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忙點一下,謝謝´ސު`

 Chapter 15】秘辛、花魁、迷幻藥

讓你發光的並不是鑽石,而是你哭過的眼睛。

 

  扎克躺裸著身子,濡濕的青綠髮絲貼在他的臉、鎖骨、胸膛,水珠順著未乾的髮絲倘落在地毯和蒂菈的臉頰上。

  「就算手腳被銬住也能活蹦亂跳,Layla妳果然無法安分等死。」扎克的嗓音相當生硬,神色渙散,灰色陰霾罩住他機智的眼眸,「現在都真相大白了吧?那晚潛入妳房間打算迷昏妳被妳打飛,可惜計畫失敗了。直到Mr.船長閣下的生日派對才成功,那位銀髮女郎安排的相當成功呢。」

  「原來是這樣啊,好在順利找到你,能先幫我不被那白毛的逮到嗎?」動彈不得的蒂菈望向扎克。

  扎克一臉訝然,這女人是遲鈍還是根本是白癡?瞬然扎克烏雲密布的眼眸閃過一絲光彩,他仰起唇角,臉上嶄露羊入虎口的神情,一把將蒂菈側身抱起。

  蒂菈被丟在床上,接著扎克跨坐在她身上,雙手拄在少女兩側,用被褥蓋住了背脊。

  「臭娘們出來......對、對不起,扎克執事,小的絕非有意。」此時有個嗓音傳進房裡,然而那人見房內這副景象讓他張大嘴巴,只見床上隆起的被褥和一顆螢光綠腦袋。

  「辦事時被破門而入,真是失禮啊,難道你也要找我身下的人兒來個魚水之歡?」扎克側著腦袋,一臉掃興地望向闖入的小嘍囉。

  「小的沒這個意思,白芷執事下令要捉一個大亂的潑猴女,因為小的看到門原本沒關,不,是這門倒在地上,所以小的才會進來查看,才會不小心、不小心......」小嘍囉的臉簡直熱燙地不知道該擺往哪個方位,直到扎克打斷他的結巴。

  「竟然沒見到你要找的人,還不快迴避?這處境讓在下的下半身可尷尬了。」扎克接著說,「消失前,還請大爺把門弄回原位。」

  聞言,小嘍囉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他抬起倒塌的門扉莊重掩上,接著飛也似地逃離活春宮現場。

  「那白毛的......」蒂菈才剛開口但馬上被打住,扎克的指尖在蒂菈的唇上比了個禁聲手勢。

  「考考妳,這個姿勢代表什麼?」跨坐在少女身上的男人露出侵犯的笑容,嘴角加深了弧度,「給妳一個提示,下一步就是揉呀揉,然後哀伊哀伊──」

  「從這個角度看,我只看到你把最脆弱的藏在背後。」蒂菈不掙扎、沒有發火,更沒有鄙夷的情緒,而是輕如鵝毛地開口,「你是我見過最膽小的可憐人。」

  「我不過是個傀儡、傀儡牛郎……哈、哈哈──」接著,扎克突然誇張的笑起來。

  他的整張臉呈獻半瘋的狀態,臉頰、下巴、嘴角似乎都笑得錯位了。

  「哈哈、哈──呵──嗚──」瘋狂逐漸轉為自嘲般的冷笑,他將臉傾向少女的頸部。

  蒂菈無法瞧見扎克的表情,唯獨聽見傳入耳畔的幽咽。

  「世上有如此漂亮的少年!這樣的妖孽是為了迷惑女性而生。」

  「不過是個裹著華麗外表的劣等種族,麻雀裝扮的偽鳳凰一輩子都是伺候別人的狗。狗就是狗、奴隸就是奴隸,被玷污的人永遠都是骯髒又可恥的。」

  「像你這種為了活下去,就算世人唾棄也不會吠半聲,甚至搖著尾巴乞求他們給你甜頭,活在地下的世界見不到光就是你的宿命,世人不會接受你的。」

  「夠了、我受夠了……你他媽幹麻逼我想起那些髒該過去。」

  混著鹽分的溫熱液體流過蒂菈的頸項。

  早已心如死灰的地方驀然流過一股清泉......

  扎克挪了挪身子,坐在床緣,肩膀微微顫抖。

  他的骨架比海上生活的漢子纖細許多,優美弧線劃過白皙背脊。

  過了漫長的片刻,扎克才緩緩抬起修長指節劃開背脊的長髮,一道懾人的赤色烙印座落於他陶瓷般光滑的背。

  蒂菈圓睜著眼眸,但不是訝異,而是她正壓抑著一股在胸口沸騰的熱氣。

  「一直以來我想藏住的便是這東西──天翔龍之蹄,這是天龍人的紋章,無時無刻跟都告誡著我是個比下等更下等的東西,這些年我用盡手段,就算被玷污也在所不惜,只為了抬的起頭,但......有些東西,外表在美,也無法掩飾醜陋的內在。這樣的我…….像我這樣的傢伙…….」

 

  他出生於被譽為仙境的國度──阿爾夫海姆,世上最美麗的種族都聚集於此,打從出生他注定是美麗的象徵、完美的存在。「小怪胎」的出生打破他永恆的完美。

  「小怪胎」身上留著和他相同的血液,卻是外界來的異物,陰沉孤僻、充滿詛咒,他絕不想承認那物是他的親弟弟,當有人談起總是深感羞愧,為了博取眾人的焦點,他總是想著如何惡整「小怪胎」來讓贏得眾人重視和喜愛。

  有些東西,外表在美,也無法掩飾醜陋的內在。

  他善於偽裝、善用花言巧語,他的作做令我反胃,比垃圾不如、比禽獸齷齪,一個徹頭徹尾骯髒噁心的傢伙,我想毀了他──

  我自己……

  ❖

  六年前,一艘來自外界的巨大戰艦侵略了阿爾夫海姆,狂妄凶暴的人口販賣分子比小怪胎還醜陋的異物。

  奪走完美的永恆,連同自由一併劫走,我和「小怪胎」被粗暴地拘禁在牢籠,無法預測外界時間的流逝,會何去何從?

  巨大戰艦的航向不是會是仙境,而是煉獄。開啟我全盤走偏的人生……

  「我們被送去的地方一定是和自由相反的地方,你不是能變成「異物」?變小後就能鑽出欄杆了,逃得遠遠天涯海角都不要回故鄉,那裡只剩廢墟,反正你都是孤身活著,去哪都不成問題。」我對著牢籠的鐵欄杆和縮在背後的小怪胎說話。

  用眼角餘光掃視小怪胎,他動了動頭頂上佈滿絨毛的黑色怪耳,在他左耳上有個殘缺的凹洞,是之前和同夥侮辱他時留下的。

  他變成了一團毛茸茸的黑色異物,那噁心模樣讓我僵硬片刻,和我相同的淺金眼眸在昏暗牢籠裡發亮,瞳孔被拉的細長,一條蜷曲的長尾更顯得這生物的怪異,我向後退身撞上背後的鐵欄。

  「報應。」小怪胎留下一句話便輕易地鑽出欄杆。

  此後,落入外界的我明白兩件事,其一小怪胎是貓貓果實能力者,能轉變成貓型態;其二小怪胎對我的恨無法輕易平復,我想這輩子再也無法相見了。

  他能成功脫逃活下去嗎?不會游泳的他要怎麼橫渡偉大的航道?何況他只有九歲。

  ❖

  聖地‧馬力喬亞──天龍人居住地。

  這四年讓我成了殘缺不堪的傀儡人偶,到底如何度過?有很長時間我將「牠」封印在記憶的報廢區。

  從沾著胭脂的手指滑過唇瓣,石榴花的艷紅掩蓋死白薄唇,鏡面那張白玉細緻的肌膚,是我攀上高等奴隸的工具……

  「給我跪下,把臉抬起來。」
  「孩子,我要你,成為本宮的人。」
  「把衣服脫掉。」

  遵循一道道指令,無言地……很沉重……

  咕、咕嚕──咕嚕──狂飲白露,淪為奴隸的歲月我是這樣過的,每日喝得爛醉如泥,醉得不醒人事。

  我的身體淌流著劇烈而無言的落寞,不,該說是死寂。我早就死了……

  為了什麼持續著單調貧乏的心跳?為了什麼活著?為了再見到陽光而活。

  我得活下去,我必須活下去,就算不斷被玷污也咬牙也要活下去。

  這種日子,讓我覺得自己既不是人,更不是個男人,倒像個傀儡牛郎。

  傀儡不會思考、沒有知覺、沒有性慾。

  用華貴衣著飾品填補虛榮,然而擁有越多我內心越是空虛,過著模糊不清,荒唐糜爛的日子,躺臥在不同不知名的炙熱的懷中,對於女人身體絲毫無慾,簡直到達悲哀的境界。

  ❖

  四年的期間,我發了許多訊息到外界,終於,我的訊息有了回應,有人聽見我的求救!

  直到那位赤手攀上紅土大陸的恩人──費雪.泰格。

  他是劃破厚重黑暗的曙光,解救淪為奴隸的同類、以及所有種族的艷陽。

  解放奴隸事件,我扁了當時的主人,淪為通緝犯,那張充滿恥辱的懸賞單,印著當年我赤裸裸被扣上枷鎖宛若家畜的頭像──迷幻藥,伊普吉爾.扎克里歐斯。懸賞金額:六千萬貝里。

  現在的主人──瑞德.瑪麗是淪為奴隸最大的受害者,被天龍人強制餵食惡魔果實的她,無法成為真正的人類,也無法變回過去魚人的模樣,起因是我,所以我承諾跟隨她。

  主人痛恨人類,尤是女人。

  身為人,最基本的尊嚴也被踐踏的體無完膚。

  好不容易撥開陰霾見到曙光,卻又被打回無邊黑暗。

  宿命,難道無法改變?悲劇,註定好永遠是悲劇……

 

  記憶瞬間湧現於扎克的腦海,他鬆開長髮,將化為傷疤的恥辱繼續藏匿袒裸的背脊,晶瑩在姣好完美面龐聚集為清泉。

  「有些東西,外表在美,也無法掩飾醜陋的內在。」這張容顏是武器,亦是讓他繼續淪陷的禍根,「這樣的我…….想我這樣的傢伙有資格擁有自由嗎?」

  「讓你發光的並不是鑽石,而是你哭過的眼睛。」蒂菈的嗓音迴盪在華美寢室,然而沒有一樣物品能比人兒高貴,「我不知道你過去怎麼了,但我知道你不是真的快樂,因為和自由相反的東西束縛了你,扎克……」

  手腳被扣住的蒂菈支起身子,將身子靠向扎克,象徵著無法用雙手環抱的擁抱,這個依靠的擁抱傳遞著沉穩安定的訊息。

  「我們一起前進自由之海吧。」

  這個訊息彷如劇烈的衝擊,咚、咚──有什麼東西試圖衝破扎克塵封已久的心房。

  咚、咚、咚──是心臟劇烈的跳動聲,這是悸動的心跳。

  扎克抬起雙臂,毅然決然擁抱他眼底炙熱的豔陽。

  「蒂菈,帶我走。」

 


【日常✖檔案】......眼中的扎克篇海賊王 同人小說 同人文

蒂菈眼中的扎克:螢光綠海帶,不要再把我叫成「累啦」!(離題)

貝克曼眼中的扎克:扎克里歐斯這人和「帶壞小孩不良示範」是同等的解釋。

耶穌布眼中的扎克:「天體教主」第一人選,殘念的是那貨不是女人,讓我眼睛不酥福。

扎克眼中的自己:花美男是與我絕緣的字眼,只有「絕世花美男」才配得上在下。

傑克眼中的扎克:不就是個「癡貨」(三秒後),不對,是「癡漢」。臭螢光海帶,你把我女人藏去哪了?(此時,雷德佛斯號抵達佛夏村)

魯夫眼中的扎克:扎克那混蛋傢伙是什麼啊?(挖鼻←瑪姬尚未教導禮儀前)

金雀-迷幻藥

 


下一章:Ch 16-紅色沙漏

既然你都前來英雄救美了,不如由Mr.船長扮成Layla獻給主人吧。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呀阿
    小害羞!
    我心術正常
    我猜是按摩!
  • 重點......還是個裸男!!這一幕也讓我臉紅心跳
    揉呀揉,然後哀伊哀伊──原來是按摩的步驟(筆記ing)
    緹菈的反應......這個後續在血腥瑪麗篇開頭有預告一小段唷
    謝謝你來我的痞克踩踩,看到回響很開心 ´ސު`

    小颯 於 2012/04/12 20: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