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好熱好閒好無聊

 天氣晴朗的令人渾身慵懶,大家都得到一種閒得發慌的病了!

 

  東方的天空逐漸染成藍色,繾綣雲絲恰如攤開的綢製品。

  風不急,緩緩推動雷德佛斯號前行,這種風力就像烏龜登陸跑步無法助益航行的進度。

  放眼望去,除了亮藍天空、寶藍水域,連座島也找不到,除了藍色便只剩悶熱的空氣,天氣晴朗的令人渾身慵懶,大家都得到一種閒得發慌的病了!

  接近正午,帆的影子面積逐漸縮減,躺在陰影下的男人,臉孔被一頂寬邊草帽掩住,倏然,他想到什麼似地猛然彈坐而起,直直走向遮陽傘下坐在木製躺椅上的男人,此時他的表情就像個調皮的頑童。

  「螢光綠海帶你真有閒情逸致呢,一直沒有好好向你介紹,我叫查爾斯·傑克,這艘船的老大!」傑克一手椅在木製躺椅背後,「船上規矩很簡單,既然上了船就得工作。」

  「如果Mr.船長閣下是指『床』上工作,一如反掌。」讀著海軍66支部遭犯人淪陷的新聞頭條,並修剪指甲的男人不以為然開口,順帶將指甲削吹到紅髮臉上。

  「夠了,拿好棕刷和甲板相親相愛吧。」傑克的眼睛被飛舞的指甲削折騰。

  「這種粗重工作會讓手指會變粗,還會有刮斷指甲的風險,況且這種日頭會曬傷在下的細緻肌膚,Mr.船長閣下你捨得嗎?」扎克一臉可憐兮兮求饒。

  「少來這套,輕易收回命令,要船長從何豎立威嚴?求、饒、無、效。」好不容易剝掉指甲削的傑克燦笑著下令,「只要把甲板刷得和大海一樣閃亮就行了,好好幹活吧!」

  等待起風時刻,船員各自做自己的事,船頭正在押注誰才是狙擊王、貝克曼待在海圖室、拉奇魯一邊吃一邊和傑克比腕力、正在為斷了三片指甲默哀的扎克苦刷甲板,耶穌布和蒂菈則在船尾釣晚餐食材。

  「蒂菈妳今天看起來不一樣唷,該不會和那新來的小子談戀愛!瞧他對妳電眼不斷。」雙腿懸空在圍欄外的耶穌布對身邊的少女開玩笑。

  「怎麼會是那個螢光海帶,是你們男人觸電吧?」聽到此話,蒂菈手忙腳亂差點沒墜海,並自動招認一件震驚的消息,「是傑克!」

  「原來是傑克啊,」起初耶穌布沒甚麼反應,下一秒他圓睜著眼,「且慢,妳剛剛說的那個菜市場名字是指我們老大?」

  見蒂菈認真點頭,耶穌布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默默覺得現在女孩子的心真難理解。

  「上鉤了!」等待多時的釣竿終於有動靜,蒂菈滿心期待地收回魚線,魚鉤上卻掛著一只破雨靴,這並不影響她的好心情,他們繼續閒聊:「欸,耶穌布,傑克的怎麼了?」

  「昨天妳也看見老大能從手掌拔出一隻刀,在外海的我們也被那刀的波動震攝,對於這件事我也在納悶,但老大只跟貝克曼討論這件事情,有一次我們在新世界分散了,會合後,老大一直隱瞞著某件事,只知道為了尋找一件叫『不破』的容器來到東海。」

  蒂菈並沒有繼續追問,這問題如果再思考下去她肯定會想到發燒。

  此時一股菸味飄來,接著貝克曼的嗓音傳入耳際:「耶穌布船頭在比射擊,你不參加嗎?」

  「這種事竟然沒叫我,那群門外漢等著瞧,待會讓他們見識見識什麼才叫神槍其技。」扯到跟槍械有關的事,總會讓耶穌布興致勃勃。

  耶穌布把釣竿交給貝克曼,便健步如飛的奔向船頭。

  接替耶穌布位置的貝克曼一本正經持起釣竿坐在蒂菈身邊,留下來的兩人不約而同避開對方的視線。

  由於氣氛太過尷尬,蒂菈搔著頭免強擠出話題:「副船長你一直抽菸,嘴巴不酸嗎?」

  「首次獨處,這是妳對我的開場白?看來廚師小姐對我挺見外的。」

  「副船長總是垂著嘴角,如果顏面肌肉放鬆點,嘴角肌肉上揚看起來會比較親近。」蒂菈重新在持續貢龜的魚鉤上掛上沙蟲,「那個……副船長應該不是想釣魚吧?」

  貝克曼只是笑而不答,打量蒂菈持著魚竿的手,過了許久才啟口:「這枚戒指……老大將他的人生交給妳了。」

  話音剛落,蒂菈一時心慌手中魚竿驀然落入海中,被海水捲入海底。她瞪大眼眸看向貝克曼:「人生交給我?但傑克還沒答應和我結婚呀?」

  「敢問廚師小姐為什麼滿腦子只想著和老大結婚?」

  「這是我一生一世的夢想!你有意見嗎?」蒂菈全神貫注地回應,眉宇間盈滿執著。

  「意見倒有一點,只要廚師小姐別把景仰當成愛就好了。」貝克曼揚起嘴角,拍了拍蒂菈的金色腦袋瓜,「果然是個純粹天然的丫頭?」

  「你剛剛那舉動是把我當成小孩吧?怎麼叫一個成年人丫頭!」

  「我可不會哄毛躁的丫頭。」貝克曼有意忽略這番反駁,他將拉扯中的魚竿交給蒂菈,作勢閃人,「哦哦,丫頭上鉤了,接下來交給妳了。」

  「不准叫我丫頭!老貝。」

  接過魚竿的蒂菈差點被突如其來的拉力拉入海底,是條大魚!一枚黑色背鰭露出海面,是海豚!

  晚霞逐漸滿布西方的天空,此時一股迎面而來勁風把瀏海都吹豎了,船帆鼓起,雷德佛斯號滑破澄光波亮的海上。

  海水嘩啦啦地沖刷著船身,激起雪白浪花,緊接著,幾十隻海豚也浮出水面跟隨船隻跳躍。

  蒂菈雀躍著跑向船頭告訴大家:「捕魚!晚餐食材!」

  貝克曼若有所思開口:「正好,今天晚餐就交給那個新來的料理。」

  紅髮海賊團的一天,就在愜意日常中消磨了。

  ※

  雷德福斯號的海圖室同時身兼藏書館職責,除非走錯房間,大部分的船員極少使用它,是個不受打擾的隔離空間。

  被燻黑的玻璃燈罩是室內唯一的光源,燈泡盡全力燃燒發出昏黃光線,將兩枚高大黑影投射在海圖室牆面。

  一條輸血管連結傑克與貝克曼的手肘內側,紅色液體流動於透明管線。

  「那只定情物比你選賞金還昂貴數倍,老大果然照著預言留下伊人的心。」正翻閱報紙的貝克曼冷不防提起定情物的事。

  原本一臉睏樣撐著下顎的傑克猛然清醒,定定地望著牆面的影子開口:「我沒照著預言牽引,反而刻意違抗預言,但不知不覺無法控制自己的心,喜歡了蒂菈。」

  「如果蒂菈和預言說的是禮物,那麼她也同時是災難。」貝克曼翻閱報紙下一版,是瓦爾哈拉公司召集夥伴的廣告文,開出的價格相當吸睛。

  「既使如此我也會逆來順受。」傑克一副樂天樣燦笑,紅色液體從銀質針頭沿著輸血管流向他的基底靜脈,「甜蜜的負荷,你懂嗎?」

  他們沉默了一陣子,貝克曼將注意移回報紙,讀起新聞頭條,首圖是張被破壞殆盡的海軍66支部,內文對於海軍東海海賊掃除計畫隻字未提,以犯人造反66支部掩飾海賊之夜的一切。

  百般無聊的傑克杵著臉,研究起夾在草帽紅帶折成豆腐乾的紙張。

  被詛咒的人航向最弱之海。
  漂流海上的伊人,是禮物、奕是災難。
  留下她的心。

  籃子將增加四顆果實,
  但甭輕易摘下未成熟的果實。

  「『四顆果實』意旨夥伴增加的數量?蒂菈和螢光綠海帶也許是預言說的兩顆果實。」傑克凝眉。

  「那可不然,扎克里歐斯絕非一般,他蒐集情報的能力和揮霍度都非普通海賊能辦到,那貨就像狐狸。」貝克曼收起報紙燃起一支菸。

  「是嗎?看你和那螢光海帶處得很不錯,我都聽到了『老貝』。」傑克故意用扎克那種銷魂語調消遣貝克曼。

  聽到「老貝」這稱呼讓貝克曼正色一咳,猛然扯掉紅髮手臂上的銀質針頭。

  驀然,副船長的目光閃過一絲懾人犀利:「如果他是狐狸,我會化身為狼。」

  混沌與湛藍磁石般的關係,
  找尋解開祕密的鑰匙是關鍵。

  你將擁有滿月,
  下個霧月已劃分成三枚弦月,
  享受曇花般的月圓及盛開黃花直到化為雲絮。

  被盛大洗禮的燄月……

  「預言詩最後那段『被盛大洗禮的燄月……』,關於滿月、弦月、霧月和燄月的關係,假使前二者和月的圓缺有關,燄月……燃燒的月?紅色的月亮……」貝克曼將輸血用具收回醫療箱,並分析著預言詩內容。

  「在研究下去我腦漿都要蒸發了,反正我的身體現在好端端的,當然還是需要靠你輸血給我啦!」傑克將預言詩折回帽帶笑道。

  「我從未相信毫無科學根據的占卜,那個超新星──『神諭』夏伊澤……」貝克曼想繼續說下去卻被打住。

  「夏伊澤不就是個臭屁小鬼。」傑克不耐煩地抵著下巴嘀咕。

  「某人不也和小鬼交往中。」道出此話的同時貝克曼已經起身,做好語落那刻掩上海圖室門扉的準備。

  「胡扯!我的心也是青春洋溢的十八歲!」門一頭傳來船長的叫囂。

  ※

  將一日疲憊洗淨後,從冰箱拿出啤酒飲盡的快感,這種沁入心脾的涼意,對蒂菈而言絕對是「人生最痛快之事」排行榜名列前茅。

  在男船員通通進入夢鄉時,蒂菈才能這樣隨興使用船上的公用空間,因為……打從出浴到廚房開飲這過程她只裹著一條浴巾。

  「哈!」蒂菈飲盡啤酒暢飲,繼而又拿出一瓶:「哈、哈啾!」

  夜的來臨,掃去白日燥熱,氣溫滑鐵盧驟降,連吐出的氣息也隨之化為白霧。

  冰箱的冷氣團在肌膚上凝成水珠,蒂菈打了個冷顫,日夜溫差急劇不適合站在冰箱前暢所欲飲,將冰箱剩餘的啤酒搜括一空,雙手捧著酒瓶的蒂菈用腳推開倉庫改裝成房間的門扉。

  「噯,在凍寒之夜,有個人替妳暖被,填補夜的寂寞。」黑暗的房間傳來一名男性嗓音,「且慢!先別開燈,這樣我會曝──」

  蒂菈手一鬆,腦中浮出膚色馬賽克畫面,啤酒與地面相撞發出聲響,似乎有片圓形物滾落腳邊。

  不管三七二十一蒂菈扛起那名闖入者,接著往窗外砸,耳聞海面傳來水花飛濺的撲通聲。

  由於下意識動作過於激烈,連身上僅存的布料也隨之鬆落。

  「忘了問他是誰了?」

  看破成人形的窗子,蒂菈喃喃自語,衣不蔽體的身子被撞到肌膚的冷風給凍得渾身哆嗦。

  突然一股妖冶的甜膩香氣飄入鼻腔。

  「這是什麼味......」

  話音未落,蒂菈雙眸一片呆滯,倏然攤倒在床褥上,沉沉睡去。

 


【日常✖檔案】職務篇

§ 貝克曼:紅髮海賊團副船長兼航海士,最近時常待在海圖室。

§ 傑克:紅髮海賊團船長,最近心情很好,但也有些苦惱,輸血量似乎變多了。

§ 蒂菈:紅髮海賊團廚師,最近學會使用烤爐,冷盤改為熟食,拉肚子機率40%、烤焦致癌機率55%、成功機率5%

§ 扎克里歐斯:紅髮海賊新來的打雜工,最近訂購了一台十萬貝里的自動化拖地機器人,簽收人指明貝克曼。


下一章:Ch 13-生日大作戰:驚喜、驚愕、驚動!

你這十八禁的小子,這種穩賺不賠但賣肉的工作我不幹。

, , , , , , , , , ,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