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Chapter 04】逝去的初吻

當多佛朗明哥對羅西南迪施行口對口人工呼吸時,羅西南迪睜開眼睛,兩個衣不蔽體的大男人嘴正好碰在一起。羅西南迪圓睜著眼,臉頰竟泛起了紅暈,露出害躁神情。

 

  唐吉訶德海賊團形同餓虎撲羊順利佔領了溫泉度假村,這裡離溫泉之都還有段距離,當作是連日航行稍作小憩的休息站。

  「怎麼不見羅西南迪的蹤影?」多佛朗明哥環顧周圍,不見羅西南迪。

  「他從關口回來後,便跑去睡覺了。」古拉迪斯回應,並亮出羅西南迪寫著「睡覺」的字條。

  「真是個暴殄天物的傻蛋,所謂置身天堂就是這裡吧,天堂啊!」迪亞曼蒂兩手各勾著一名金髮妞說。

  「你們這些黃毛丫頭到一邊去,哪裡有按摩SPA?」賽尼奧爾滿面淡定地推開蜂擁環抱住他的癡迷少女們。

  「喔吼吼吼吼!本小姐想要護膚美白的泥漿湯泉,夫人,我們走唄!」抱著半魚人寶寶的喬菈,興奮地拉著達辛妮雅一起去泡湯,卻被多佛朗明哥攔下。

  「你們自己去找樂子,好好玩樂到通霄。」多佛朗明哥橫抱起達辛妮亞笑道,「達辛,今晚歸我。」

  ※

  奶白色湯泉從龍口嘩啦嘩啦洩出,多佛朗明哥泡在熱氣蒸騰的溫泉池,一口氣灌乾整瓶冰酒,為之暢快,一旁的達辛妮亞則默默地再開了一瓶冰酒遞上。

  「多佛,你真的決定招募幼童加入家族嗎?」達辛妮亞鮮少過問家族決定之事,但對於讓兒童加入唐吉訶德海賊團這件事讓她深感不妥。

  「菁英要從小培育起,忠誠也是要豎立於長久相處的關係。」多佛朗明哥喝了口冰酒回應。

  「他們只是孩子,我們過得生活不該是他們將要經歷的童年記憶。」達辛妮亞暗指著讓幼童當海賊非常不合理。

  「妳不也撿了個嬰兒回來?再說妳可沒經過那嬰兒同意就把她帶回家族。」多佛朗明哥說,「而我召集幼童加入我的海賊團,可是出於他們個人意願啊。」

  「你知道的,我不可能獨留那孩子在雪地裡凍死。」達辛妮亞像被狠狠打臉般,她搶過多佛朗明哥手上的冰酒一飲而盡,「召集加入家族的幼童,他們知道自己未來面對的是什麼嗎?」

  「只要效命於我,他們能得到力量,這不就是他們想要的?在這個世界上實力決定了黑與白、對與錯、是與非。」多佛朗明哥抬起達辛妮亞的下顎,要她看著自己,「達辛,當我還是被稱為幼童的年紀時,我已嚐過地獄的滋味,對命運感到憤怒,所以我把自己化做堅硬的磐石,讓實力來證明什麼才是真理,用實力決定一切,妳以前的國家不就是寫實範例了?」

  一股寒意穿透達辛妮亞,即使泡在冒著熱氣的湯泉之中,這男人卻令人感到渾身發涼。

  達辛妮亞覺得自己離這男人好遠,他們就像不同時空的陌生人,即使他們已是名正言順的伴侶、即使他們已有無數次的肌膚之親,她依舊覺得這男人遙不可及。

  「沒有我得不到的東西,不論是名聲、財富、權貴,或者是我要的人。但我不要的東西比垃圾還不如。」話音剛落,多佛朗明哥粗魯地將達辛妮亞拉向自己,「達辛,妳應該慶幸自己被我相中。」

  霸道的吻如同暴雨襲來,落在達辛妮亞的額頭、眉宇、鼻尖,然後覆上她的唇,沿著她柔嫩的頸間一路往下來到胸口。

  多佛朗明哥用炙熱的剛毅攻佔著達辛妮亞的身體,然而達辛妮亞卻蹦著身子毫無回應。

  此時,有個人闖了進來,打斷了正在親熱的男女。

  「誰如此膽大包天?」不悅全寫在多佛朗明哥臉上。

  由於蒸氣瀰漫只能稍微瞧見輪廓,那個人步履蹣跚,踉踉蹌蹌走了過來,看清楚時,這人不正是跑去睡覺的羅西南迪嗎?

  就當羅西南迪生性馬虎到了一種不敢恭維的境界,他全然無視哥嫂的存在,自顧地退去衣褲,當內褲脫到一半時,大男人一個打滑,摔進了溫泉池。

  羅西南迪整個人沒入湯泉,經過許久毫無動靜,連達辛妮亞都能露出臉的池子,如此高大的男人怎麼可能就如此輕易滅頂了,難道他再練憋氣?

  半晌一條大紅色印花四角褲浮出水面,這不是羅西南迪的內褲嗎?

  達辛妮亞驚覺不對,靠向羅西南迪消失的位置,在水底摸索,直到碰到了一具體格結實的身軀。

  「羅西南迪,昏倒了。」達辛妮亞從池底拖起羅西南迪,讓他的臉露出水面,「多佛,快把他拖上岸。」

  在多佛朗明哥助力下,一把將羅西南迪已公主抱方式抱上池岸,躺平的羅西南迪如同死去般,毫無生氣。他的腹部纏著繃帶,腥紅的液體在腹部包裹的繃帶暈染開來,這傷口只是粗劣包紮,沒有做任何處理。

  達辛妮亞先測耳確認羅西南迪是否還有鼻息,接著她抬高羅西南迪下巴,當達辛妮亞的唇碰觸羅西南迪的嘴時,被多佛朗明哥一把拉了起來。

  「我來。」多佛朗明哥取代達辛妮亞位置,替羅西南迪進行心肺復甦術。

  當多佛朗明哥對羅西南迪施行口對口人工呼吸時,羅西南迪睜開眼睛,兩個衣不蔽體的大男人嘴正好碰在一起。

  羅西南迪圓睜著眼,臉頰竟泛起了紅暈,露出害躁神情。接著,大男人從脫掉的褲子口袋摸出筆記本寫道「你奪走我的初吻!」

  「原來你在意這種事啊?啡啡啡啡啡。」多佛朗明哥哭笑不得,扶額大笑,「那你應該怪達辛,達辛妳快把羅西南迪的初吻還他。」

  達辛妮亞卻一點也笑不出來,她已套上浴袍走向袒裸的兄弟倆,二話不說便把將羅西南迪壓倒地上,這個霸王硬上弓的招式讓羅西南迪羞得用雙手遮住了胸膛。

  「多佛,把他的手壓住。」達辛妮亞依舊面不改色開口。

  「一個大男人的胸有什麼好遮的?」多佛朗明哥竟聽話地把羅西南迪的手從胸膛上扒開,牢牢地扣在兩旁。

  ──該不會要遭哥嫂荼毒了?他們也太重口味了?

  ──初吻被奪走就認了!連最後的貞操都要保不住了!

  就在羅西南迪冷汗直流、背脊發涼的同時,達辛妮亞輕輕解開他包裹腹部的繃帶。

  「羅西南迪你腹部的傷是槍傷,是那時候受的傷吧?」達辛妮亞看著創口鐵青著臉說,在關口時,羅西南迪替保護半魚人寶寶的達辛妮亞擋下對手的槍擊,「要盡快動手術取出子彈才行。」

  ※

  半魚人寶寶喝了溫過的牛奶後已熟睡,達辛讓他睡在自己的房間,繼而往醫務室去查看羅西南迪的狀況。

  羅西南迪在做完緊急手術取出子彈後已經睡著,多佛朗明哥帶著其他家族成員進攻溫泉之都,而他們的海賊船大剌剌停靠在溫泉之都的廣場前。

  當達西妮亞來到醫務室時,聽見一個陌生的男音,當她撥開懸掛的門簾時,她瞪大了眼眸。

  「快住手......求你不要殺了爸爸,快住手.......拜託......」

  陌生的男音來自於羅西南迪,處事冷靜的達辛妮亞震驚於羅西南迪正在說話這件事,但他似乎正做著痛苦的夢,不停呢喃著片段的文字,兩行眼淚從他眼角淌下。

  這與大家眼中那個獨來獨往,總是一副漫不在乎,行事吊兒啷噹的羅西南迪有很大的差距。

  ──什麼樣的夢魘,讓你痛哭流涕?

  這幕讓達辛妮亞禁不住捧住揪痛的心臟,她想上前拭去男人的淚水,但終究還是決定不這麼做,這關乎著一個男人的尊嚴,正當她選擇默然離開時,羅西南迪猛然起身。

  「呼──呼──」羅西南迪坐在病床上喘著粗氣,抬眼便瞧見達辛妮亞也看著自己。

 


備註

關於明哥實力決定一切的觀念,從頂上戰爭發表的「勝者即是正義」說便能看出他的理念。在頂上戰爭多佛朗明哥說:「海賊是邪惡?海軍是正義?這種觀念早已被改寫無數次了,不懂和平為何物的小鬼與不懂戰爭為何物的小鬼,他們的價值觀截然不同!只有立於頂點之人才能重新書寫善惡,現在這個地方是中立的!正義會獲勝?這是當然的,只有勝者才是正義!」

海賊王同人小說 柯拉松 羅西南迪

明哥會有這種理念的主因來自從天堂淪落地獄的童年。如果明哥是暗,那麼達辛便是光,彼此理念天差地遠,而達辛曾經的國家是她與明哥初遇的地方,在明哥與達辛的回憶篇將會提起。

話說,明哥為何要搶走達辛吻弟弟救弟弟的工作?之後再來做家族成員問訪吧。


【日常✖檔案】當家族成員提到初吻......

§ 多佛朗明哥:提到初吻,誰會記得這種事情?早就不知道給了哪個睡過的女人了,啡啡啡啡啡。

§ 賽尼奧爾:提到初吻,對於這種黃毛丫頭才憧憬的事情,我根本不感興趣。

§ 羅西南迪:提到初吻,竟然是我大哥!被親生大哥親這種事情,想到就崩潰!(超級在意,筆記本寫寫寫,雖然行事大剌剌又脫線,但卻有著純情少男心。)

§ 拉奧G:提到初吻,老夫就想到去世的妻子「比司N」,雖然她像母夜叉,但真懷念被渾身肌肉的她抱腰摔的日子啊,我們可是「NG俠侶」!


下一章:Ch05-歡迎來到哥的驚奇世界

身為醫生,是不會拒絕任何求助的手,然而這個景象讓達辛妮亞感到崩潰。如果這裡不是煉獄,什麼才是煉獄啊?多佛朗明哥 柯拉松 羅西南迪 唐吉訶德 兄弟 BL 腐

文章標籤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