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幫忙點一下,謝謝´ސު`

憶:扎克里歐斯回憶紅髮海賊團

體態柔弱,工於心計;華麗表面,腐敗內在。

 

  上天不公平的鬼斧神工,造就他才智與美麗絕倫。

  他的美,宛若寶石之花。

  體態柔弱,工於心計;華麗表面,腐敗內在。

  水珠順著額頭,滑過鼻樑、粉頸、鼠蹊部,在陶瓷般的白皙肌膚竄流。

  扎克里歐斯腦中不斷地打轉,明明掩飾得很好,但內心揚起磅礡的颶風。

  為了尋覓主人的獵物,米拉帕爾島維多利亞慶典那日。

  他與紅髮海賊團首次相遇,那副鄉巴佬樣,讓他禁不起對他們產生興致,尤是那金髮人兒。

  「這樣盯著我們,我還以為我們認識呢。」

  「聽你這麼一說,我才覺得你們相當眼熟呢。Layla妳說呢?」

  「你的前衛劉海在好認不過了,你是不是那個喜歡到處採花的傢伙?勸你一句,別人的花別亂採。」

  「我也想起來了,你就是前些天誘拐年輕少女被打成熊貓的那個紅毛色魔!現在鎮上聽到紅髮來了,每個人都把家裡的女兒和老婆藏起來呢。」

  俗不相識的人,因為糟糕的「玩笑」而和扯上關係。

  當然,紅髮男不是被打成熊貓的紅毛色魔,但那傢伙說的對,他是個採花賊,專把女人的心採走,那個金髮人兒他接收了。

  他決心挖通一道陷阱,將那金髮人兒獻給主人。

  「既然老天命中註定要讓我遇見妳,我們別輕易枉費這段綺麗姻緣,親愛的我能親吻妳嗎?」

  「我拒絕。」

  「竟然拒絕我這樣寶石般的美麗男子,Layla妳知道我剛問妳什麼嗎?」

  「『親愛的我能親吻你嗎?』」

  「來吧,樂意之志。」

  兩張海賊之夜的票,讓他們參與了海賊拍賣會。

  然而,算盤之外的是王下七武海竟然成了會場圍事,螳螂補禪黃雀在後,自己也踏入世界政府的陷阱,他成功脫逃,但倆被海軍活捉。

  「命運又讓我們重逢了,Layla和......真失禮,我還不知你們尊姓大名。」

  「我叫蒂菈,不是累~啦。」

  「妳提供了一個有趣的笑話呢,你覺得好笑嗎?戴草帽的紅髮傑克。」

  主人相當中意金髮人兒──Layla,他假扮打雜小兵淺入海軍66支部將兩人救出。

  指引他的是Layla驚天動地的求婚告白。

  「傑克,我們結婚吧!」

  「勇敢表白妳的心意,無論用何種方式,給妳的期待一個結果,也給盼望的愛情一個機會。我願意,我願意接受妳充滿勇氣的求婚。所以讓我們用愛的誓約之吻見證,Kiss me, Layla!」

  「欸,打雜的她是跟我求婚!」

  紅髮傑克乍看是直爽灑脫的笨蛋,卻是紅髮海賊團的首領,那人和廚師十分曖昧。

  他想介入這樣的關係奪走Layla,只要他下手沒有一個女人不拜倒於他。

  「我欣賞情義相挺的人,從這一刻起我們即便是朋友。」

  「不,是色慾薰心,因為在下實在太迷戀Layla,無時無刻都思念著。所以,在下不顧一切也要拯救我的蕾拉。」

  「夠了,剛才的話當作放屁,別當一回事。」

  善於水性的他,救了船長和廚師,也博得了紅髮海賊團船員的信任。

  有趣的是眾人被他的美迷戀得神魂顛倒,他決定獻上一份厚禮。

  「新來的,歡迎!剛剛妳從水裡冒出來我還以為是美人魚呢!」

  「快拿酒來!新來的再喝一杯!我們紅髮海賊團和藹可親溫暖無限!」

  「美女,敬妳救了老大和蒂菈,還有敬妳的漂亮臉蛋!」

  「在下叫伊普吉爾.扎克里歐斯,請多指教。我是貨真價實只愛女人的男人。」

  厚禮似乎不合副船長胃口,他還特意將最美麗的妓女安排給他,真是暴殄天物呀!

  副船長對他抱持芥蒂,試圖揪出他的狐狸尾巴,那人智商和他不相上下。

  久違的敵手,讓他提升了鬥智,使想惡整這個男人。

  「以後不准再叫窯子上船,還有禁止叫『副船長』老貝。」

  「看來你不滿意,對女人沒感覺?老貝你該不會是......對在下這種貨色有興趣吧?」

  「玩笑開大的話,請自重。」

  翌日,船長給了他一堆工作,他竟然只完成了工作量的百分之三。

  「船上規矩很簡單,既然上了船就得工作。」

  「如果Mr.船長閣下是指『床』上工作,一如反掌。」

  「去你的夠了,拿好棕刷和甲板相親相愛吧。」

  度著平凡又不食人間煙火的日常,計畫依舊謹記於心。

  能與Layla獨處的時間和地點,他算得精準,備好迷幻粉,愜意躺在女船員室用小黃瓜切片敷臉,然而卻沒算到自己會被打飛,計畫失敗。

  「噯,在凍寒之夜,有個人替妳暖被,填補夜的寂寞。且慢!先別開燈,這樣我會曝──」

  「暴露?鬼才會開燈勒!」

  海風將他們推向新的島,來到百花鎮替船長紅髮傑克生日慶生籌錢。

  他想了個餿主意,和副船長聯手卻是被誤為出櫃的意外,他可是只對女人有興趣的男人啊。

  「照我說的做就對了,待會貴婦的鈔票就會塞滿內褲,在船上都沒看你包這麼緊,該不會要在下幫你脫掉?」

  「你這十八禁的小子,這種穩賺不賠但賣肉的工作我不幹。」

  「害臊是姑娘專屬權力,你這麼大個兒的男人沒什麼好矜持。」

  「老娘出二十萬貝里,親下去親下去!」

  持續與同夥的執事──白芷暗中策劃。

  由白芷擋住紅髮海賊團,而自己親手將Layla迷昏帶走,很成功,他成功帶走了紅髮海賊團的廚子。

  「蒂……菈……那個只是皮膚表皮的接觸,再說我根本不認識這女人……喂欸,這玩笑是誰想的?可把我整慘了。」

  「妳累了?Mr.船長閣下你先把這灘混水解決吧,Layla交給在下吧,我會將她安然無恙地送回船上。」

  水沿著眼角不規則淌流。

  有多久沒有發自內的開懷大笑?有多久沒有過這種不被束縛的自由?

  與紅髮海賊團的記憶,大部分都是愉快的。

  很多時候忽視自己不過是個臥底,認為自己也身為一員。

  行過之處必留情,忍得一身桃花債,宛若行走的播種機。

  他厭煩這樣的生活,太過輕易得到女孩的心又或者身體,他恨這樣的自己。

  美麗外皮,卻骯髒齷齪,所以才用華麗裝束掩住不堪。

  唯有用水淨透身子時,才能暫時回到原原本本的自己,這時候他才是扎克里歐斯。

  他渴望海賊的自由,但他連最基本的人格也粉碎殆盡。

  身為人,最基本的尊嚴也被踐踏的體無完膚。

  好不容易撥開陰霾見到曙光,卻又被打回無邊黑暗。

  宿命,難道無法改變?

  悲劇,註定好永遠是悲劇……

 


此篇為《紅髮傑克》Ch15-秘辛、花魁、迷幻藥扎克洗澡時腦中的想法,回憶與陰謀穿插,講述前因後果。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Y
  • 那種感覺很奇特,扎克是因為「真心喜歡」才一直跟著緹菈嗎?
    還是說只是單純的想把她獻給瑪莉呢?
  • 現在應該還不算真心喜歡緹菈
    頂多是當成笑料的好感
    身為別人的下僕,任務依舊需要完成
    讓他躊躇猶豫的是紅髮海賊團一夥人成分居多

    小颯 於 2012/05/16 21:10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