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賀文

讓我喜歡妳,直到心臟停止跳動 & 飄揚千里的聖誕祝福

「艾斯,就定位了沒?」

「隨時都保持待命狀態。」

「那麼三、二、一──去你的該死聖誕夜,我要吃大餐!」

 


  01  讓我喜歡妳,直到心臟停止跳動

  今晚輪到蒂菈守夜,瞭望台上的寒風刮得她雙頰泛紅,要不是靠著酒精來麻痺自己,必定凍得牙齒打顫。

  「呦西,本船長來勘察船員有無善盡守夜職責,一個人喝酒不悶得慌啊?」寒冷夜晚有人帶來兩壺熱酒就像雪中送炭。

  「暖呼呼的被窩不待,這裡風很大當心會感冒。哈啾──」蒂菈用力吸回掛在鼻頭的兩條銀線。

  「先顧好自己吧,要是廚師受寒了船員啟不是要挨餓,快穿上吧。」傑克實在看不下去,脫下自身披風遞上。

  「船長的命令小女不敢違抗,那麼我就不客氣接受了。」蒂菈燦笑,接過蘊含無盡溫暖的心意。

  他們聊起過去的糗事,當然也有快樂和悲傷的回憶,打開的話匣子讓他們忘記天空上的繁星一顆顆消失,直到微亮的灰藍色天空降下雪白飛絮,他們才意會到天要亮了。

  「真幸運,可以看到東海初雪落下的瞬間。」第一個發現的是傑克。

  「好像蒲公英,天空降下蒲公英雨了,好漂亮。」蒂菈扶著圍欄讚嘆這幅景緻。

  「妳知道嗎?蒲公英的英文是Dandelion,代表沒有束縛的枷鎖。」傑克握住『蒲公英』,讓它在掌心融為晶瑩珍珠。

  「現在的我和蒲公英有同等的心情,因為和傑克在一起就是自由。」蒂菈仰起臉蛋對著蒼空展開雙臂,接住飄落舌尖的雪花,「哇,好冰!」

  「喂欸,會摔下去!」傑克一把將半個身子晾在外頭的蒂菈拉回瞭望台。

  一個不留神,蒂菈摔進男人的厚實胸膛。

  這絕對不是意外,一對手臂霍然繞住他的頸項,可以清楚感受吹吐在耳邊的氣息。

  雪花無聲飄落髮梢、飄落甲板、飄落大海。

  時間仿如止水。

  唯獨心臟拍打鼓膜的聲音訴說著時間流泄。

  咚、咚──

  「我的心跳告訴我『我活著』,但在遇到你的時候它加快腳步告訴我『我喜歡你』。喜歡、喜歡你,一直喜歡著獨一無二的你,這種感覺從未停止。」

  逐漸趨向一致的劇烈的心跳轉為同步,咚咚、咚咚──

  「不要讓這種感覺停止......也讓我喜歡妳,直到心臟停止跳動。」

  能夠感受對方身體傳來的熱度,他們又更加擁緊彼此。

  假使生命只剩幾分鐘,別再情話綿綿、別說不捨、更別說有多愛彼此。

  什麼都不必說,只要抱緊彼此,只要聽著彼此心臟拍打鼓膜的聲音一起奔向終點,因為心跳比話語更坦白、更真誠。

  他們聽見彼此劇烈炙熱的心跳。

  對方心跳加速的鼓動聲是因為自己,是專屬於對彼此獨一無二的告白。

 

  欸,艾斯,雖然你聽不到,但我還是要對你說:

  小混蛋,聖誕快樂,希望你喜歡我的聖誕禮物。

 


  02  飄揚千里的聖誕祝福

  在東海哥亞王國城內,兩名約莫十歲左右的少年貼在展示櫥窗玻璃上,連口水已經凍成冰柱都渾然不知。

  「哈啾!」黑髮少年打了個響亮噴嚏,即使冬天他還是一身吊嘎和短褲。

  「艾斯,是哪個女孩想你呀?」戴著藍色禮帽的金髮少年揶揄身邊的搭檔。

  「少廢話了,考慮好了沒?」艾斯將搭在肩上的鐵管往地上一敲。

  此時老闆不耐地朝他們走來,用買不起就趕緊滾蛋的表情瞪著兩個少年。

  「小鬼擦玻璃很辛苦,沒錢就別妨礙我做生意。」老闆豪不忌諱露出看見髒東西的嫌惡模樣。

  「薩波,就是現在,行動吧。」

  在艾斯令下,展示櫃的玻璃化為一攤碎片,而展示櫥窗的樣品瞬間被洗劫一空。

   兩名少年帶著奪來的贓物穿越不確定終點站,直奔藏在柯爾波森林的秘密基地,氣喘吁吁的少年們放下寫著『絕世豪華無敵總匯』的巨大箱子。

  「薩波,趕緊拆開吧,我早就破不期待了。」艾斯眼底閃著光芒,口水不自覺淌下。

  少年們充滿期待的打開箱子,兩張雀躍的笑臉在開箱那刻瞬間垮了下來。

  雙方沉默了半晌。

  「艾斯,這不是吃的.......」薩波率先打破沉默。

  夜晚凍得連星星都休假了,在了無人跡的夜裡,兩名少年不畏冰寒佇立在非確定物的終點站被廢棄物堆積的高處。

  「艾斯,就定位了沒?」

  「隨時都保持待命狀態。」

  「那麼三、二、一──去你的該死聖誕夜,我要吃大餐!」

  隨著飛往高空的咻──碰、碰,並伴隨著少年們滿載的怨念一同炸開。

  ※

  在哥雅王國有個無人在意的小小聚落──佛夏村,習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們,早早便休息了,然而有間小酒吧依舊亮著燈火。

  「魯夫聖誕快樂。」瑪姬遞上一大盤特製聖誕肉大餐,「謝謝你的圖,很棒的聖誕禮物。」

  瑪姬將魯夫的作品貼在酒吧牆上,乍看是超抽像的插圖,畫者表示那是穿著聖誕裝的瑪姬和拿著肉的自己。

  冷不防外頭響起巨大爆破聲,接著炸開的光彩照亮了小酒吧和佛夏村。

  「瑪姬妳看,是超大煙火耶!」魯夫啃著肉跳上窗台指向七彩奪目的夜空,小小的身體振奮著。

  「好美。」瑪姬的眼底被花火絢爛的光彩照得瑩瑩生輝,此時從港邊走來兩道孰悉身影,「卡普中將和龐德先生!」

  「爺爺的小心肝我帶了你最喜歡的肉罐頭,我們去森林散步吧。」卡普一把抓起小孫子在臉上磨蹭著。

  「不、要、啊!我不要在山谷過聖誕夜!」伴隨升空炸開的花火,整個佛下村還能聽到小魯夫的哀號。

  ※

  雷德佛斯號滑過海面,天降的初雪讓甲板堆滿雪白。

  「為了慶祝東海瑞雪,大夥把酒通通抬出來開聖誕派對!」傑克攀下瞭望台,船長的好心情渲染而開。

  「老大和廚師小姐同時從瞭望台下來,這意味著──」貝克曼點燃菸頭,冷不防後腦杓襲上一股寒意,剛點燃的菸也被雪弄熄,更糗的是當眾滑了一跤。

  「意味著──老貝分神了,才要提醒小心地滑你就摔得四腳朝天,真不小心呀。」扎克的冷箭惹來船員的笑鬧。

  「這是失誤,螢光綠海帶你有被雪球洗禮過嗎?」貝克曼相當忌諱扎克取的綽號,外加暴露糗態讓他無法保持一貫的冷靜酷樣。

  「老貝丟雪球的技術就和他的槍法一樣準!雖然還遠不及我這個超級厲害的天才神射手啦。」連耶穌布也被感染叫副船長老輩的習慣,「老貝,再吃我一球。」

  帶頭起鬨的耶穌布持起好幾顆雪球進攻,船員齊心相連集體造反一起圍攻副船長,貝克曼再不展開反功肯定會變成大雪人。

  「聖誕節大餐萬歲!嘻哈哈哈──」幾秒後拉奇魯再也笑不出來,因為吃了滿嘴雪球。

  扎克悄然退出戰鬥區和聖誕派對,孤身佇立於船頭。

  眺望千里之外的海平面,遠處綻出彩色星點,似乎排列成某種圖樣。

  妖美男子瞇起淺金色眼眸,一抹笑意浮上嘴角,靜靜凝望絢麗炸開的Merry Christmas斑斕亮點。

  ※

時間為魯夫童年,紅髮海賊團來到東海那年,兩個小傢伙誤將裝煙火的箱子當成大餐,進而怨念滿載點燃它,但他們的祝福卻送往東海各處。無論你/妳身處哪裡,希望這篇文可以讓你感受聖誕的歡樂,天氣很冷、心情很暖,祝大家Merry Christmas,最後,再附上艾斯後續──

  ※

  返回位於柯爾波山的山寨,一碗白米飯和一杯水迎面而來,全然嗅不出過節氣息。

  躺臥在火爐旁的橘色身影正拿著抓癢棒抓背,連招呼都嫌麻煩,一切仍是一如往常。

  「欸,艾斯你的東西。」達坦慵懶翻過身子將一個包裹拋向艾斯。

  拆開,偌大紙盒只放了張手卡大小的紙張──

  給小混蛋Ace:

  無論什麼事都使命必達『兌換券』。

  「又是兌換券,算了,反正從來都沒指望那混蛋可以送什麼好東西。」

  但臉上的表情卻比話語誠實,一抹冬陽般的笑靨在少年冰冷面孔嶄露無疑。

  以及──

  Merry x'mas and happy birthday!

       Portuguese.D.Tilaa

§ 自創角色

蒂菈:露玖的妹妹、紅髮的戀人,為了與艾斯復合隨紅髮海賊團來到東海,擔任廚師。

扎克:最近加入紅髮海賊團的超級自戀狂,一頭青綠長髮,被成員稱螢光綠海帶,稱貝克曼為老貝。

龐德:金髮藍眸,海軍上尉,隸屬卡普麾下。

感謝看完這篇超長的文,曾經看過網友自製魯夫和艾斯的短片,鼻酸淚腺都發揮作用,魯夫在失去薩波時,對艾斯說的話讓我為之動容──「I beg you!Ace,please don't die!」如果有機會,我想寫艾斯和魯夫的童年。儘管蒂菈的禮物飽受艾斯吐槽,但預祝艾斯,生日快樂。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