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2】談判破裂,最糟的和更糟的。

她的眉宇間透漏著堅毅,那是絕對無法輕易妥協的眼神。

422-02.jpg

  大監獄推進城,距離艾斯處刑還有六天。

  「所以蒂菈找紅髮要老爹追回我!紅髮和老爹談判的結果如何?」無法在天空自由騁馳的籠中鳥,面露擔憂,然而最讓他震驚的絕對是卡普之後轉述的事。

  此時此刻,中將卡普將臉埋入大掌之中,揉著太陽穴,這種情況,依爺爺的立場很明顯地遇上兩難,然而身披正義的大氅就像佇立光明,而另一邊是被光明驅逐的暗影。 

  「『神喻』的預言成真了,金雀的部下捎信給我,內容是讓她混入處刑現場,我當然一口拒絕,但黃毛丫頭不可能只請我幫這忙,畢竟她認識的海軍不只我一個。」

  「爺爺,『神喻』的預言是什麼?」艾斯。

  「『金雀』是第一個來送死。」卡普透過指間空細查看艾斯的反應。

  匡啷──奮力扯住束縛身體的枷鎖,艾斯神色不由閃過一絲冷煞,面露猙獰。這絕對無法當成玩笑來談論。

  「瞧你這副嚇人表情,跟你說笑的,『金雀』只透漏了第一段,但她肯定會來。不過白鬍子和紅髮談判破裂打起來,結果『金雀』又和你的第一隊隊長槓上……」

 

05-1.jpg 

  偉大的航道,新世界──莫比迪克號。

  一股不安定在白鬍子海賊團騷動著,有人喊出:「船長,紅髮上船了。」

  「紅髮來了。」第三隊隊長裘斯插手。

  「年輕弟兄都退下去吧,當心身體扛不住。」第一隊隊長馬可囑咐,無法進入狀況的船員疑惑著身體扛不住是甚麼意思,馬可指了指身後要大家退下,「少囉唆,總之就是要你避到後面去。」

  步伐踩上階梯,喀茲──木造船板頓時列出多到空繫。半晌,來不及搞清楚狀況的船員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啊……慢了一步。」馬可嘆了口氣,依然是老神在在模樣要眾人鎮定,「別緊張,他們不過是昏倒而已。」

  「半吊子的傢伙,沒做好視死如歸的覺悟,根本沒辦法在那男人面前保持意識清醒。」

  獨臂男人踏上甲板,拖著沉甸甸的酒壺,此時,更多承受不住的船員口吐白沫昏死在地。

  紅髮的霸氣宛若風暴橫掃而來,好個狂妄傢伙。

  還把持意識的各個面色凝重,目不轉睛凝望兩雄相見。

  「真抱歉,怎麼說也是敵船,所以稍微威嚇了一下。我把治療之水帶來了,沒有跟你交手的意思。有事想要和你商量。」紅髮止步,「我看到你……那傢伙在我身上留下的傷就會隱隱作痛。」

  白鬍子紐蓋特居高臨下審視一般:「帶著霸氣出現,還敢說這種話啊,你這混帳,估拉拉拉拉──」

  「紅髮,你知道自己做些了什麼事嗎?」馬可。

  「哦,第一隊的馬可啊,要不要加入我的海賊團?」紅髮招呼。

  「廢話就免了!」馬可。

  「老爹……我們……」裘斯。

  「看起來他不是來宣戰的,讓我們私下談談吧。」

  白鬍子海賊團相當緊張,一方面來自紅髮傑克一出場的下馬威,另一部分是兩位海上皇者單獨面對彼此,到底談論著什麼?亦敵亦友的氛圍讓眾人戰戰兢兢。

  「這是西海的酒,也不是什麼上品的酒嘛。」紐蓋特接過傑克擲來的酒瓶,灌了一口。

  「我去過世界各的大海,但還是用喝習慣的水做的酒最好喝,那是我老家的酒,喝吧。」紅髮燦笑。

  「啊,還不賴。」白鬍子繼續灌酒。

  「羅傑、卡普、戰國……瞭解那時代大海的人,已寥寥無幾了。」

  「已經過了二十二年了,這是理所當然的。」

  「你也飛黃騰達了嘛,在哥爾.D.羅傑的船上一個普通的見習小子。因為我們常和羅傑的船交手,所以不知不覺就變成熟人了,跟你一起的那個搞笑的紅鼻子已經沒氣了是嗎?」

  「在船長被處決那天……我們就在羅格鎮分道揚鑣,後來就沒見面了。聽說他也自己扯大旗當了海賊。」紅髮微笑。

  「說起來,那時黏著你的黃毛丫頭賞金又漲了。聽了不少你們的傳言,那丫頭竟然沒選擇和你一起?還組了海賊團,好個狂妄丫頭。」白鬍子咧嘴,飲了一口。

  「蒂菈當時很年輕,十年前,她還是海軍時在我船上待過一陣子,當初放棄海軍頭銜毅然決然組成海賊團時,把卡普和她養父氣炸了。她啊,就像風一樣。」說著這些話的紅髮神色顯得些許落寞。

  「你的意思是無法掌控吧,讓海軍想到就胃痛的丫頭,想起來還真有趣,那個賞金兩百貝里的黃毛小鬼能闖出這番叱吒名堂,要是她不討厭我,我很中意這孩子,咕啦啦啦啦啦。」白鬍子仰頭豪邁大笑。

  「她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託付給你,當時蒂菈沒出手搶回被你俘虜的艾斯,反而用了第二個條件要你照顧他,得知這件事時我相當震驚。」紅髮。

  「那丫頭是看在我旗下足以成為艾斯的保護傘,要取那孩子首級的可是全世界,那分不清天高地厚的黃毛丫頭倒挺有先見之明。」白鬍子又灌了酒,「有不少人會把傳說留傳下去,你和應眼決鬥的事,我都覺得還是剛聽到的事情呢。像你這樣的男人居然在東方藍失去一隻胳膊,當時大家都嚇了一跳呢,你的左手到底是給了多麼厲害的對手?」

  「你說這個啊?」紅髮傑克泰然地撫上空蕩左臂,「我把這隻手賭在新時代上了!」

  「只要你不覺得後悔就好了。」白鬍子紐蓋特睨了他一眼只管灌酒。

  「白鬍子我也身經百戰,也受過許多傷,但現在還會讓我隱隱作痛的……就只有這個傷痕。」紅髮指向左眼傷疤,「這個傷既不是冒險時留下的,也不是鷹眼所傷,在我身上留下這個傷痕的人,就是你的部下黑鬍子汀奇!我當時並沒有大意輕敵,白鬍子……你知道我想說甚麼嗎?他一直在等著時機來臨,既沒有爭取隊長席位,也沒有努力提高自己的名氣,到目前為止,他都一直隱藏在白鬍子這個偉大的名號之下。現在的他已經得到『力量』並開始行動,最後必然會想登上頂點,早晚他會照自己的意思來奪取的你位子!」

  「你打算要我怎麼做?這才是正題吧?」白鬍子。

  「我要你召回艾斯。他雖年輕,也擔任你海賊團第二隊長。艾斯很強,這你我都清楚。但他的名聲與你對他的信賴,會讓這見事變得棘手。現在還不是讓他們對上的時候!別管黑鬍子汀奇了,我只有這點請求。」閒扯後,紅髮切入正題。

  「呵呵……咕拉拉拉啦!流鼻涕的小鬼變得會說大話了呢!」氣氛頓時變得相當緊張,「那小子的罪行,是海賊最不可能原諒的『殺害同伴』的大忌,他觸犯了這嚴格的規定!無論是什麼樣的笨蛋,只要上了我的船,就是我的兒子。要是這樣就算了的話,被殺的船員就永遠無法安息。」……做人是要講道義的,教會汀奇那笨蛋明白,難道不是我的責任嗎?懂了嗎?蠢蛋……你想指使我還早了一百年!」語落,白鬍子紐蓋特持起酒瓶擲向他眼中流鼻涕的小鬼。

  紅髮傑克閃過空酒瓶,將手中的酒水一飲而盡。看來狀況已白熱化了!

  「這樣就無人能夠駕馭──這個失控的時代了!」紅髮起身,銀白刀刃開竅。

  「有什麼好怕,我可是白鬍子!」紐蓋特舉起長柄大刀回應。

  當地一聲兩刃相擊,強勁的斬風讓巨大船艦在海上動盪,灰色海面盪起波濤。

  乍看,簡直是最糟糕的狀況。

 

 05.jpg  

  雷德佛斯號,紅髮海賊團。

  「打起來了呢,開戰啦?」話這麼說,但貝克曼卻十分淡定自若。

  「那倒不至於吧,老大不是說不開戰嗎?」耶穌布看向莫比迪克號。

  「該死,糟了,蒂菈大嫂醒了!」船醫慌慌張張地從船艙跑出來,「快打昏她,去找看看有沒有海樓石銬住她啊?喂欸,貓耳快制止你船長。」

  「那個笨女人早該安息。」貓耳男凱特不改寒冰般的表情,向船艙開了一槍。

  「開戰?意思是談判破裂?凱特瞄準脖子太惡劣了!」從船艙走出的女子用袖口抹掉嘴角口水,並拔掉插入頸項的麻醉劑,「我非阻止那蠢老頭的自以為是。」

  話音剛落,蒂菈自原地消失。

  「大嫂不見了?!她該不會想大鬧一場,這可不妙。」洛克斯達冷汗直流。

  「麻藥對她來說已經變成廢物。」黑槍凱特收起麻醉槍,換上四把上膛短槍,如果船長再受傷,他不會留情直接懺滅那傢伙。

  貝克曼再度抽了口菸,在手腕上熄滅菸蒂:「為時已晚,情況遭到極限了。」

 

05-2.jpg  

  莫比迪克號,白鬍子海賊團。

  「紅髮那傢伙,對老爹做什麼啊!」

  「不用操心,他不是幹傻事的人。」

  「不過看起來談判好像絕裂了」

  「看天空,雲!……不,天空裂開了……!」

  白鬍子海賊團議論紛紛,仰頭望向厚重雲層,蒼天被一分為二,天的裂痕宛如倒置的峽谷,氣候異變宣告著談判破裂二皇燃起的煙硝?

  倏然,一抹人影閃現,佇立在副桅杆,並用肉眼無法判別的速度消失?不,那不是消失,她不就站在甲板!但全程卻沒有「躍下」這舉動,從桅杆瞬然站在甲板的她正接受眾人訝異的目光。

  「是金雀!十三姬的血姬!」

  「金雀蒂菈為什麼會在紅髮船上!他們不是分道揚鑣了?」

  「不是談論八卦的時候,她可是無法掌控的笨蛋!快避開,最好和她保時十公尺的距離。」馬可撥開船員逕自走向眾人焦點,對那抹金色身影淺笑,這絕非歡迎的表情,而是挑釁,「金雀蒂菈如果想打招呼,只能挑我。」

  「從背後襲擊,沒品。」一名想突襲金雀蒂菈襲的船員,瞬然被打掉一排牙齒,在下一刻蒂菈持起拳頭招呼馬可,「鳳梨頭你們到底有沒有按照約定照顧好艾斯?」

  蒂菈的拳頭陷入馬可的身體,不死鳥馬可的身體化為青色火焰。

  馬可沒好氣開口:「艾斯又不是小嬰兒!黃毛丫頭少跟我說教!」

  「你這朵臭海葵別擋路,讓我去痛扁白鬍子。──『圓』。」一道金色圓形屏障以蒂菈為中心,向周圍擴散。

  「燒壞頭殼的白癡才會這麼做。」馬可冷笑,擋住金雀蒂菈紮實一拳。

  在「圓」覆蓋範圍,能力者的能力皆歸零,使用這項能力的蒂菈也無法使用其他的能力,現存的公平條件就是靠格鬥取勝。

  啪嘰──那是木頭瓦解的聲響,被金雀蒂菈徒手扳開甲板成了「現成凶器」筆直砸向馬可。

  冷不防一陣斬風,「現成凶器」偏離軌道,在鑽石裘斯抵住下四分五裂,化為碎裂木片。

  「蒂菈別忘了打招呼也要適可而止。」紅髮收起西洋柄長刀要蒂菈罷手。

  「你這留鼻涕的紅毛小鬼還留了一手,帶了我拿她沒責的丫頭。」白鬍子清朗笑聲彷如鎮定劑,緩和了緊張的情勢,「拿出上好美酒招待她。」

  然而,見到白鬍子後,金雀蒂菈全然無法壓抑焦躁情緒,毫無禮節指向他:「白鬍子,你再怎麼老態龍鍾也還沒癡呆吧?廢話不多說,我要使用『第三個條件』。」

  「波特卡斯.D.蒂菈嘴巴放乾淨。」馬可邊拍落身上的粉塵並提出告誡。

  「看妳活力充沛來撒野,我就當作是今日特別節目笑一笑就算了。」白鬍子倒也不計較,臉上似乎增添幾分慈祥,「第三個條件是吧?條件隨妳開吧。」

  蒂菈閉眼緩了緩氣,再睜開眼眸後,她的眉宇間透漏著堅毅,那是絕對無法輕易妥協的眼神。

  「我的第三個條件──保證火拳艾斯安然無恙。」

  「妳這條件是在諷刺我沒照顧好第二隊長叫艾斯?咕拉拉拉──」白鬍子一開口鼓譟的場子頓時鴉雀無聲,「黃毛丫頭妳浪費掉最後一個條件,根本是廢話!我不會讓我的兒子受到迫害。」

  蒂菈仰天發出高亢的吼聲,無法抑制內心騷動的野獸,掄起青筋浮出的右拳,揮下。

  「金雀別亂──」

  砰轟──甲板被徒手打凹一個坑,木板碎片四散。

  她擺出說罷的手勢,漠然轉身往雷德佛斯號方向前去,經過馬可時將一張紙塞入他手中。

  馬可攤開那張紙,內容讓他臉色變了:「老爹,這是『神喻』的預言……」

  暗吸取一切

  吞噬火焰

  代罪羔羊淪為該齣名劇的祭品......

  「我只信我自己──白鬍子!」紐蓋特手中長柄刀向地面一敲,君臨天下的磅礡氣場震懾眾人,「如果那玩意顯靈,那我就將世界搞的翻天覆地!」

 

  ※

 

  大監獄推進城,距離艾斯處刑還剩六天。

  「『神喻』的預言在不久之後成真,報紙公開你入獄消息,根據可靠情報四皇凱多火上加油前來阻饒白鬍子海賊團,在新世界四皇間的戰鬥還在如火如荼進行著。」

  「為了我蒂菈接連向老爹和海軍低頭,而且還替老爹惹上麻煩,我真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你現在才知道後悔莫及,當初何必這麼自負?況且白鬍子開始行動了,戰爭註定無可避免。多虧你世界政府亂成一團呢!噗哈哈哈──」

  「爺爺,殺、殺了我……快殺了我。」艾斯吁出長長一聲充滿悔恨的嘆息,眼珠顫動著,那些透明水珠就要支撐不住了。

  「要我殺了你?少再逞強了,混蛋。現在無論採取甚麼手段都已經於事無補,事到如今就算你已喪命,白鬍子也不會停止她的行動,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止即將發生的一切──」卡普無法被火炬照射的半邊臉陷入黑暗,「我們已經觸怒了海之王者!」

  「可惡啊……」艾斯別過臉,將目光移向地面,幾樣東西從他口袋探出──一張紙卡和一只金色沙漏。

  那張紙卡是今年拿到最爛的生日禮物,皺得爛巴巴的紙卡上面寫著『使命必達兌換券』。

  艾斯凝望那只他沒用到的金色沙漏,一抹金色身影浮現,連豔陽也無法勝過她的燦笑霸佔他的思緒。

  ──「艾斯,只要你需要我,我會馬上出現。」

  「如果我當時用了那只沙漏,命運是否傑然不同?」眼淚滂沱瓦解,停不下來,「爺爺你會再來看我吧?或許這是我最後一次向你請求,能帶樣東西給我嗎?」海賊王, 同人小說,同人文,頂點戰爭,頂上戰爭, 火拳艾斯, 中將卡普, 波特卡斯 D 艾斯, 紅髮海賊團, 白鬍子海賊團, 紅髮傑克, 白鬍子, 香克斯, 談判破裂, 天空裂開, 留鼻涕的小鬼, 莫比迪克號, 雷德佛斯號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