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1】酒桶裡的新娘。

木桶裡盛著不是美酒,是美人。

 

  海圓歷1509年,大海賊時代揭幕的第十一年。

  今天是個萬里無雲的好天氣,一艘揚著黑色旗幟的帆船悠閒劃過藍得令人眩目的蔚藍。

  在這片廣闊無邊和蒼穹融為一體的水域上,出現了一只漂浮物,引來瞭望台上男人的目光。

  耶穌布從瞭望台探出腦袋,對著躺在甲板上享受日光的紅髮男子喊:「老大,海上漂來一只木桶。」

  「一定是裝滿酒的酒桶,還不快把它撈上來。」悶得發慌的紅髮船長頓時精神大振。

  船員們撈起在平靜海面上載浮載沉的木桶,傑克已迫不及待將它劈開。

  然而見到「內容物」不是美酒,起初傑克的臉垮了下來,堆滿失望,內心的孩子再度陷入沉睡,下一刻卻又張大嘴巴。

  「哇啊!死人──一個被塞進木桶的屍體啊!」傑克看向可靠的副船長,一副該怎麼處理的表情。

  「老大鎮定點,你聽那東西在打呼。」貝克曼老神在在的叼著菸,「把那東西抬出來再說。」

  大夥七手八腳將「那東西」抬出,是一名頭頂白紗身穿一襲雪白禮服妙齡女子,她熟睡著,白皙的肌膚被白紗透得盈盈生輝,然而睡相卻令人寒磣。

  遭海賊撿屍依舊睡得安穩,甚至可以說是不醒人事的少女,胸口一浮一沉,眾船員盯著少女圓滑豐勻的胸口,忍不住讚嘆。

  「這是我第一次感到波濤洶湧,我想自己是暈船了。」

  「年紀輕輕地就搞自殺嗎?真想不開。」

  「想必是新郎不夠帥,美人兒快投入哥哥懷抱。」

  「喂,你們在看哪裡?拉奇魯肉在你手上,口水都要滴到地上了。」貝克曼打發圍觀的船員回工作崗位。

  「老大你該不會看上這女人了?」拉奇魯想起手中的肉,咬了一口,瞧見一副仔細打量的赤髮男子。

  「別消遣我了,只是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我們在哪見過面?」傑克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插著腰歪著頭回想。

  「這麼巧,我也見過這女人,如果是我也會用這種方式搭訕,嘻哈哈哈──要遇到這種漂亮女人,恐怕只有在老大的白日夢裡吧。」拉奇魯的玩笑讓眾人哄然大笑。

  傑克循著空木桶,發現底部有個閃閃發光的金色物體,他從木桶裡持起它,是一個金雀造型的髮飾。

  「她還帶著......」傑克從金雀髮飾夾縫中抽出一張白紙,生命卡指向自己。

  「老大你真的認識她!這女人是打哪來的?」耶穌布一臉想聽八卦樣。

  「她是個海軍,而且是卡普旗下的人。」一縷縷回憶浮上腦海,笑意禁不住浮上嘴角。

  「那還不快把她裝回木桶,讓她回海裡去吧。我可不想招惹鐵拳卡普,別忘了不久前讓炮彈雨洗禮的滋味,我們費了多大的工夫才擺脫。」聽到船長這番話,不想節外生枝的船員立刻提議。

  「我可不能這樣對待老朋友啊,嘿哈哈哈──兄弟們準備酒席開宴會啦,今晚要盡情狂歡到通宵。」

  ※

  與此同時,數艘宏偉軍艦停在海面上,軍艦上揚著名為正義的海軍旗幟。

  「荒唐、真是荒唐,這裡四周都是海水那丫頭還能躲到哪?這麼多雙眼睛盯著她,她還可以人間蒸發?我沒這麼多的閒情逸致陪她浪費時間完成終身大事。」吃了炸藥的高大男人雙手抱
胸回道位置上,翹起二郎腿,「飯桶你們還磨磨蹭蹭什麼,把船拆了也得把那丫頭找出來!」

  「有海樓石手環和大海束縛還能讓大家胃痛,不愧是我一手帶大的混蛋,噗哇哈哈哈──」帶狗頭帽的男人抓了三個甜甜圈往嘴裡塞,「盃你也吃個甜甜圈吧,我要挑戰第一百零九個了,與
其不知所措,不如先填飽肚子。」

  身穿一襲鐵灰軍服的男子佇立在船頭,手裡握著一只精緻小盒,任憑海風的吹拂,梳得一絲不苟的金髮仍無動於衷。

  他的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無法看透他的思緒,似乎能穿透一切的冰藍眼眸望向被船身打碎的捧花,粉色花瓣在海面上散開。

  許久,才將小盒收進口袋。

  他帶上大盤軍帽走向兩位長輩,向他們行了一個禮。

  「卡普前輩、盃前輩,我想親手替蒂菈小姐帶上它。」

 


【註記】

.時間設定,大海賊時代開啟第十一年,第一部十一年前。

.26歲的紅髮傑克來到東海、並認是小魯夫,為期一年的經歷。

 


【自創角】

波特卡斯.D.蒂菈PortugueseDTilaa

海軍本部二等兵,隸屬卡普旗下。能力者,為了逃婚,把酒喝乾、將自己裝進酒桶,並做出任其在海上漂流的自殺行為。

帝爾峰.龐德(DelphinePound

稱號「冷面」,海軍本部上尉,隸屬卡普旗下。身穿找不到皺褶的軍服,梳大背頭,戴著大盤帽,配戴日本刀。


【日常✖檔案】零用錢篇

§ 貝克曼:會將零用錢花在菸和護髮產品上。另外掌管零用錢發放,切記別惹副船長不爽唷。

§ 耶穌布:會將零用錢槍具保養上,偶爾會買些不屬名的小東西寄回東海。


下一章:Ch 02-朋友,好久不見

嘻哈哈哈──我們確實需要新鮮食材,正好現在主角也醒了。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