝少的心態而輕忽了眼前的少女,蒂菈掄起一腳閃電般掃過周圍,這些男人骨牌般一個個摔了個四腳朝天,他們很快地爬了起來,氣呼呼地瞪著眼前的少女。

  倏然,頂上傳來轟雷巨響,船體劇烈震盪,男人們再度倒栽成一團,此時蒂菈早已把他們拋在腦後,直奔關押少女的地牢方向。

  當蒂菈抵達地牢時,少女們正為方才動盪感到驚恐不安,見到蒂菈回來,激動地圍向牢房的小窗。

  「妳們再等一下,扎克一會就帶著鑰匙過來。」蒂菈安撫激動的少女們,一邊放下昏厥的瓢蟲,讓他背靠著牆休息。

  不久之後,一抹邁著沉重的步伐的身影緩緩行來,拖著累累傷痕的身軀逐漸清晰,蒂菈對他嶄露燦笑。

  「各位女士們,真抱歉,在下來晚了。」既使狼狽不堪,也不能失去紳士的笑靨啊,扎克舉著一串鑰匙揚起嘴角,「騎士帶著自由而來。」
  
  重返自由之身的少女們,抱在一起留下喜極而泣的眼淚,並連聲道謝著。

  「妳們的道謝太沉重了,是我對不起妳們!」扎克雙膝跪地,眾人目光齊看向他,接著男人屈身磕頭,「利用妳們的好感柺騙妳們,真的非常對不起!」

  絕大多數的少女們並不解扎克因何而跪,因為她們與扎克都是初見彼此。

  望著這一幕,蒂菈嘴角微微上翹,她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正為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懺悔。

  突然天花板轟隆一聲垮了下來,好在沒有傷擊任何人,歷經幾番折騰又是這一恫嚇,讓原本歡喜的少女們驚得雙腳癱軟、無法動彈,只能顫抖著倚住彼此啜泣。

  天花板坍塌出揚起粉塵,除了原木斷裂聲外,還伴隨急促的呼吸聲。

  在粉塵飛揚那端,一股懾人的氣息餓虎撲羊而來,毫無保留地宣洩而出,使得蒂菈全身上下每顆毛孔都被震懾。

  蒂菈全神貫注將目光放在前方,原本哭成一片的少女不在哭泣,一切變得寂靜,只剩她自己與對方的呼吸聲。

  從粉塵那端走向她的高佻身形,赤裸上身,手中正握著一把閃著寒光的銀刀。

  「傑克......」蒂菈並沒有太過訝異,在她感受異樣時已知道是他,「傑克,你那邊結束啦?」

  像沒聽見似的,傑克沒有回應,低著頭朝蒂菈走來,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冷不防男人掄起左手的銀刀,劈砍而來,蒂菈押住傑克寄放的草帽躍起閃過攻擊,她撇身看見扎克和少女們都失去意識倒在地上,而被白芷踢暈的瓢蟲依舊昏厥,她得離開這裡以免波擊無辜。

  「蠢刀是你在操控傑克吧?」

  蒂菈往後跳了幾尺,她不在乎肩膀傷口會再裂開,雙手扣住其中一座監牢的鐵門,徒手拆掉,她不可能拿這現成武器砸自己的新上人,蒂菈把鐵門擋在兩人之間當作臨時堡壘。

  銀刀再次襲擊而來,蒂菈用鐵門擋下衝擊,然而在銀刀觸及鐵門瞬間,厚實的鐵門化兩片鐵片,這也在蒂菈預料內,在對方把注意力放在砍鐵門這件事時,蒂菈已掄起大腿踢上傑克左臂,踢下那瞬間令她為之心痛。

  然而左臂只是大大偏離,手中的劍卻沒因此鬆手落地,是她踢的太輕,還是男人太強壯?

  「想和妳的戀人結合嗎?想的話就把妳的血液獻給本座?妳也希望他成為王者吧?只要有妳的血便能成為助長這男人成為天下王者的力量。」銀刃發出低沉的聲音。

  「你個白痴蠢刀,誰稀罕你的力量?傑克的人生不需要你插手。」

  「妳沒看到他拿著本座嗎?他需要本座的力量,才會把本座從千年封印中喚醒。」

  「你廢話很多欸,說到底還不是你怕被封印起來才佔著別人的身體不放,和寄生蟲沒什麼兩樣。」蒂菈像銀刀吐舌頭,「傑克,你聽的見嗎?」

  銀刀再次展開一連串的攻擊,蒂菈閃躲開。

  「傑克,快點醒醒啊!你就這麼想被那蠢刀牽著鼻子走嗎?傑克!」蒂菈不斷呼喊著,「查爾斯.D.傑克,拿出D的意志!」

  在銀刀支配左手砍向蒂菈之際,另一隻手按住出招的手,只見傑克用右手強押住左臂。

  「不准對我的女人出手,當心我與你同歸於盡。」失神的眼眸注入生氣,男人緊鎖眉心憤而開口。

  銀刃化為一屢青煙,消失。

  傑克上前擁住蒂菈,緊緊地,深怕失去似地,蒂菈回已擁抱。

  「傑克,沒事了。」

  「即使現在消失,它也一直佔據我的身體。」

  「一向逆來順受的你,一定能找到方法。」

  他們緊緊相擁,無視時間的流逝,只想在此時此刻抱緊對方,感受彼此的存在。

  將近卯時,貝克曼一行人趕到,扎克和瓢蟲已經醒來,而少女們還昏迷著,由紅髮海賊團協助安置到雷德佛斯號。

  走出船艙,在無邊無際沒阻礙物的海平線那端,帶點灰及淺藍漸層的天空微微透著金光,晨曦與他們招呼。

  那抹金色微光灑落在扎克的臉上,他深深吸一口氣,又徐徐吐出。

  儘管活在世界最黑暗的角落,也能直視最耀眼的陽光。

  猶如破繭而出的蝶,獲得嶄新人生,那個醜陋的魁儡牛郎已不復返。

  「I see you,Layla.」扎克望向一旁的蒂菈。

  「不要再用『累啦』叫我了。」蒂菈露出叫錯名字很苦惱的表情。

  「在精靈古語蕾拉是對戀人的稱呼。」扎克捧住心臟改為演戲般的口吻,「但既然妳已心有所屬,那麼在下也只好割愛讓妳飛翔。」

  「少來了你,蒂菈可是老大的。」耶穌布扛著從半毀的船艙內搜刮出來的寶箱道,「光裝潢就霸氣十足,可惜被破壞的像座廢墟,真是超級有錢的海賊團。」

  「船上有好多寶物,這個小箱子是什麼?」

  「讓我看看。」拉奇魯搶過小箱子,抱著開箱的期待,倏然咬在嘴上的肉突然掉下來,「這不是惡麼果實嗎?價值好幾個億呢!」

  在眾人談論著惡魔果實時,一名束著馬尾的男人對扎克招了招手。

  「歡迎歸來。」貝克曼叼著菸道。

  「我的老貝在下想死你了,讓在下給你一個炙熱的擁抱吧。」扎克飛舞地奔向充滿菸草味的男人。

  「快放開,噁心死了。還有,誰是你的老貝啦!」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