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嘆(The sigh of the flower)

闖蕩世界,歷練、財寶、夥伴、名氣我通通擁有,繞了世界一圈……才發現最大的財富,是在等我歸去的伊人。

花嘆

 

  00 無盡思念

  或許我們不是最適合的,但我卻愛上了你,而你剛好也愛上了我。

  爽朗的、狂氣的、無腦的、溫柔的,全都是你。

  想和你牽手漫步沙灣;

  想躺在你胸膛、你的懷抱;

  想輕吻你的臉龐、你的唇;

  想和你看著我們的孩子成長。

  這些微薄的夢如果可以成真,該有多好啊。

  然而這些空想終究僅是夢罷了,這些充滿你的夢如同泡沫,化成我對你的無盡思念……

 


  01 亡者捎來的話語

  山丘上的房子裡,女主人起的很早,今天的天氣很好,她花了半個早上把床單洗淨,晾起來。

  完成後,她叉著腰,滿意地看著隨風飄揚的潔白床單。

  從這裡眺望,海與天盡收眼底,女主人時常這樣望著蔚藍景緻,直到落日將海與天分開。

  此時,海面出現了一抹白點,那白點越來越大,並朝著島的方向而來,女主人瞇起眼眸想看清楚,她認得那艘船,那是一艘揚著黑旗,船身如鯨魚的白色大船。

  ※

  「您是哥爾太太,波特卡斯.D.露玖小姐?」是白鬍子海賊團第一隊隊長馬可,露玖曾見過他,馬可看了看露玖、又看了看他抱著的約莫七、八歲左右的女孩,他似笑非笑地說:「真難想像你們是親姊妹啊。」

  「我妹妹......蒂菈怎麼會在你們船上?這傷......趕緊把她抱進屋子。」露玖皺起眉頭,擔憂著。

  「她從東海返回南海的路上被我們遇上,我們讓最好的船醫治療她了,但可能會留下疤痕,老爹對自己的失誤深感歉疚,因為她不願意老爹下船,所以由我以白鬍子海賊團名義至上萬分歉意。」雖然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但估計妹妹與白鬍子發生了衝突,很難想像威震天下的白鬍子會說出此話,馬可繼續道:「老爹很中意這孩子,如果可以彌補,他願意答應她三個條件,賭上白鬍子海賊團的威名。」

  「姐姐,在我口袋,從他故鄉帶回來的......」此時重傷的女孩氣猶弱絲的開口。

  「好了好了,蒂菈別說話,馬可先生讓她進屋裡躺著吧。」露玖心疼地輕撫著蒂菈的淺金色髮絲。

  待妹妹蒂菈睡著後,馬可才與露玖告別,並打算留下為數不少的黃金,但被露玖婉拒。

  此時露玖從蒂菈的口袋取出她帶回來的東西,那是一封信,收到時寫信的人已不在人世。

  是亡者捎來的話語......

  如同荊棘紮住胸口,淚水濕了信紙,字跡在紙上渲染成黑色花朵。

  「笨蛋......連處刑的事也不告訴我,身為他的妻子竟然看了報紙才得知,一直覺得他又出航了,只是這次的旅程比以往久了點。」

 


  02 初遇

  「那邊那位服務生小姐,一分鐘裡有59.9秒妳的視線都抓著我不放,想必是迷上我啦!」戴草帽的少年扒完第十盤牛肉飯道。

  「這位草帽先生,剩下的0.1秒呢?」手拿托盤,髮上戴著紅色山茶花的少女問。

  「是妳眨眼的時間,哈哈哈!」草帽少年燦笑。

  「既然有人連我眨眼的時間都精心計算,想必整整一分鐘都盯著人家瞧,言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想問是誰比較愛慕誰呢?」遭虧的山茶花少女回擊。

  「波特卡斯.D.露玖,老娘好心收留妳竟敢偷懶了!老娘要扣光妳的薪水!」一名珠光寶氣的女人粗魯的拽著名為露玖的山茶花少女吼罵,最後還將她整個人推倒在地,「老娘還要罰妳挑柴打水,把整個餐廳都刷得發亮,乾脆把妳這賠錢貨賣給妓院,還可撈一筆......你這小子怎麼用這眼神看我?」

  從瓦片裡冒出頭的草帽少年拍了拍灰塵,方才他吃飯的餐館已經化為磚瓦。

  「那種老闆娘不要也罷。妳叫露七吧,看妳一個人,是從哪裡來的?」

  「請加二,是露玖!我為了找尋失散的妹妹從南海一路輾轉到這裡,雖然一點頭緒也沒有上。」露玖杵著面龐,面容憂鬱,「原本想打工掙點錢,多虧你讓我失業了。」

  「我叫哥爾.D.羅傑,從東海羅格鎮來的,是個海賊。剛好我的船還有容納廚師的空間,如果妳願意填飽我和那傢伙的肚子,就跟我一起走吧。」名為羅傑的少年用下巴指了指身旁帶著圓形眼鏡的的金髮年輕人。

  「我是被霸佔了船,又誤上賊船的羔羊。」金髮年輕人笑得無奈,「露玖小姐,要跟這個我行我素的笨蛋出海可要三思啊,就算有九條命也是賠本。」

  「雷利,我帶你不薄,怎麼可以在廚師面前吐槽本船長?」羅傑笑嚷著。

  「草帽先生,你怎麼擅自認廚師!我可還沒點頭。」露玖反駁,但腳步已追上了羅傑的背影。

 


海賊王同人小說 海賊王同人文 哥爾D羅傑 波特卡斯D露玖 波特卡斯D露珠 波特卡斯D艾斯 哥爾D艾斯

,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