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與她的瘋狂妹妹-魔女Show Time(Witch Show Time)

死亡外科醫生與食肉系魔女,一個超乎常理的扭曲日常。

Witch Show Time  

我的愛意一定表達的不夠完美,我愛的人才不斷無視我,我依舊不會放手,絕不能讓他有機會愛上別人。

我的抗拒一定表達的不夠明顯,我討厭的人才不斷騷擾我,她依舊死纏著我,絕不能讓她有硬上我的機會。

「哥,能不能吃你?」「魔女,能不能去死。」

 


01 羅,哥能不能給吃?

她,是食肉系魔女。

  當你熟睡時,某個海綿般的濕滑物體敲開你牙齒,將氧氣從口腔抽個精光,大腦瀕臨缺氧,毫比能力者被丟進無以招架的大海那種窒息氛圍。

  那女人又再對我做這種事……

  不,那貨不算女人,是把害臊當成屁的癡漢女。

  被強吻打斷睡眠,外加胸腔被脂肪球擠壓,肋骨就要突破胸膛。

  嫌惡地推開癡漢女,終止令人反胃的夜襲。

  宛若蜘蛛絲般的透明黏液在半空牽成一道弧度,由她豐潤唇瓣涎至我的口腔,嘖。

  「哥的嘴好好吃。」癡漢女用舌頭捲起唾液舔拭乾淨,並露出一抹不折不扣的癡漢笑,去死。

  「神喻當家的船醫來我這裡幹嘛?」邊套上上衣,一邊還要提防伸向褲檔的鹹豬手。

  「好見外唷,難得偷襲成功,哥的胸肌好好摸,能不能給吃?」語出黃腔的癡漢女雙峰頂了過來,厚重的近視眼鏡襲向我的臉。

  「來我這裡有何貴幹?沒有第三遍了。」扣住長刀,投以一技冷凍視線。

  「哥切我,快切割我!來交換身體部位接到彼此身上吧,這樣我就擁有哥、哥也擁有我,好想要哥的耳朵和右腳唷,光想就覺得幸福到沸騰。」癡漢女捧著雙頰陷入自己的異想世界,「哥要哪個部位呢,哥想要的我通通給唷?」

  「給我心臟。」揚起嘴角。

  「我的心臟隨時都可以讓哥取走,如果哥想要更多心臟……」癡漢女牙齒啃向我的耳垂,用只能傳進耳朵的嗓音道:「我可以替哥搶到想要的位置,就算毀滅全世界,只要哥和我存在就夠了。」

  「我要的位置由我的實力登上。」這世界沒有到不了的地方,就像沒有拿不到的位置。

  「罷了罷了,哥好無趣。」癡漢女兩手一攤露出乏味貌。

  「烏拉拉,來我船上做什麼?」破戒說了第三遍。

  她,專攻精神病學兼外科醫生,和我淌流相同血液的瘋女人──托拉法爾加.D.瓦鐵爾.拉米,改名後名為烏拉拉。

  一個再也回不去的妹妹......

  此時,烏拉拉厚重鏡片底下的視線攀滿荊棘,那貨舔嘴,露出一抹涼進骨髓的腹黑笑靨。

  「聽說哥有了除了我以外的女人,吶吶,讓我診斷她吧。」

 


02 佩金,雙ROOM洗禮的早餐時間。

紅色警戒拉起──魔女來襲!

  「那隻令人忌妒的大屁股白熊快讓開,呿呿,別擋住我的視線!」我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自言自語。

  目光注視著身穿女僕裝的粉色人兒,她在廚房賢慧地準備早餐的身影令人著迷,眼睛幸福的瞇成一條細線,切吐司的模樣實在誘人,再低一點,Good,抹奶油的俯角太正點了,迫不及待地想吃她做的奶油吐司。

  「小草莓,真是卡哇伊。」我禁不住讚嘆這副壯麗景緻,內心油然升起一股小確幸。

  「就是啊,可愛到我想診斷她呢。」明明只有我一人,竟然有另一個聲音竟然回應了我,聲音來自身後,「佩金,她就是哥的女人吧?真不好應付呢。」

  突然某物頂來,撞上我的臀部,回頭看發現是顆南瓜,一顆會動的萬聖節南瓜燈。

  南瓜燈的表情看起來怨念滿載,黑色細長的四肢有氣無力的垂下,它先是長吁一口氣,然後掀開自己的「頭蓋」。

  裏頭盛裝物讓我雞皮疙瘩掉滿地,南瓜燈內有顆浸泡在灰綠黏液的頭顱,儘管只剩一顆頭,但頭顱發出吃吃怪笑。

  紅色警戒拉起──魔女來襲!

  魔女又被船長屠宰了,只剩一顆頭,身體不知去向。

  「學人精,模仿我偷窺!」我搶過南瓜燈的「頭蓋」,秒速掩住扼殺大爺我吃早餐興致的不雅畫面。

  「我的字典裡沒有偷窺,我只想赤裸裸地診斷她,嘿吃吃吃......」南瓜頭裡傳來魔女下流的吃吃怪笑,接著頭顱自己頂開了南瓜燈的頭蓋。

  「噓~烏拉拉大姐頭妳這噁心模樣當心嚇……」當我還沒說完「當心嚇到小草莓」時──

  「啊咿啊咿~喲!」野獸的叫聲蓋過魔女的奸笑襲捲耳根。

  一個龐然大物朝我而來,頓時我失去離心力,身體就這樣歪七扭八地撞上門扉,側臉扭曲成難看的模樣。

  「蠢貨!你中傷我吃飯的工具啊~」我痛苦的從牙縫擠出話,接著我收到了兩個道歉。

  「真是對不起。」施暴者培波陷入低潮,低頭向我道歉,我倒樂得很。

  「對、對不起、對不起,佩金君......您、您沒事吧?」小草莓壓低著身子鞠躬,胸口的鬆軟......歐,我的心融化了!

  當我沉醉之時,身後傳來喀啦聲,是門把轉動的聲音。

  一股推力將我推到另一面牆,頓時我成了門與牆的夾心醬。

  「佩金,整艘船都是你摔個狗吃屎的聲音,這叫現世報啦!」夏奇耶瑜,狼狽的模樣被和我一樣色的夏奇看到很不是滋味。

  「大可不必憂心吃飯工具損毀,倒是這扇門可貴了。」船長拉了張椅子坐下,翹起二郎腿,一抹悠哉笑意浮上嘴角,他撇向小草莓,「女僕,給我一杯威士忌。」

  我支起身子,將泡著魔女頭顱的南瓜燈藏到身後,以免驚嚇到粉色人兒。

  嘶~我的手掌有發出被煮熟的悲鳴,燙啊!

  泡著魔女頭顱的南瓜燈發出十萬瓦力熱度,南瓜燈頭蓋發出不安躁動,宛若鍋裡沸騰的湯汁衝擊鍋蓋,半晌南瓜燈蓋咻地與天花板相撞!

  我吞了吞口水,雞皮疙瘩爬滿每顆毛細孔。

  被泡在南瓜燈裡的頭顱飄浮上空中,在大夥面前左擺右盪,並伴隨吃吃怪笑,魔女鑲著蕾絲的圓形鏡片底下延燒著妒忌之火。

  「哥讓她待在這裡,是因為她很像哥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吧?那麼她也對你做那種事了?好令人吃醋,你們到什麼關係了?」烏拉拉的頭顱飄向船長,又勁兒轉向小草莓。

  「利益關係。」船長一把將魔女的頭顱抓向他自已,「快滾出我的船。」

  「哥已經有我了,不可以有第三者!」魔女發出奸笑,剛盛上的威士忌彷彿被下了念力,浮上半空,酒精在玻璃杯沸騰,磅地一聲玻璃杯在空中爆裂開來,「ROOM──女巫時間。」

  「少來,去死。」船長嘴角揚起冷冽笑意,「ROOM──屠宰場。」

  透明的圓罩住了廚房,兩位能力者同時啟動能力。

  這種時刻更顯得兄妹的狂妄,根本是瘋子啊!

  宛若失去了地心引力,桌子、椅子、冰箱、鍋碗瓢盆、各種食材和調味料,一個個浮上半空。

  大事不妙,得快點逃離這場煉獄!

  夏奇一把拉著粉色人兒與大夥逃到廚房外避難,可惡,夏奇你個臭小子被你佔竟便宜了!

  「小草莓妳沒事吧?別怕,這種事情每個月都會上演一次。」

  「得重作早餐了,真對不起。」

  「看來只能吃泡麵了,廚具和餐具又要買新的了。」

  「哇啊!那那是……」小草莓驚恐模樣可愛極了,她指著角落的巨大玻璃瓶顫抖著。

  只見偌大的玻璃瓶中,一堆殘缺不全的屍塊在福馬林液體裡扭動掙扎著,對一般人來說這是苦刑,然而對兄控烏拉拉來說是家常便飯。

  關於兄妹的過去,一直是船長不能說的秘密。

  明明是淌流相同血液的兄妹,烏拉拉用扭曲的愛深愛著船長,而船長對烏拉拉恨得根深柢固。

  本是美好的早餐時間,因為魔女來襲而終結,只要烏拉拉待在船上的一天,日常皆會毀滅瓦解,非日常的扭曲生活才剛開始,大夥兒皮繃緊點。

 

(Ch02完)


 色設定

托拉法爾加.D.瓦鐵爾.羅(Trafalgar D. Water Law)

紅心海賊團船長,同時也是醫生,被譽為死亡外科醫生,手術果實能力者。出生於北海,與妹妹拉米自幼便在從醫的雙親薰陶下,習得許多醫療方面的知識,弗雷凡斯戰爭的倖存者。OP第一部「海賊界十一位超新星」之一,懸賞金在十一人中排名第5位。

佩金(Penguin)

紅心海賊團船員,迷戀小草莓,畏懼烏拉拉。

夏奇(Shachi)

紅心海賊團船員。

培波(Bepo)

紅心海賊團的航海士兼廚師。會說話的北極熊,性格脆弱,抗壓性很低,被旁人批評後會低頭道歉。

小草莓(Strawberry)

暫時寄宿於紅心海賊團的臨時女僕,家事高手,烏拉拉視她為眼中盯。

烏拉拉(Urala)

羅的親妹妹,本名拉托拉法爾加.D.瓦鐵爾.拉米,神諭海賊團船醫,稱號食肉系魔女。是弗雷凡斯戰爭的倖存者,與羅分散多年後再度重逢已是惡魔果實能力者,且性格大變。專精於精神病學兼外科醫生,最近著迷於肢解、融合、解剖、錯亂。生理維持在慾火焚身的春天狀態,三不五時開黃腔,與「南瓜燈」形影不離,一身紫色女巫造型,嚴重近視,配戴鑲蕾絲邊的眼鏡,手背和右臂刺有「六芒星」和「神諭海賊團標誌」刺青。口頭禪:讓我診斷、我想吃掉哥。

女巫SHOW TIME  

我電繪很廢,草稿畫了很久,試過讓線搞乾淨一點但我真的無法ˊˋ

海賊王 同人文 小說 死亡外科醫生 托拉法爾加 紅心海賊團

文章標籤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