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0】開始與結束之鎮

是否有那種不惜凋零的花朵?是否有那種不畏懼死亡的人啊?是什麼讓他如此超然淡定?

 

  羅格鎮未曾湧入如此壯觀人潮,幾千艘船隻佔據港灣,數十萬的群眾湧入處刑台廣場、高樓及街道。

  幾十部映像電話蟲嚴正以待,隨時將畫面傳遍世界各地,這一切只為見證某個人的死亡。

  「羅傑、羅傑──」

  縱使喊破嗓子也無法劃破鼎沸人聲,身處於舉步艱難的人群之中,女孩奮力撥開摩肩擦踵的人潮,她實在擠不過觀看處刑的群眾,便不顧一切從他人跨下鑽過去。

  無論如何她都要見到處刑台上的那個男人,用她的雙眼!距離行刑時間僅剩半小時。

  突然一隻手掌攅過人群朝她俯衝而來,接著將她從群眾中拎出。

  女孩被拖到兩名少年面前,被淚水霸佔雙頰的她灰頭土臉、佈滿擦傷,淺金髮色沾滿塵土,就像失去生氣的向日葵。

  「妳這白癡小矮子,這樣會被踩扁知道不到啊!」繫馬尾的藍髮少年將她放下,方才拎著女孩的手掌回到他的右手腕上。

  「傑克、大紅鼻子,你們也......」女孩抬頭看著許久未見的夥伴,羅傑海賊團解散後他們未曾連繫,他們能再此地相會都是同一個目的。

  「妳這混蛋說誰的鼻子又大又紅啊?噓!別太招搖,當心被海軍發現了。」巴其神經兮兮地左顧右盼,深怕讓海軍發現他是海賊王的殘檔,這裡集聚了世界政府最強的兵力。

  「羅傑他......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羅傑被......」女孩激動地扯著巴其的衣角。

  帶著草帽的赤髮少年一把抱起女孩,將她扛在肩上。

  「蒂菈,看清楚了,一個男人如何面對他最後的人生。」赤髮少年帶著厚重鼻音開口。

  從護送船踏上他故鄉的男人,在層層戒護下,宛若凱旋歸來,即使被扣上枷鎖仍掩飾不住王者的氣息,他是海賊之王──哥爾.D.羅傑。

  豪邁步伐朝處刑台邁進,羅傑望向人群中少年們一眼,或許只是心理作用,少年們深吸一口氣瞪大眼眸。

  邁向處刑台的這段路,男人瀟灑地咧嘴而笑,他是目光的焦點。

  「人啊,要活的無怨無悔,才對得起自己。」

  對於自己決定的事,他從未後悔過。

  羅傑逕自踏上處刑台階梯,鬧哄哄的群眾靜了下來,頓時鴉雀無聲。

  「世代傳承的意志、時代的變遷、人們的夢,只要人們繼續追求自由的答案,這一切的一切都將永不停止。」男人緩緩開口。

  蒂菈用力抹掉模糊視線的淚珠,聚精會神望向踏上處刑台依舊選擇微笑的男人。

  ──羅傑,不要丟下我們......

  ──留下來的人有太過沉重的包袱。

  男人怡然自得盤腿而坐,兩把刺刀緩緩舉向他面前。
  
  他的一切在這片最脆弱的東海開始,也即將在這此結束輝煌的一生。

  此時廣場響起了聲音。

  「喂,海賊王,你找到的寶藏都藏到哪裡去了?真的在偉大的航道裡嗎?」

  「你得到了吧?那個傳說中的大祕寶!」

  「就是啊!那個獨一無二的大祕寶!就是One Piece啊!」

  沒有人記得呼吸,全場屏氣凝神注視死刑台上的男人,男人用豪邁長笑回應。

  是否有那種不惜凋零的花朵?是否有那種不畏懼死亡的人啊?是什麼讓他如此超然淡定?

  「想要我的財寶嗎?」海賊王以王者姿態君臨群眾,揚起的嘴角輪廓加深,「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的財寶都放在那裡了。」

  話音剛落,刺刀已陷入男人身體。

  直到盡頭,男人臉上永遠不變的,依舊是那抹無所畏懼的燦爛笑容。

  海賊王最後的遺言就像一顆引爆的砲彈降落,全場響起爆炸性的呼聲。

  半晌,萬里無雲的晴空瞬間轉暗,狂風倒灌,黑色雲層掩蓋艷陽普照的羅格鎮廣場,一瞬間轉為黑夜,緊接著怪風夾帶著暴雨席捲羅格鎮。

  海圓歷1498年,十月初旬,一代叱吒風雲的海賊王就此隕落。

  然而海軍的殺雞儆猴竟未奏效,反而成了引爆大海賊時代的導火線,另海軍的胃痛更加雪上加霜。

  死亡並非生命的終結,海賊王的意志將繼續傳承,永不渝。

  ※

  解散的羅傑海賊團聚集在名為Gold D Roger的酒館,一年來大家各奔東西,這裡沒有羅傑海賊團,只有黯然失魂的海賊們。

  酒館的主人拉烏爾掛起打烊的牌子,隨他們在店裡待著。

  沒有人提起處刑的事,偶而幾句閒扯,但很快又陷入沉默,少了一個喝酒的伴竟然變得如此沉悶。

  「唉,雷利副船長真不夠意思,終究沒出現。」

  「副船長一定是無法承受船長的選擇才沒現身,他一定比我們更加難過千百倍。」

  「可樂克斯你真的打算把自己困在雙子岬,不和我們一起闖蕩了?」

  「這四年絢爛無比的冒險足以抵過我一生的經歷,是該回去當那個燈塔管理員養老了。」可樂克斯搖晃著酒瓶,煤油燈照亮他泛白的髮以及哀傷的側臉,「況且有個老朋友在那裡等著我捎消息給牠呢。」

  吧檯那邊,趴在桌上的蒂菈悵然若失地望著夏克雅克,女孩的淚水沿著桌角滴落。

  「老闆給小姑娘一杯果汁。」夏克雅克燃起一支菸。

  「拉烏爾叔叔給我一瓶和夏姬相同的酒。」

  「真拿妳沒辦法,給小姑娘一杯蘭姆酒吧,就一小杯。」

  蒂菈啜了一口,帶酒精的液體沿著喉嚨滲透體內,嗆辣的滋味,似乎有種放下的感覺。

  可是,為什麼眼淚還是留個不停?

  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她再也克制不住。

  「夏姬......羅傑那個混蛋,怎麼可以就這樣留下姐姐!」蒂菈放下酒杯擁住了夏克雅克,「姐姐還有他們的孩子,該怎麼辦?」

  「......。」

  「如果我是大人就好了,我想保護姐姐還有他們的孩子,我要變強......強到可以保護我所愛的人!」

  眾人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這女孩是年紀最輕的夥伴,然而她卻和羅傑無話不談,成了忘年之交。

  孩子堅定的誓言背後,背負著沉重的包袱。

  夏克雅克撫著她的金色短髮,閉上眼眸,眼角噙著晶瑩。

  坐在角落的赤髮少年目睹這一切,始終不發一語,他將草帽壓的極低,不讓人瞧見他的表情。

  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那個曾是海賊王船上的見習船員,放下喝乾的藍姆酒,起身。

  少年推開酒吧門扉,邁向暴雨狂驟之夜。

  這一刻,他的故事隨著大海賊時代的開啟而展開。

航海王同人文 海賊王同人文 海賊王同人小說 香克斯 紅髮 傑克 Shanks 四皇


下一章:Ch 01-酒桶裡的新娘

哇啊!死人──一個被塞進木桶的屍體啊!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