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忙點一下,謝謝´ސު`

Chapter 03】無以阻擋,世界蠢蠢欲動。

吾不想插手註定敗北的戰役,勸白鬍子別白費力氣和老命,這齣戲只要一隻羔羊犧牲就夠了。

01

 

  火拳艾斯將被處刑的消息吹響騷動的號角,不論平民、貴族、海賊、海軍全神貫注面對將之拉開的白熱化,距離處刑日還剩六天。

 

海軍戰艦  

  偉大的航道,前往推進城航向。

  草帽魯夫為了營救兄長艾斯,以接駁七武海女帝名義的海軍戰艦,正橫越層層海浪穩步駛近大監獄推進城。

  「魯夫,來~多吃點唷。」

  「真是世界最美味的東西啊,有妳親餵我吃這飯菜變得更加美味!」

  「哀呀,人家好害羞……要是再有這樣的情節……」漢考克正捧著泛紅雙頰,一個人縮在牆角沉浸在自己的異想世界

  「妳窩在角落幹嘛呢?不吃飯嗎?這個海王類火腿超好吃。」現實中的魯夫拍著鼓得像青蛙的大肚,滿足地打了聲飽嗝,「呼~真爽真爽!這飯太好吃了。」

  「魯、魯夫,別忘了汝正在偷渡。」漢考克話音剛落,隨後傳來急促敲門聲。

 

東海  

  東海,哥雅王國-柯爾波山。

  「頭目,只剩六天政府就要公開斬首艾斯!這下該怎麼辦?」宛若小人偶的多拉古充滿不安。

  「吵死了,整天艾斯長艾斯短的煩不煩!」卡莉・達坦額角浮上暴躁的青筋,連菸燒到唇都渾然不覺。

  「達坦,艾斯他……」從佛夏村翻越山嶺的瑪姬,帶著報紙和深鎖的眉心抵達山寨。

  「連妳也千里迢迢過來,」達坦插雙臂,充滿堅定的話語伴隨口沫向眾人宣誓:「卡普不會坐視不管,那傢伙可是艾斯的爺爺啊!」

 

夏坡帝  

  夏波帝諸島,28號GR-不法地帶。

  一顆顆透明氣泡漂浮的綠色帶,這裡是夏波地諸島,一般人不會靠近的非法地帶。此時紅心海賊團船長死亡外科醫生與金雀海賊團的航海士狂人伊諾克正對峙著。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道理難道你不懂?我說過要金雀當家的在場,沒有籌碼的話,我可要食言把你們的女僕占為己有了。」死亡外科醫生一把將粉色長髮人兒粗魯地拉向自己身後。

  「同為海賊,就用海賊的手段把貨和人都搶回來不就得了,呦。」狂人悠哉地比出一個遜咖的手勢。

  「那就拿命來搶,既然金雀當家的狂人想早點超生就少廢話。」死亡外科醫生展露寒笑,宣告戰鬥一觸即發。

  「這句話你自己收著用,要消除那對熊貓眼恐怕要睡上一輩子才夠,呦。」一把銀刃刀尖自狂人掌心探出,用血液保存的銀刃不沾一滴血,泛著冷煞純白的光澤,直到銀刃全然浮出左掌,狂人順勢握住刀柄。

  「伊諾、羅君別打了,沒時間了,求求你們停手!」被爭奪的粉色長髮女僕眼眶的晶瑩撲簌簌墜落。

 

夏坡帝-13號GR(02)    

   夏波帝諸島,13號GR-夏姬的敲竹槓BAR-金雀海賊團。

  「鍍膜快完成了,只剩伊諾把小西妲(女僕)帶回來,小扎(迷幻藥)你那邊進度如何?都連絡上了?瞧你一副憔悴樣。」身穿蜘蛛圖騰的夏姬拍了拍迷幻藥的肩膀。

  「紳士是不會在美女面前露出疲態的,那樣豈不是太失禮了,如果夏克小姐將這份關愛化為真愛那在下將會幹勁加倍。」迷幻藥給予夏姬一抹安定的笑靨,繼續持起快瞇上眼睛的電話蟲,「就剩那個最棘手的女士了。」

  「在下可以擄走馬雅海賊團的Queen嗎?」接通後,迷幻藥率先打了招呼。

  「趕路中謝絕騷擾。」電話一頭傳來慵懶的女子嗓音,語氣滿是想掛斷電話的不耐。

  「那麼和妳談白鬍子海賊團的江山異動總該有興趣了?」迷幻藥換成正經八百的語氣。

  「你們的笨猴子又和老爹槓上!連白癡都清楚當前不是攪局的時候,老爹的戰力都在往馬林梵多的路上,這點你可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大軍師──迷幻藥。」慵懶嗓音轉為冷煞。

  「到達馬林福特戰力必定充足,但欠東風,能結束這齣劇的主角還在新世界和凱多糾纏不清,席拉雅小姐願意成為推動時代的東風嗎?」

 

新世界  

   新世界,米斯特利亞島-神喻海賊團。

  「誰準許你們吵鬧,當心哀家擰斷你的舌頭,沒見夏君(神喻)在靜心。」半臉被繃帶遮掩的冰冷女子殘酷道。

  「報告無顏大人,可是……可是金雀海賊團的副船長迷幻藥來電,說無論如何都要神喻大人回覆。」傳話的部下連嗓音都在打顫。

  「告訴迷幻藥,吾將預言交給蒂菈本意是想讓她做好覺悟,而不是讓她打亂世界天秤,」竹簾後宛如紙片的細瘦身影不疾不徐地緩緩啟口,宛若一尊入定的神像:「吾不想插手註定敗北的戰役,勸白鬍子別白費力氣和老命,這齣戲只要一隻羔羊犧牲就夠了。」

 

海軍本部  

  馬林福特,海軍本部。

  海軍本部瀰漫的緊張氣息越發增強,來自世界的著名海軍幹將陸續抵達馬林梵多的港口。

  「龐德中將,金雀屬下送來的那封信內容我能過問嗎?」火紅髮色的豔麗女子快步跟上身披正義大氅的高挑背影。

  「……。」梳著大背頭一絲不苟的俊美男子神色凝重,掌心緊握風衣口袋內那封信以及一只金色沙漏,答應金雀就等同於暗地背叛披在肩上的正義,勳徽與舊識該如何取捨?

  冠以正義之名的全部戰力,已經在海軍本部集結完畢。

 

七武海  

  紅土大陸,聖地-馬力喬亞。

  接到召集的王下七武海也已經被告知各自的戰術部屬,但這群高手絕非善類,皆是惡名昭彰不服管教的海賊。

  「戰役交給你們了,我只想藉此蒐集強大的殭屍,嘿嘻嘻嘻──」前些時日被草帽一行人痛扁的月光摩利亞也負傷參與會議。

  「好吃好吃,這藍莓塔太好吃了!」幾乎連同餐盤也一併吞進肚子的黑鬍子張著血盆大口狂吃。

  「如果政府答應讓我的渡假村進駐馬力喬亞,大爺我可以爽快答應幫你們幹掉白鬍子,咈咈咈咈咈──」多佛朗明哥笑得火鶴色羽毛衣的每片羽毛都在顫動。

  「臭火鶴別再抖那件螢光桃紅大衣,很、礙、眼。」坐在明哥對面的鷹眼踢開桌上擺設,大腳大剌剌擺上桌。

  「……。」暴君熊。

  各方意見你來我往,使得召集七武海的會議毫無進展,目前唯一無庸置疑的就是,讓他們團結合作實乃天方夜譚。

 

海戰  

  新世界,某海域,白鬍子海賊團會議室。

  遠在新世界,一個足以喻為天方夜譚的奇蹟實現,白鬍子海賊團和金雀合作會議正「順利」進行著,而外頭與四皇凱多的海戰也如火如荼進行,凱多的戰力正在遞增,阻擾前往馬林福特拯救火拳艾斯的行動。

  雖後,這場新世界持續七日七夜的海戰被大事件「頂上戰爭」掩蓋,卻也讓這片海域化為無生命氣息之「滅亡的灰海」,至今滅亡的灰海範圍還在緩緩擴散。

  「妳真的有辦法在處刑前混入海軍陣營?」馬可用一副「妳很不靠普」的眼神眇向金雀,因為蒂菈帶來的戰略規劃,文字敘述近乎八成霧煞煞解釋不出所以然,馬可受不了,搶過她那張戰鬥部屬圖:「我自己看比較快。」

  「計畫和戰略是我不穿扎(副船長)安排,信是塔(他)寫的,他說喀噗(卡普)答應機率低於胖的(龐德),因為胖得(龐德)會猶豫不決。」滿嘴食物的蒂菈灌下朗姆酒,又吞下海王類烤肉,她需要大量熱量補足體力。

  「聽妳這樣說根本沒定案,值得慶幸的是好在我們還不需要聽笨蛋指揮。」馬可此話一出,招來蒂菈的冷凍視線。

  「喂,小丑魚們別在海葵頭頂築巢,馬可我來幫你趕走牠們。」蒂菈伸手揮趕不存在的假想魚,順勢賞了馬可腦門一掌。

  金雀蒂菈並不因為不喜歡白鬍子而連同他的船員一同討厭,縱使偶爾兩方還是會有人挑起戰火而切磋,但無形中也形成一股羈絆。

  在氣氛還算良好的會議室裡,鑽石瓊斯開門道:「鍍膜進度進入最後階段,開始做下潛的準備。」

  距離火拳艾斯處刑之日,僅剩六天。

  大戰的號角已被吹響。

 

 


部分場景引自海賊王 524話。這章出現許多自創角,但無須記憶,對自創角有疑問的可以點《頂上戰爭:Fate角色介紹》

拯救艾斯 頂點戰爭 頂上戰役 大事件 波特卡斯D艾斯 番外 死亡外科醫生 托拉法爾加 羅 超新星 草莓牛奶 S姬 雷利妻子 神諭 夏伊澤 明哥 鷹眼 密佛格 月光摩利亞 女帝 波雅 漢考克 漢庫克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墨
  • 棘手的女士是誰?
    無顏,醜姬已經出現了!她的用語我還頗喜歡的說 :D
    紅髮女子是誰?跟龐德有所交集欸?
  • 墨墨也辦了耶!
    接到好多的問號球,有些部分描述尚未完整,通常在台論上架後會再變動。

    棘手的女士應該和墨墨心中想的一樣囉;
    無顏設定是個很殘暴的女人;
    關於紅髮女子,因為不是本劇情主要角色,所以直接用紅髮女子帶過:)

    小颯 於 2012/03/23 14: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