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愛我吧!(My Goddess, please love me!)

世上再也找不到這樣賢慧與容貌兼具的美人,她是我朝思暮想的女神。

所以,老子決定了!鼓起這一生最大的勇氣──向女神告白!

 

前言

๑ 賈布拉和女神凱薩琳愛情故事?

๑ 由不同角色視角為軸。

 

01 賈布拉,充滿勇氣的告白。

怦然,是瞬間、亦是永恆。

  說到最恐懼的事情,坦白說,老子最害怕的──莫過於凱薩琳被追走。

  世上再也找不到這樣賢慧與容貌兼具的美人,她是我朝思暮想的女神。

  但,競爭對手實在太多。

  廚房做事的和每天進進出出的傢伙都是我的假想敵,深怕朝夕相處的他們會滋長愛苗,不主動出擊是不行的。

  凱薩琳啊、凱薩琳,令我悸動不已的小妖精啊。

  如果妳可以注意到有個默默守護妳的人,該有多好。

  珍惜著與妳接觸的每一怦然瞬間,並奢望時間就此暫停。

  無論是打菜的妳、提廚餘的妳,縱使是偷挖鼻孔的妳,只要有凱薩琳的每個畫面,我都愛,並且為此心跳不已。

  所以,老子決定了!

  鼓起這一生最大的勇氣──向女神告白!

 


 

02 卡古,不負責愛情軍師。

墜入愛河之人,眼睛是迷茫的。

  說到賈布拉,哀,老朽實在懶得談起那傢伙。

  無奈於主角輪到他當,要不然連一個字都不想回他。

  先不論他的鯰魚鬍和丸子串髮型,我最想吐槽的還是……和你們想的如出一轍,就是那傢伙的審美觀需要好好矯正。

  麻煩始至於,那傢伙興沖沖跑來一號船屋那天。

  「老朽很忙。」

  「老子今天不和你鬥嘴,聽說在海軍學院時期,你是千人斬。」

  太陽該不會是打西邊出來,他竟然關心起我的情史。

  「不好意思,我想你搞錯對象了,千人斬是路基。」關於這點不能被誤會,因為,「老朽是......萬人斬。」

  「有這麼誇張!卡古軍師~快傳授我祕訣吧。」

  「賈布拉,你哪根筋打結?還是生了什麼病?」

  「我想是……相思病氾濫吧。軍師~只有你能治好我的不治之症啊。」

  看在賈布拉答應請我喝一個月的啤酒份上,我隨他來到司法島艾尼愛斯大廳的伙食班。

  「凱薩琳很特別吧,無論哪個角度都美到我心坎。」賈布拉眼珠子變成了羅盤指向她,連眨一下都嫌浪費。

  見到「病原體」,老朽的腦袋瞬然刷成空白,連不敢恭維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現在的感受,因為那實在是太客氣了。

  「卡古,你怎麼變木頭啦,該不會是煞你也煞到──」

  此時,我已打從心底覺得仁兄應該去眼科掛號比較妥當。

  「煞到!你當我瞎了眼?不,我是說老朽瞎了才會搶夥伴的心上人。」

  只見賈布拉的眼神閃著晶瑩,冷不防握住我的手:「好感動,你真是我的好麻吉。」

  這禁不起讓我二度反胃,好噁,快放手!

  於是,為了那一個月的免費啤酒,老朽淪為他的愛情軍師,把「大絕」用在追「賈布拉的女神」上,聽起來很悲慘。

  「……凱瑟琳不會被巧克力和花打動的,伙食部的廚餘桶堆滿這些東西。除了送東西之外,難道就沒有和『女神』搭上話的方式了?」

  「聊心理測驗吧,女孩子都喜歡這類問題,說不定還可以問出她的心意。」

  「真的!」

  「老朽想到了一個,牛、豹、狼、長頸鹿和貓頭鷹的心理測驗。」

  老朽湊到賈布拉耳邊一陣吱嗚。

  「卡古你真是我的好軍師,今晚的聚會就先拿卡莉法實驗吧,嘿嘿嘿。」

  天祝老朽也。至於後續──卡莉法苦了妳,善哉。

 


 

03 梟,卡莉法之女人心思。

讓人不耐的男人,他的每句話都像疲勞轟炸。

  見到多年不見的大家,好開心。嘴巴雖然被路基拉上了(還上了鎖),不能說話也很開心,偶爾當個默默的聽眾也不壞,喳巴巴。

  美中不足的是──賈布拉的聲音出來攪局,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瞬然冰凍。

  「欸,卡莉──」

  「這是性騷擾。」

  「我才剛開──」

  「性騷擾。」

  「妳這不可理喻的臭女人,妳對性騷擾的定義也太淺薄了吧,老子的話哪個部分違法啦?」賈布拉盛怒下,連珠帶炮口沫橫飛地講完句子。這一顆快速球很厲害。

  「不是『話』,是『你的存在』從根本上來看就是性騷擾。」但卡莉法的殺球絕技可不是蓋的。

  只見,卡莉法每個語落便向隔壁的空位移動,然而賈布拉卻死纏爛打。

  「卡莉法,可以和妳談談嗎?」

  「我和你可以談的只有公事。」

  「那只問妳一個問題,就一個。」

  「悉聽尊便。」卡莉法推了推眼鏡,一臉敷衍。

  有、八、卦!是我最喜歡的八卦,喳巴巴。

  「我問妳,有一天,妳在森林裡迷路……」

  「我不會讓自己在森林裡迷路。」

  「這只是假設啦……有五種動物可以帶妳走出森林──『什麼都普普通通的長頸鹿』、『聒噪的貓頭鷹』、『癡呆的牛』、『膽小又無能的豹』,以及『聰明絕頂武功蓋世的狼』,妳會選哪一個?」混蛋賈布拉什麼叫聒噪的貓頭鷹!

  「為何非要輪到動物帶路不可?」

  「這只是心理測驗,別把它和現實連結啦。」

  「我選──龐德(註一)。」

  「沒有這個選項,還有龐德又是什麼動物?!」

  「這個月和你說話的額度已經用完了,最好別再見了。」卡莉法起身,然後冷不防補上:「如果非要從那五隻動物選一種,我第一個捨棄『狼』。」

  「為什麼?狼最聰明而且武功蓋世!」

  「我討厭長相猥瑣,而且愛扯謊的傢伙。」卡莉法的明智讓我舉雙手雙腳贊同到底,喳巴巴。

  「這是偏見啊,偏見!」賈布拉翻著白眼簡直像抓狂的瘋子。

  「夠了,在這樣下去就構成性騷擾,下個月也別說話了。」卡莉法毅然決然打住了這一切。

  此時一股寒氣自身旁座位襲捲而來,被突手捏爆的酒瓶碎片伴隨肆無忌憚炸開的酒精液體,是卡古的傑作!

  「什麼叫什麼都普普通通,這忘恩負義的鯰魚鬍。」

  看來,一場腥風血雨即將拉開序幕,快閃呀。

  要是沒有賈布拉這種傢伙存在,世界一定會更和諧,喳巴巴。

 


 

04 路基,被愛心淹沒的困擾。

不知道真相比知道真相好,因為揭開真相比噩夢更可怕。

  這是來到水之七島第五個年頭,一直有件令我胃痛的事情。

  無論是吃飯、睡覺、洗澡總會出現一雙窺探的視線,打擾我私下生活。

  誰在監視我?該不會臥底卡雷拉公司的實情被揭穿了?

  這傢伙藏身功力一流,必定是箇中好手。

  用番茄醬擠成愛心的煎蛋、織成愛心圖樣的圍巾和毛衣、一分閃神我的貼身衣物被換成鮮紅愛心樣式……,無法脫逃天殺的愛心印記襲捲我的生活。

  只是,這個困擾因為賈布拉而產生變化,對我來說是天大好事。這份安寧始自於──

  「她答應了,我戀愛了、我戀愛了……路基老子戀愛了!」賈布拉那傢伙像錄音帶LAG頻頻重複著厭煩的無聊事。

  「夠了,離路基工作的地方遠一點,滾蛋。」借用哈德利說出心聲。

  不留情面舉起木槌向他的手指敲下,賈布拉一陣哀號,他吹著腫得和他空蕩腦袋一樣大的手指。

  「你把我的手指當成木釘啊!算了算了,老子是來找愛情軍師的。」這絲毫不影響賈布拉的好心情,那傢伙轉移陣地,以飛舞姿態奔向正在監督造船工作的卡古。

  隔天是難得休假日,值得慶幸今天一樣沒被愛心印記襲擊。

  衝著火紅的S姬──草莓牛奶(註二)簽書會,卡古一早就把我挖起來排隊,我要澄清的一點,本人是情非得已才陪同卡古這色胚,絕不是想一睹性感爆乳S姬的魅力。

  「你口袋藏什麼?」卡古一把抽走我口袋裡的書,「路基你也買了S姬最新的《調教BOY》!看來你也和老朽一樣迷戀草莓牛奶。」

  「是哈德利要買的。」只能嫁禍給鴿子了。

  「路基,你忘了哈德利是你自己發聲的,應該用『我』。」天殺,用『我』不是正重你的把柄。

  此時,賈布拉春風滿面朝我們走來。

  「呦,兩位毫無行情的單身男士,你們只剩下拿著調教雜誌的妄想啊,真令人感到悲哀。」真想用指槍打爆這傢伙,他繼續說著激怒人的言語,「瞧瞧老子的女人,是不是美的驚天動地!」

  女人?當下我搜尋了女人在哪,然後發現賈布拉正挽著一名無法判斷性別的傢伙。

  這傢伙吹噓說大話每況愈下,連美到驚天動地這種謊言都不加修飾,我很想表示抱歉到慘絕人寰。

  接著,戲劇化的事情發生了,而那件困擾我的謎團也在這一天揭開。

  「賈布拉你很好,但我、我……我無法和你在一起,因為我忘不了他,對不起,我愛他。」那女人當街發了賈布拉一張好人卡,接著扭捏著身體向我遞上一張貼了愛心貼紙的信封,「路基公子,自從你來到水之七都後,無時無刻就一直注意著你,我、喜、歡、你!」

  只見賈布拉當場石化,他的心臟八成碎得四分五裂。

  但最該馬上陣亡的是我!

  那位箇中好手、那些愛心印記,這一刻通通明朗,這五年精神折磨著我的不明人士,正是她!

  我在水之七島的『正常生活』只維持了不到兩天的時間,自此之後,又回到扭曲變形被愛心印記追逐的日子,這些心型除了精神虐待,現在還多添了損毀視力。

  於是我決定,上層交代的秘密任務需要快馬加鞭,才能結束這令人嘔吐的夢魘。

  怪不得在水之七島五年期間,無法留下愉快回憶,更別說一絲一毫的感情。

 


 

05 凱薩琳,對不起我愛他。 

女人心,比縫衣線還纖細。

  無法不在意那位公子,總是不發一語勤奮工作,儘管他只是一名鋸木工人,卻散發著孤傲絕世的氣質,對身外之物毫不感興趣的漠然。

  除了白色鴿子的陪伴,路基公子內心深處想必相當孤寂吧?我想溫暖他。

  在司法島伙食班工作的我,仰慕者多如牛毛,卻始終比不上讓我廢寢忘食的冰山公子。

  雖然努力的表達我海枯石爛的愛意,用「愛」填滿他的生活,卻始終不敢正面面對路基公子。

  前天,賈布拉向我告白,既使心不在他身上,但他的真誠令我動容,就像彌補路基公子無法回應的感情,我答應了。

  如果我是路基公子的守護者,那麼賈布拉便是我的守護者。

  這天我們進行第一次約會,在下定決心好好面對一段感情時,我又遇見了他!再度掀起內心的浪潮,悸動不已。

  路基公子和方鼻子被許多人埋沒在草莓牛奶的簽書會,但我的眼裡卻只有路基公子,無論多麼吵雜,我只感受到自己和路基公子的存在。

  前天賈布拉的勇氣感染了我,當下,我下定決心──我要向路基公子表白!

  「賈布拉你很好,但我、我……我無法和你在一起,因為我忘不了他,對不起,我愛他。」看賈布拉相當鎮定(其實是太過刺激而石化)我稍微放了心,我繼而轉向我的夢中情人:「路基公子,自從你來到水之七都後,無時無刻就一直注意著你,我、喜、歡、你!」

  大概是因為害羞吧!路基公子沒有正面回應我。

  但能將愛說出來真是太好了,心裡的大石頭也隨之崩解,終於能夠不必躲躲藏藏能正視路基公子了,蜜糖般的甜溢滿心房。

  我想一生一世跟隨他,成為基公子愛的守護者。

  勾著情人愛心圍巾,編織著我們兩人的愛,明天要一起圍上,然後吃著我親手製作的愛心飯盒,這是專屬我和路基公子的愛唷!

 


 

06 賈布拉,真心換絕情。

男人的淚是血做成的,男人流淚的同時也在流血。

  光輝閃耀的時光,總像空中炫麗的煙花,一口氣衝向高空又驀然殞落。

  凱薩琳,我的小妖精啊!與妳相戀的十三萬六千八百點七秒,閃耀的讓我無法回首,快到連妳的小手也握沒來的及握住。

  我不怪追隨路基棄我而去的妳,因為無法掌控的妳,也是讓我迷戀的魅力之一。

  我想再也沒有這樣直到我廢寢忘食的伊人了,我的女神妳一定不知道,這幾天我是怎麼度過的,任何食物都食之無味連水的甘甜也忘記了,每樣都和我眼睛淌出的汗水一樣苦澀。

  時常喝得不醒人事倒頭就睡,幾次還落入水溝裡被當成遊民送到收容所。還有一次變身狼型態,在月圓之夜凹嗚~凹嗚~亂叫一通,結果遭到捕狼大隊追殺,我想自己快被水之七島封殺了。

  這天,是在水之七島各自隱藏身分的我們的聚會日,我失魂落魄的來到布魯諾的酒吧。

  「這杯,本店招待。」布魯諾推了一杯啤酒到我面前。

  「汝如果撐不住的話,到那個世界如果見到我母親,請跟她說俺很好。」隈取在身後演起「眼睛媽媽」這些聲音卻全然傳不進我的耳朵。

  「咕咕……賈布拉,你值得更好的女人,但也要慎重檢討自己的眼光。」四年沒開口用自己聲音說半句話的路基,假借鴿子藉用腹語安慰我,這算得上安慰吧?

  「有什麼苦水,我願意當你的垃圾桶。」卡莉法推了推眼鏡,隨後又補上一大串,「但得借用下下個月,甚至到明年和我說話的額度,還有盡量和我保持三公尺距離,因為你激動時口水會噴得很遠。」

  「賈布拉何必為了一顆爛草莓而放棄整座香甜草莓園,今天我請客,就當作是告別爛草莓的宴會,乾脆和老朽一起愛『草莓牛奶──S姬』吧!」卡古搭住我的肩,他想要的明明是比凱薩琳虛幻一百萬倍的偶像,但我卻被說服了。

  凱薩琳、凱薩琳啊,我的心肝、我的小妖精啊,女神我要放手了──到一個沒有妳的天空,妳也要過得很好。

  「老子有你們這群夥伴,真是太好了!」我用力抹掉眼睛溢出來的汗水,但大家還是好模糊。

  「你盡量喝吧,這一攤老朽請客。」好想擁抱我的愛情軍師,朋友啊,謝謝你!

  「卡古你真是我的好麻吉!」我伸出雙臂攬住卡古。

  「但只有今天,雖然我這個愛情軍師的計策失算了,接下來還是要請老朽喝一個月的啤酒。」

  小小的酒吧,和一同苦練的夥伴小聚,雖然時常被他們消遣、雖然我也時常欺騙他們,但當我的心被暴風雨摧殘時,他們會是撥開烏雲的刺眼陽光。

  跌倒再爬起來,老子是摔不死的蟑螂,我會振作,迎接烏雲另一端等待我的彩虹。

 

 

《CP9-女神,愛我吧!》完。


註一:龐德,本名帝爾鋒.龐德,本篇無需在意的自創角〈小說《金雀》一角〉,現任海軍本部中將,卡莉法在海軍學院的學長,是她心中的完美男人。

註二:藝名草莓牛奶,稱號S姬,是當紅明星,以性感火辣調教系雜誌爆紅,經紀人是迷幻藥。最新發行的性感寫真書《調教BOY》熱賣中,S姬有頭粉色長髮,最喜歡的飲料是牛奶,造就她傲人胸圍。草莓牛奶〈Strawberry Milk〉,簡稱”SM”,顧名思義”S姬”稱號就此產生。

海賊王, 同人小說, CP9, 賈布拉, 凱薩琳, 卡古, 羅布路基, 卡莉法, 梟, 畏取, 布魯諾, 惡搞, 崩壞

, , , ,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