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犯罪係數

疑問如同滾雪球,越滾越大。

 

  公安局,醫務室。

  「色相淺綠色,犯罪係數17,除了腦震盪和外傷需要休養,心靈指數一切正常。」胸大腰細的分析官唐之杜志恩起身,合身的白罩衫襯托極美的臀線,「就算持有醫生執照,連健康管理都交給分析官機構,真是物盡其用的做法啊。」

  做完每日例行檢查後,美奈美看向隔著玻璃牆床上躺著的一名男子,他是昨晚住進來的,聽聞是被新上任的監視官用支配者的麻醉模式打中,至今還在昏迷。

  「妳的新鄰居──狡嚙慎也,是醫務室常客。」唐之杜邊填寫健康管理表格邊補充。

  「我見過他.....兩個月前。」美奈美的目光注視著狡嚙那張輪廓鮮明的側臉,昏厥的男人宛若死一般沉睡著。

  「恩哼。」唐之杜不帶驚訝地回應。

  「唐之杜小姐,請問什麼時候我能正常工作?」美奈美的外傷集中在胸口和肩膀,行走是沒有問題的,只是她的腦袋因為腦震盪關係還在觀察期。

  「近期打消工作狂的想法吧,況且......我有個疑問,三個月前妳便錄取了監視官一職,直到最近才到職。」唐之杜的轉為認真的神情,「美奈美,妳近期動過腦部手術?」

  乍聽是疑問句,但唐之杜的語氣卻充滿篤定。

  「我以為已經看不出痕跡了。」美奈美輕描淡寫地表示,「收到錄取通知那日,出了意外,我失去了意識,等我清醒被發現時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了,那時候我腦袋已被動了手腳,但醫生鑑定後已並無大礙結案,但家人堅持要我休養兩個月。」

  「所以那一個月的經歷是無解囉?」

  「只記得清醒的時候是在無人區,一名黑衣男帶我回來,之後他便走了。」

  「我倒能幫妳人肉搜索。」

  「他已經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美奈美看向隔壁的狡嚙,不帶多餘的表情,「經由他之手。」

  「那時候狡嚙還是監視官呢,帶妳出來的傢伙被支配者視為毀滅對象,事情肯定不單純啊。」唐之杜的語氣帶著匪夷所思。

  他曾經是監視官!美奈美感到驚訝,那時候的狡嚙就像獵犬般,眼神執著但卻充滿著暴戾與瘋狂,是什麼力量讓他宛如野獸般抓狂?

  突然,美奈美手腕上的攜帶式情報終端響起,是要她去一趟局長職務室的命令。

  位於諾娜塔最頂層的局長職務室,被視為公安局的聖域。

  現任公安局局長──禾生壤宗,是一名女性,擁有最高的指揮權。

  美奈美佇立在奢華的紅木辦公桌前,一張辦公椅背對著自己,儘管傷口還在作痛但她儘量挺直身體,讓自己看似神采奕奕。

  「局長好,我是刑事課第四分隊的監視官,相澤美奈美。」美奈美自我介紹。

  「我知道。」椅背轉向她,白髮女人正用小型顯示器查閱美奈美的資料,省略無畏的寒暄,馬上便切入正題,「我們談談獵戶執行官的支配者對妳啟動毀滅模式一事。」

  「是,局長。」

  「相澤,對於此事件,最後以支配者故障結案,妳有何看法?」

  當獵戶關一手中支配者朝她啟動毀滅模式時,美奈美的的腦袋並不是一片空白,而是她想親手殺掉渡邊惠里,對那女人的行徑感到不恥,那時候燃起想消滅她的衝動,想到這裡她忽然體悟到狡嚙慎也也是抱著這種心情嗎?

  「我尊重報告的結果,但是......」美奈美欲言又止。

  「但是什麼?」

  「那時候我是想殺掉渡邊惠里的。」說這番話的同時,美奈美的眼神閃過一絲冷冽。

  語落,美奈美自己的坦白感到不寒而慄,這句話聽在公安局局長耳裡肯定是喪心病狂,而且自己還是監視官的身分,說不定報告結果會重新審定。

  只見局長禾生閉上眼睛,一陣子後才睜開雙眼直視美奈美,雙方視線對上,她們評估著彼此。

  「相澤,妳知道當支配者對妳啟動毀滅模式的時候,計算的犯罪係數為何嗎?」

  「肯定高的嚇人吧?」

  「犯罪係數為......」禾生局長在空中畫了一個∞。

  「我的犯罪係數被支配者評估為『無限大』?」

  「妳聽過『原罪者』這名詞嗎?」

  「原罪者......」這名詞彷如射穿心臟的子彈,讓美奈美為之一振,然而卻沒有對這字眼沒有多餘的了解,美奈美搖頭回應。

  「妳的事我們會重新評估,妳可以回去了。」局長禾生宣告結束面談。

  結束了與局長簡短的面談,美奈美立馬搜尋『原罪者』這陌生的名詞。

  ──找不到符合搜尋字詞『原罪者』的文件。

  ──很抱歉,無法找到符合『原罪者』的相關結果。

  ──找不到『原罪者』的搜尋結果。

  美奈美試了好幾個搜尋網站都是相同結果。

  對於自己的命運,是被留下,還是被判定為潛在犯,又或者被消滅?美奈美竟然毫無在意。

  關於這個被限制搜尋的名詞,更讓美奈美在意。

  疑問如同滾雪球,越滾越大。

  ※

  八號無人區,廢棄大樓一樓。

  槙島聖護正與兩名男子會面,中年的叼著菸,另一個年輕的正嚼著口香糖。

  他們的工作是負責處理不該被發現的屍體,是屍體的清道夫,他們收屍,也賣屍,被稱為『烏鴉』。這是違法的行業,但大筆的收入誘惑著他們挺而走險。

  「我想找一個人。」聖護打破沉默。

  「除了我和他,其他都是死人,你找哪一位?」抽菸的烏鴉開口。

  「一具屍體。」

  「所以你是來買屍體的?」抽煙的烏鴉又問。

  聖護笑而不答,輕輕點頭回應。

  「既然是客人,就隨我來吧。」抽煙的烏鴉露出貪財般的嘴臉。

  他們進了一座看似不堪使用的電梯,往地下四樓去,來到一座巨大的鐵門前,嚼口香糖的烏鴉按了幾道密碼,鐵門才敞開。

  寒氣從門的另一邊擴散襲來,裡面是一座巨大的冰庫。

  嚼口香糖的年輕烏鴉給聖護一件防寒外套,要他穿上,聖護隨那兩名烏鴉進入冰庫。

  只見一具具坦裸的身軀躺在這冰冷的地上,有些是遭殺害,也有些是實驗失敗品,但覺大多數是被摘除器官的遺體。

  聖護停在一具屍體前,是一名女性,屍體的主人身形渾圓肥厚,身軀完整,但腦殼確嚴重破裂,臉部也毀的體無完膚,讓聖護在意的是這名女屍左臂上的刺青,是一行文字。

  I will end my fucking life,goodbye fools.

  「這具屍體是從哪裡來的?」

  「我們與客戶已簽下保密條款,這是機密。」抽煙的烏鴉道,似乎有什麼東西朝他頸部而來。

  冷不防,一只手術刀就插進還叼著煙的烏鴉咽喉,緊接著他也躺入這堆屍體的行列裡。

  「現在還是秘密嗎?」聖護對嚼口香糖的烏鴉露出一抹清爽的笑臉。

 


下一章:生產中

PSYCHO-PASS 心靈判官 心靈測量者 同人小說 同人文 犯罪指數 主宰者 Dominator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