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胸口綻放的木棉花(My Chest Blooming Kapok)

落花,回歸樹梢僅是奢望;難民,回歸家鄉僅是空想?

落花和難民回不去想去的地方,最終都會回歸泥土,成為大地的養分。

 My Chest Blooming Kapok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