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9海軍66支部大逃脫

勇敢表白心意,無論用何種方式,給期待一個結果,也給盼望的愛情一個機會。

 

  「傷腦筋,被抓了。」傑克雙手雙腳皆被扣上枷鎖,站在牢房欄杆前,明明是很苦惱的事情,但他的表情卻是不以為然,他撇向身後的人兒,「蒂菈,妳還好吧?」

  檸檬髮色少女搖頭回應,吸了吸鼻子,嗆進肺部的海水讓她相當不舒服,加上手腕被海樓石給反扣住,全然體力透支。但讓蒂菈感覺非常不好的原因並不是自己的慘狀,而是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傑克,你的手......」蒂菈抑著牆定定望著紅髮。

  「想問什麼就直說吧。」傑克的別開目光,將視線停駐在少女被火炬拉長的影子。

  「告訴我你的手怎麼了?」

  蒂菈發現紅髮左手異常是在地下拍賣會與王下七武海鷹眼對弈時。

  除了搖曳火光訴說著時間流動,他們之間陷入一片默然。

  「這是新世界送我的禮物,是會帶來好運的詛咒。」提起這件事傑克像是輕描淡寫,這兩句話宛若漣漪將化為波濤駭浪。

  見傑克不想多提此事,蒂菈也識相地不在過問。

  「溺水時,你吻了我,我知道是為了給我氧氣,但這招似乎行不通。」倚著牆面的蒂菈道。

  「的確是,但或許還參雜了私心。蒂菈,妳覺得我們、我們……」紅髮覺得耳根燥熱,「妳跟我在一起,如何?」

  面對紅髮的告白,蒂菈搖了搖腦袋。只見少女支起身子,站在欄杆前,背對著傑克。

  這似乎宣告著傑克告白失敗?

  氣氛顯得相當尷尬,紅髮的臉更是紅的不知往哪擺,這氛圍似乎要將他憋死。

  倏然,波特卡斯.D.蒂菈深吸一口氣,接著撕力地、磅礡地、毫無顧忌大聲道出──

  「傑克,我們結婚吧!」

  這股氣勢足以讓整個海軍要塞為之震動。

  監獄的求婚勝過告白,由於這兩件應當是很浪漫的事發生的時間和地點都太讓人摸不著頭緒,此話一出,蒂菈才意識自己語出驚人,禁不住將額頭抵上欄杆遲遲無法正對身後的人,嘶──欄杆被她發燙的前額烙成赤紅。

  「你願意和我結婚嗎?」蒂菈再度輕吐而出但卻扭捏不已,方才的氣勢全然煙消雲散。

  接著一個嗓音輕柔回應──

  「勇敢表白妳的心意,無論用何種方式,給妳的期待一個結果,也給盼望的愛情一個機會。我願意,我願意接受妳充滿勇氣的求婚。所以讓我們用愛的誓約之吻見證,Kiss me,Layla!」

  冷不防,一名身穿雜用制服的海兵正試圖嚼起薄唇探入欄杆空細。 

  「欸,打雜的她是在跟我求婚!」傑克全然忘了方才臉紅耳熱的尷尬,而是面紅耳赤地將自己抵向那張唇,見到雜用兵容貌他先是一愣,接著立刻脫口,「螢光綠海帶怎麼又是你!幹嘛玩角色扮演?」 

  只見扎克推著餐車佯裝成伙食部送餐的打雜兵,獄卒八成吃了他送來的會讓人呼呼大睡的食物,使致蒂菈驚天動地的求婚尚未爆發騷動。

  「真巧,竟然在此與你們巧遇。」扎克做出一副豪不吃驚的訝然。

  「少來,別再裝了。」傑克和蒂菈異口同聲吐槽他的爛演技。

  扎克神秘一笑,接著從褲腰帶取出一串叮叮噹噹的鐵片,傑克和蒂菈露出幹嘛把那東西塞在那部位的表情。

  「那種情況和王下七武海對弈顯然是不利居上,只是想不到會衍生成五花大綁送入大牢,於是在下冒著隨時一命嗚呼的風險,渡過危機破表的海軍重鎮,靠著我迷幻般的魅力迷昏地牢的看守兵,順手弄到海軍制服及鑰匙。」扎克挑著和牢門相吻的鑰匙,說著將事實和鬼扯參半的話,「哪怕只是短暫相遇,畢竟有些交情,我無法就此放下不管啊。」

  「我欣賞情義相挺的人,從這一刻起我們即便是朋友。」傑克給予英雄惜英雄的肯定一笑。

  「不。」然而扎克卻搖了搖頭,並正經表示:「是色慾薰心,因為在下實在太迷戀Layla,無時無刻都思念著,所以在下不顧一切也要拯救我的愛、我的蕾拉。」

  「夠了,剛才的話當作放屁,別當一回事。」傑克乾笑,驀然感到這傢伙無可救藥。

  「螢光綠海帶謝謝你把我們弄出來,但我叫蒂菈,不是累啦,快改掉記錯名字的壞習慣。」蒂菈再次正經糾正。

  「還是牢籠外的空氣新鮮,雖然你這小子又色又輕浮,但該道謝的還是要謝,謝啦。」解開手銬腳鐐的傑克向扎克點頭致謝,並將配劍繫上腰間。

  傑克和蒂菈接過雜用制服換上,換衣服時地牢其他牢房響起此起彼落的亢奮和喘息聲。

  「妳個白癡!在這種充滿色胚的地方換衣服都被看光光啦!」傑克揮動肢體用自己擋住各處射來的有色目光。

  「臀部B、胸部B,曲線勉強有A,不在我的合格標準內。」扎克上下打量。

  「螢光綠海帶當心老子打爆你。」傑克手刀劈上那顆青綠腦袋。

  變裝完成的偽打雜三人組打算神不知鬼不覺溜之大吉,就在此時,一批行來的海兵叫住他們。

  「欸,你們停下。打雜的有沒有聽到嗓音破表的大嗓女?

  打雜三人組背對全副武裝的海兵猛力搖著腦袋瓜。

  然而,那群海兵火速圍上他們,一顆顆冷汗順著額角滑落,想逃也插翅難飛。

  「這不是蒂菈嗎!」其中一個海兵大力拍了蒂菈的肩膀,他的眼神在見到她時亮了起來,「妳怎麼穿著打雜兵的制服?這兩個月搞失蹤原來是轉到海軍66支部,妳可知道大夥可想死妳了!

  「自從妳逃婚後,只要提起妳卡普的血壓就會標升,他死也不告訴我們妳去了哪裡,說到妳我們腦袋就會被愛之拳伺候。

  「昨日海軍和七武海白龍策劃掃蕩東海海賊的計劃大成功,捕獲數百名海賊,我們都是被派來支援66支部的。」

  「由於被捕的海賊實在太多,有十多名還是重大懸賞犯,他們將會被押往海底監獄推進城,海軍本部還動用大將赤犬來押送。」

  「為了擔心海賊餘黨來劫持,現在唯一可以通行的南門被當成幌子,因為漩渦流的關係現在只有北門兵力較少,但這些海賊插翅也難飛。」

  太過偶然的巧遇,加上蒂菈人緣太好,前同事爭相和她寒暄幾句,並將最新消息毫無保留昭告於她,直到傑克提起是否完成上頭交待工作時才罷休。

  「多虧他們,看來北門是唯一可行的了,總之我們先劫到一艘船才是最重要的。」

  三位山寨雜兵大喇喇穿越長廊,蒂菈此刻正為了北門是不是該往北邊走感到困擾?

  「在下認為南門才是明智之舉。」扎克里歐斯卻投了反對票。

  「這豈不是羊入虎口?」傑克制止。

  「既然北門有過漩流,除了大型軍艦能通過,一般的船隻是無法辦到,只有我們三個是無法駕駛那種軍艦。」扎克頓了頓,妖美男子眼底閃過一絲精光並扯出一抹笑意,「況且那群海兵撒謊。」

  「他們不可能撒謊!朋友為何要對我說謊?」蒂菈。

  「那群海兵的確『認為』自己說得是真話,因為是上頭執行的『假命令』,這座支部兩個出口,目前南門由中將鐵拳卡普和大參謀鶴守備,而北門則是由上將赤犬負責張羅押送開往推進城的軍艦。」

  面對實力堅強的海軍戰力,蒂菈腦袋想到發燒也拿不出選擇。

  「我們往南門去吧。」傑克。

  「順帶一提剛剛順手將鑰匙給了囚犯們,而且不小心透露北門很適合逃跑,那邊應該已經水洩不通,南門想必乏人問津。」扎克自信開口,「逆轉棋局的時刻到了。」

  找到了南門,被發現海賊身分的雜兵三人組被困在通往大門的廣場,遭受海軍一波波圍攻。

  「這裡確實乏『賊』問津,但是追兵多到刀都鈍了。」揮著劍的傑克道,卻覺有東西瑟縮在他背後頻頻阻饒行動,往自己的背後一看,「螢光綠海帶你不要躲在我身後礙手礙腳,你這男人害不害臊啊,又不是小姑娘,一個男人拉著另一個男人依偎很容易產生誤會的。」

  「在下害怕,需要被保護嘛,而且在下擔心他們迷戀上我的美貌。」這番話自戀的簡直讓人雞皮疙瘩掉滿地。

  此時,一名高挑金髮男子擋在他們面前。

  「把我船弄壞的傢伙!」紅髮不屑。

  「龐德,嗨,好久不見。」蒂菈鎮定。

  「不愧是冷面龐德,連登場都帥氣非凡,總平均A+。」扎克評分。

  「蒂菈小姐雖然見到妳,但對無法達到妳的期望十分抱歉。」龐德滿臉正經,蒂菈則歪著頭投以龐德什麼期望的表情,「看到妳的處境,我根本笑不出來,我是來拿下你們的。」

  「把我船弄壞的傢伙別擋路!」紅髮收起西洋柄長劍,磅礡霸氣自他身上流瀉,承受不住人一個個昏厥,扎克也在昏死名單內,「蒂菈你帶色鬼退到我身後,越遠越好。」

  傑克拔劍,但並不是他他常用的那把大劍。

  他攤開左手,起初這舉動並看不出端倪,只見他的右手「探入」攤開的左手,那瞬間宛如飛揚亂髮的血柱噴了出來,自左手掌抽出一把亮白銀刃。

  ──劍從手掌拔出來?從傑克的左手!

  見到這幕,讓扛著扎克的蒂菈瞪大眼眸,龐德和部分清醒的海軍也是一臉詫異。

  皮開肉綻的手掌在拔出銀刃時很快癒合,但過程中肌膚被如雨汗水濕透,留下大灘血水,難以想像是怎麼承受這種劇烈痛楚,然而那把銀刃卻一滴血也不沾,閃著純白光輝。

  「血……給本座新鮮的血……用血液換取力量!」銀刃傳來低鳴,宛如無數野獸的吼聲。

  傑克高舉那把銀刃指向空中,浪潮般的紅雲翻騰而來吞噬了晴朗高空,一張張目瞪口呆的臉孔望向天際又望向高舉銀刃的男人,天空彷如他的紅髮、彷如燃燒的烈焰。

  在銀刃劈砍而下之際,一道烈焰自劍尖竄出,火舌筆直竄過廣場直抵被闔上的南閘門,紅髮一把拉住蒂菈投入火海,銀刃周圍聚成冰涼氣團讓他們順利通過火舌、也阻礙了海軍的追趕。

  他們逃到支部外的海岸邊,只見一艘紅色海賊船出現在近海,是雷德佛斯號!

  「太好了,貝克曼他們來了。」紅髮露出安心笑容,倒下。

  扛著扎克的蒂菈下意識鬆手,去接住倒下的傑克,被失手「丟掉」的扎克撞上地面,慘叫一聲醒來。

  雖然已逃出海軍支部,然而他們還沒脫離險境。

  「老鼠休想出籠,在海軍面前哪容得這些臭海賊囂張,好好被『彈洗』一頓吧。」中將卡普佇立在支部護城牆上,手中各持黑色砲彈,中氣十足的嗓音傳向他們。

  黑色砲彈雨襲向他們,此時,蒂菈感覺有人一把抱起她、另一手拖住傑克,縱身躍入海裡。

  似乎被一條魚帶著游,強勁水柱灌入喉嚨,二渡溺水,嗚啊~要死了──!

  ※

  「新來的,歡迎!剛剛『妳』從水裡冒出來我還以為是美人魚呢!」

  「快拿酒來!新來的再喝一杯!們紅髮海賊團和藹可親溫暖無限!

  朦朦朧朧耳邊充斥著許多聲音

  ──是宴會的聲音!怎麼能錯過喝酒機會!

  蒂菈撐起快虛脫的身體,只見耶穌布勾著扎克灌酒,而一旁的紅髮男子則頻頻憋笑,那種看好戲的調皮表情再孰悉不過。

  「美人兒,敬『妳』救了老大和蒂菈,還有敬『妳』的漂亮臉蛋!」耶穌布舉起酒杯擊向『美女』的酒杯。

  被稱作美人兒的人勾起一抹銷魂笑靨,開口:

  「在下叫伊普吉爾.扎克里歐斯,請多指教。我是貨真價實只愛女人的男人。」  

 


【日常✖檔案】閱讀篇

蒂菈:看到書周公就會來報到。

傑克:幾乎不看書,但會翻一下最新出版的懸賞冊。

貝克曼:每天固定看報紙,沒影響的書不看,空餘時間會看艱深的書。

耶穌布:槍具型錄。

拉奇魯:美食雜誌

扎克:閱讀範圍廣泛,報紙、懸賞冊、美容雜誌、拍賣型錄……等等。


下一章:Ch 10-定情之物:羅格鎮的約定

羅傑船長,我叫查爾斯.D.傑克,請讓我加入你們!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