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8】史上最大的海賊掃除計畫鷹眼、吉貝爾 VS 紅髮、蒂菈

不顧失去知覺而僵硬的身體,她伸出雙臂,為了用這雙手緊緊抱住這世上獨一無二的人。

 

  現在是夜晚十一點半,位在的米拉帕爾島東邊的港口籠罩著不安。

  海島另一端出現許多由上空打下的光束,劇光燈來來回回交錯著,將東邊泊船的港灣照耀的宛如白晝。

  十多艘揚著白旗的軍艦包圍住海港,使得海路成為一堵攻不可破的銅牆鐵壁,使得早些停泊此處的海賊船已通通遭到扣押,逗留在船上的海賊也一個個遭五花大綁。

  站在中央軍艦上是一名批著海軍大氅的高大男人,他身穿一襲烈焰般的赤色西裝,部分袒露的左胸刺著薔薇與櫻花圖樣的刺青,那張嚴峻外表使人畏懼。

  他是海軍本部的上將──赤犬。

  「休想讓一隻蒼蠅飛出這座島,讓這些敗壞社會的雜碎插翅難飛。」這個男人不允許世間有任何一點惡的存在,他會摧毀萬惡,「罪虐深重的人都該死。」

  ※

  提醒午夜時刻的鐘聲響了十二下,龍蛇混雜的地下拍賣會會場此時才剛開始炒熱氣氛,傑克和蒂菈找到位子坐下,首先迎向他們的是白天遇到的那個輕浮嗓音。

  「親愛的Layla命運又讓我們重逢了。」妖美的男人以近乎飛舞的姿態迎向他們,「真失禮,在下還不知你們尊姓大名。」

  「我叫波特卡斯.蒂菈,不是『累啦』!」蒂菈正經糾正。

  「美麗之夜的美人您提供了一個有趣的笑話呢,」扎克轉目光移向傑克笑了笑,「你覺得好笑嗎?戴草帽的紅髮傑克。」

  「你知道了啊。」傑克的臉上沒有驚訝,只是平淡表示。

  「查爾斯.傑克的名氣響徹偉大的航道,想不知道也挺困難的。」此時,一個批著黑色頭紗的嬌小身驅勾住扎克,扎克笑了笑挽住她,「介紹一下,這是我的主人,瑞德.瑪麗女士。親愛的,他是戴草帽的紅髮傑克,還有妳很想見的Layla女士。」

  披著黑頭紗的嬌小身驅點了點頭,她身穿一襲黑色晚禮服,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風,實在替她感到炎熱。

  扎克領著大家下了階梯,在靠近拍賣舞台的位置上入座。

  「話說 ,你們不覺得幾件事很有趣?」扎克繼續滔滔不絕,「第一,這場拍賣會把我們聚集到了地下,仔細看通風口,為何做成閘門的形狀?第二,出入口前的座位,那兩個穿斗篷的傢伙,不覺得身型和現任的王下七武海頗像,我比較好奇的是三位七武海(另一名是未現身的白龍夜叉)同時出現在東海,是相約一起度假?還是意味著海軍召集他們?」

  「是密佛格那傢伙!」傑克撇過紅色腦袋望向坐在入口的斗篷男,「該去打聲招呼嗎?」

  「第三,通風口可以感受無法壓抑的騷動,像野獸被束縛的聲音。且今天剛好是漲潮,你們覺得接下來會衍生什麼樣的劇情?」扎克揉著瑞德.瑪麗的肩一派輕鬆,讓人無法深刻感受他話語遣藏著巨大危機。

  「聽起來很棘手,你還可以這麼愜意?」打從進場傑克便察覺扎克里歐斯所說的第三點,──這傢伙和貝克曼是同類,懂得察言觀色。讓傑克不得對扎克里歐斯的評價稍微轉彎,不再那麼感冒。

  「臉上不擔心,不代表不害怕,雖然沒有被淹死的煩惱,但我也不想被抓。」說罷,扎克優雅地挽起主人的手,「親愛的主人,看來今天得空手而歸了,走吧。」

  扎克和傑克在此分道揚鑣,而拍賣會已如火如荼展開。

  傑克和蒂菈踩走向出入口。

  而坐在入口那兩名批著斗篷的也起身,像兩尊門神擋住了門扉。

  「我說密佛格,你不覺得這個工作很不划算?」傑克向兩尊門神招手。

  「紅髮!你不是要去新世界?怎麼會出現在東海?」吉貝爾訝然。

  「這個說來話長,反正你們倆好好幹政府的工作,但還請讓我們通過這扇門,改天在一起喝一杯吧,我請客。」傑克燦笑。

  「既然拿了報酬就不能不盡職責,你覺得自己可以安然無事的通過嗎?」密佛格面無表情道,一手扣住背在身後的巨刃刀柄。

  「正合我意。」紅髮收回笑意,拔劍,下一刻兩刃在空中相擊。

  在座的海賊們無不被此恫嚇,將目光轉向戰鬥的男人,意識到鎖喉般的氣氛開始鼓譟。

  「這不是白龍的拍賣會,怎麼會有其他的王下七武海出現在這裡?」

  「那個戴草帽的和他打起來了!怎麼覺得他有些面熟?」

  「是戴草帽的紅髮傑克,和那傢伙槓上的是世界第一劍士鷹眼蜜佛格!」

  「唯一的出入口變成戰場,這下該怎麼辦?」

  「你們都認識呀,那個......捲眉毛大叔你願意讓路嗎?算了。」蒂菈見吉貝爾擺出接招的架勢,擺出罷了的手勢,接著她單手扶住十人座的觀眾席椅背,「麻煩騰出這排空位,謝啦。」

  啪──啪唧!

  那是栓住某物的長鋼釘鬆落聲,只見深陷水泥地的椅角被直接拔起,十人座的觀眾席被舉起,「現成兇器」就此誕生。

  接著,那個超乎預期的「現成兇器」已超乎預期的速度衝向吉貝爾。

  在「現成兇器」襲擊吉貝爾微秒的路程間,在他們戰場間慌亂流竄的倒楣海賊們,被魚人空手道及「現成兇器」夾擊,一個個飛向天花板。

  在攻擊相撞的瞬間,魚人空手道被「現成兇器」抵銷,向四周炸開,然而那個「現成兇器」竟然突破了魚人空手道,全然沒有減速的意思,繼續遵循路徑筆直地飛向吉貝爾。

  吉貝爾用身體擋下撞向自己的「現成兇器」,雙腳僅僅移動不到五公分的距離,便不動如山定住了身子。

  「傷腦筋,這樣行不通啊。」蒂菈顯得有些苦惱。

  「小丫頭,別鬧了。」吉貝爾再度擺出出招的攻擊架式。

  另一邊,傑克抵住密佛格的攻擊,用眼角餘光瞄了蒂菈和吉貝爾。

  「哇靠!被這種怪力砸到應該早就升天了吧,那海峽吉貝爾竟然毫髮無傷。」

  「少說廢話,你沒空分神吧。」密佛格和傑克劍刃相擊,那瞬幾枚火星竄出。

  「密佛格和你的每場戰鬥,我可都聚精會神不敢馬虎啊。」傑克回應。

  「紅髮,你的手勁變薄弱了?」密佛格。

  「方才不是有人說少說廢話嗎?我可是記得銘記在心。」肅然,紅髮揮劍,被劍氣掃過的觀眾席頓時化為紛飛碎片。

  轟、轟砰──那是通風口閘門被擠列的聲音,瀑布般的白色水花湧入拍賣會場,數隻海獸隨著水流沖入場內,野獸嘶吼聲被尖叫掩蓋,會場一片混亂。

  傑克撇向蒂菈那邊,只見吉貝爾一掌將她擊入水中。

  幾秒後,傑克露出爆眼噴鼻涕的滑稽表情:「哇啊!海峽吉貝爾你這混帳,她不會游泳!」

  「密佛格,這場算扯平吧,改天見。」語落,紅髮不顧一切躍入水面,為了將那女人從她無以招架的深淵救出。

 

  ──好難受。

  呼吸器官失去功能,強灌入咽喉的海水幾乎要將肺部炸開。

  身體還有椅子的殘骸被強大的水流翻來扯去,蒂菈的意識開始模糊。

  ──傑克,快逃!

  ──憑你的身手一定能夠順利脫身......

  逐漸失去意識的蒂菈,內心不斷呼喊著。

  一片漆黑覆蓋視線,搞不清楚自己是睜眼還是閉眼,唯一意識到的是她正沉向黑暗的深淵。

  即將葬身於海水的能力者感覺自己的手臂好重,那股重力將她拉向一面厚實的牆,她就這樣直接撞上去。

  她的唇撞上冰冷卻柔暖的東西,沿著她的口腔從她肺部流入在水裡無法得到的氣體,緊接著成了唇與舌的交纏。

  咚、咚、咚、咚──

  她聽到那面牆發出拍打鼓膜的沉穩心跳聲,咚──咚──在寂靜的海水裡,唯獨這聲音讓她安心。

  不顧失去知覺而僵硬的身體,蒂菈伸出雙臂,為了用這雙手緊緊抱住這世上獨一無二的人。

  ──謝謝你......

 

  ※

  風平浪靜的米拉帕爾島西邊海岸停泊著一艘赤色三桅帆船,將雷德佛斯號藏在岩壁旁的紅髮海賊團正等待著船長和廚師歸隊。

  站在船頭抽菸的男人,擁有像鷹一般的犀利眼神,從他嘴裡吐出的氣息化為一縷縷白煙在空中消散,他取出懷錶短針停在一點整。

  「海水變得相當不平靜,明明是漲潮水位卻瞬間退了許多,就像是突然把空罐擠入水中,水一股作氣通通湧入那個空罐。」貝克曼靠的絕不是單純的第六感,而是周圍毫髮般微小的變化,「空氣透著不安定的氣息,大夥準備起錨。」

  「可是老大和蒂菈去了拍賣會,他們怎麼辦?」新船員不安問道。

  嘶──貝克曼將燒紅的菸頭在手腕上捻熄,接著,將扭曲的煙蒂彈向空中,只見香菸順著吹往北方的風墜落海中,被雪白浪花吞噬。

  「一群人被一網打盡的話誰也救不了,少窮緊張、別廢話了,揚帆,順著南風徹夜啟航。」

 


【日常✖檔案】王下七武海工作篇

吉貝爾:新上任的七武海,工作之餘,來東海一方面探望分散的太陽海賊團。

鷹眼:我行我素,和傑克是舊識,對於世界政府掃蕩東海的工作不感興趣,既然是工作只好接了。


下一章:Ch 09-海軍66支部大逃脫

你這男人害不害臊啊,又不是小姑娘,一個男人拉著另一個男人依偎很容易產生誤會的。

,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