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血腥海賊團的執事

我才不會坐以待斃,我的人生不會被他人束縛,結束不是你說了算!

 

  【東海某處,血腥海賊團】

  青綠髮色男子側臥在床榻上,俊美臉龐若有所思,凝望著躺在身邊昏睡的淺金髮色人兒,少女的兩扇羽睫掩住原本清澈透亮的綠色眼眸,尚未甦醒的身體發出規律呼吸聲。

  簾幕被拉開,一抹銀色身影現身,是今天出現在傑克慶生派對的銀髮女郎。

  「扎克里歐斯不許對主人的食物下手,把她交給我。」銀髮女郎打破靜默,與在酒吧相比她的聲音粗的像男人。

  「今天各自吻了男人,要不要開個出櫃派對?」扎克的眼眸瞬然閃爍著邪媚,細長手指開始玩弄沉睡少女的自然捲長髮,「你變聲功力真是驚為天人呢,白芷。」

  「別把我和你這雜食性混為一談,要不是你拖拉這麼久,我死也不會男扮女裝和一個混身酒臭的男人親嘴。」語落,銀髮女郎抹掉唇上的口紅,扯掉銀色假髮,化身冷峻的白髮美少年。

  「說的像我男女通吃一樣,在下不過是喜歡招惹有趣的事物,但女人的唇比男人的唇可口多了,歸屬夜晚的美麗女子,我情不自禁地想吃了Layla。」扎克撈起一綹髮絲貼近唇瓣。

  「今晚是最後期限,主人需要大量進食。」白芷沒好氣開口,一把抱起昏睡少女傳喚兩名執事,「拉斐爾、烏烈爾把這女人綁起來,送到牢房。」

 

  【東海某處,血腥海賊團-囚房】

  身體和堅硬的石板接觸,這種地方根本不適合睡覺,蒂菈費了一番功夫翻身坐起。她身處一間用岩石砌成的空間,這鬼地方不能稱房間,更像是囚房。

  ──不是在替傑克慶生嗎?這裡是哪裡?

  ──為什麼雙手雙腳都被扣上枷鎖?好在手鐐腳銬沒有鑲上海樓石。

  ──腦袋又昏又沉,罪魁禍首該不會是那個讓思緒混沌的香氣?

  ──這股香氣,與那晚闖進房間的不速之客用的那種讓人暈眩的香氣味道相同。

  「蒂菈,妳沒事吧?」呼喚蒂菈的墨綠髮色少女扶助她僵硬肩膀,清秀面容露出一抹安撫人心的笑靨。

  蒂菈將注意轉向墨綠髮色少女,是佛夏村酒吧的老闆娘。

  「瑪姬!我們怎麼會在這裡?」蒂菈回以愉快的笑容。

  瑪姬苦笑著,將發生親身經歷告訴蒂菈,她是被一名買酒的白髮美少年迷昏帶過來的,除了瑪姬,這座囚房還有另外兩位房客,一個是佛夏村雞嬸的女兒雞小妹,另一個是雍容華貴的千金小姐。

  雖然同被禁錮,但大家都能夠自由行動,只有蒂菈被扣上手銬腳鐐限制行動。

  「我一時被那個白髮少年迷惑,清醒時見到了一隻很可怕的怪物,那個白髮少年叫她主人,她一直嚷想喝血,我真的很害怕會被那怪物吃掉。」雞小妹心有餘悸地發抖。

  「想辦法讓我出去,本小姐會給你們每個人一百萬貝里。」千金用高傲的口吻開口。

  「錢這種東西是當前最不需要的。」蒂菈不以為然。

  接著她像隻青蛙般彈跳移動身子,跳到鐵製囚門前的一座小窗前,她探了探窗外,這裡不只一個房間,並排的囚房通向黑暗的長廊。

  有多少女孩被帶往這裡,從此人間蒸發?

 

  【東海,百花鎮港灣,雷德佛斯號】

  傍晚的天空夾帶灰色雲彩瀰漫在海面一端,就快入夜了。

  費了一番功夫打發掉那名銀髮女郎,那名素昧平生銀髮女郎最後以「認錯了人,怎麼可以趁機吃我豆腐?」然後加上一巴掌結束這場鬧劇。

  頂著紅色掌痕的身心俱疲的傑克和夥伴回到雷德佛斯號。

  「怎麼都沒見到大嫂人影!」耶穌布。

  「她不是在房間睡覺?」粗心的男友衝向女船員室,只見空無一人的房間,直到搜遍雷德佛斯號各處,傑克抱著頭鬱悶到幾點,「連空茶杯都找過了,但連半個蒂菈都找不到。」

  「除了蒂菈,扎克里歐斯那傢伙也失蹤了。」貝克曼的補充讓傑克的爛心情爛到谷底。

  「我相信只要心靈相通一定能感應到。」不愧是樂天派的船長老大,傑克抱胸深思一番,下了命令:「啟航,前往佛夏村。」

 

  【東海某處,血腥海賊團】

  而另一方面,被囚禁的蒂菈腹部發出咕嚕聲宣告體力逐漸流失,此時,囚門下一個小洞突然被開啟,這種大小只能讓小貓小狗進出,對少女們一點幫助也沒有。

  從小窗另一邊探入端著矩形鐵盤的乾材般的小手,上頭擺放著燻肉、麵包和奶油塊,見到食物讓蒂菈眼睛為之一亮,她餓得發慌。

  雙手雙腳被反扣的蒂菈,裝了彈簧一般跳像囚門,透過囚門上端的窗口往下,送餐的是個身穿著鮮紅圓點裝的矮小身軀,乍看活像隻大瓢蟲。那張欲哭無淚的倒楣樣,讓人一眼便聯想到,這孩子衰爆的眼神和百花鎮尋子的母親如出一轍。

  「瓢蟲!你就是瓢蟲吧?」蒂菈嗓音惹來守衛的視線,既而壓低音量:「我在百花鎮見過你媽媽,她在找你。」

  「真的嗎?我很想家。」瓢蟲囁嚅地悄聲從牙縫吐話。

  「能想辦法讓我們出去,你辦得到嗎?」蒂菈將音量壓得更低不讓守衛聽到。

  瓢蟲皺起眉頭沉默不語,這表情看起來像會倒八輩子的楣,最後,他猛然搖了搖頭,從嘴裡擠出一句對不起,轉身奔向長廊一端。

  蒂菈弓著身咬了口燻肉又咬了麵包,今天一整天滴酒味沾已經到極限了,她好想大口乾一杯沁涼心脾的啤酒。計畫著等肚子填飽就用腦袋撞爛那扇囚門。

  「瑪姬幫我在免堡(麵包)抹奶油,藉(謝)啦。」蒂菈口齒不清開口。

  此話一落,雞小妹猛然倒地。

  「食物有問題?他們該不會在食物下毒!」千金猛然將手上的麵包仍掉,蒂菈順勢接到咕嚕吞進肚子。

  「不用擔心,只是昏過去。」瑪姬撐起雞小妹讓她臥在牆邊,她嘴角還沾著奶油漬,「蒂菈吃了肉和麵包都沒事,問題應該出在奶油上。」

  蒂菈將鼻子湊向奶油塊,它散發一股淡薄的妖冶香氣,和昨晚還有酒吧讓她昏睡的味道相同,但這程度還不足以昏迷只讓人腦袋昏昏,但吃下去後果就不一樣了。

  「想讓本小姐睡死,然後藉機殺掉我嗎?本小姐還不想死!外面的守衛我給你一百萬貝里,不,一千萬貝里!快讓本小姐離開這鬼地方!只要讓我出去我能給你們數不盡的奴隸少女,要多少有多少。」千金對著囚門的窗口向大呼小叫,但守衛充耳不聞。

  此時,蒂菈也湊向囚門小窗,而瑪姬一把將千金拉到後面。

  「喂,那邊那個笨蛋!別懷疑,一臉蠢樣笨蛋就是你。」蒂菈從鼻口噴出傲氣。

  「臭娘們妳找死啊!閉上妳的臭嘴。」守衛給於警告,又回到雕像姿勢。

  「笨蛋、笨蛋,看門的大笨蛋,隔著一扇門抓不到我,鼻孔朝天的笨蛋──」蒂菈大唱著即興編的笨蛋歌。

  「臭娘們看老子怎麼教訓妳。」這回守衛氣得跳起來,惡狠狠朝她們走來。

  蒂菈趕緊將身子藏在囚房陰暗處,但依舊繼續唱著笨蛋歌,外頭傳來鑰匙扭開囚門的聲音。

  就是這時候──

  瑪姬高舉著鐵托盤落在守衛的頭蓋骨,發出匡啷聲。

  瑪姬的這一擊還不足以構成威脅,守衛只是踉蹌一下又穩住身子。

  雖然被扣住雙手雙腳,但蒂菈像頭鬥牛,奮力用腦袋頂了守衛的腹部,這一次守衛失去重心向後一倒摔個四腳朝天,而瑪姬再補上一技托盤伺候,他便再也爬不起來。

  瑪姬帶上「現成武器」鐵托盤,順手將參入迷藥的奶油塊收入口袋,將雞小妹拖到囚房外安置,把頭暈目眩的守衛留在囚房扣上鎖頭。

  千金早在大門開啟時便一溜煙消失在長廊。蒂菈和瑪姬展開脫逃戰,而被囚禁的少女們開始騷動,被發現只是早晚問題。

  「等著!我保證會救妳們出去!大家一定會再見到陽光!」蒂菈青蛙跳上階梯,大聲宣誓!

  蒂菈無法拔腿就跑只能一跳一跳前行,瑪姬緊跟在她身後。她們來到鋪著天鵝絨地毯的雅緻長廊。

  「不要!啊──」遙遠的轉角傳來千金的驚恐哀號聲,藉由火光照映牆上的影子,看見被掐住脖子的千金扭動著身子。

  「肚臍,主人的伙食怎麼會跑出來?烏烈爾你說說拿她怎麼辦?啾咪。」扭住千金脖子的執事帶著笑意道。

  「主人想吃燉肉,嘖。」叫烏烈爾的執事用毫無頻率嗓音開口,「還有其他伙食,那邊,嘖。」

  躲在長廊轉角另一頭的瑪姬拿出預藏的混著迷藥的奶油塊,而逼近的影子越來越巨大。

  正如料想中,兩個執事踩上方才抹在地上的奶油,像保齡球滑向長廊一頭。

  「誰說迷藥奶油只能吃呢?」瑪姬向蒂菈眨了眨眼。

  蒂菈咯咯笑著輕鬆躍過那片奶油地,兩人拐向另一條長廊,邁向不知身在何方的出口。

  禍不單行的她們,才剛甩掉兩個執事,一名白髮男子繼而追了過來,瑪姬持起鐵托盤砸向白髮男子,他優雅閃過。

  沒有退路、沒有喘息、沒有停頓,直到少女們被逼向長廊盡頭陷入死胡同。

  「待在牢房與逃跑最終命運都是一死,吃下迷藥昏沒有痛楚的長眠不是比較快活,」吊著死魚眼的白芷逼近牆角的少女,亮出泛著寒光的匕首,「一切都結束了。」

  「我才不會坐以待斃,我的人生不會被他人束縛,結束不是你說了算數!」蒂菈憤而迎向襲來的匕首,刀鋒沒入肌膚陷入肩頰骨。

  蒂菈挨了刀,相對的白芷武器卡在她的肩上,無法使用拳腳的蒂菈咬住浴血匕首,將它從間頰骨扯下,血花宛若拔開塞子的香檳向空中飛濺。

  咬在口中的匕首劃破空氣,血滴染過之處形成一道敞開裂縫,像張打開大嘴的巨獸沒有盡頭的食道,被割開的異空間繞著色譜尋不到的光彩。

  蒂菈吃痛地從牙縫擠出幾字:「瑪姬……跳……裂縫……禮物......轉……沙漏。」

  目瞪口呆的瑪姬很快被喚回意識,她堅定地望向蒂菈,吸足一口氣躍入裂縫,白芷停頓在令人呆滯的瞬間,短短的數秒異空間在空中消失,而瑪姬全然消失。

  「妳是能力者……」蒂菈躍過白芷頭頂,身影迅速消逝在他視線範圍,「來人捉潑猴。」

  脫逃的少女側身撞開門扉,整個人跌進門另一邊的房間。

  手腳被扣住的她四腳朝天仰望出眼前盤繞飛舞的星星,似乎還看了不該看的私密物體。

  「哎呀,好疼。」

  就像龜殼朝地的烏龜她遲遲支不起身子,冰涼的水珠低落在她臉上,破碎。

  「螢光綠海帶,你的背......」蒂菈仰望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扎克躺裸著身子,濡濕的青綠髮絲貼在他的臉、鎖骨、胸膛,水珠順著未乾的髮絲倘落在地毯和蒂菈的臉頰。

  「就算手腳被綁住也能活蹦亂跳,妳果然無法安分等死,Layla。」扎克的嗓音相當生硬,神色渙散。

 


下一章:Ch 15-秘辛、花魁、迷幻藥

有些東西,外表在美,也無法掩飾醜陋的內在。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