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Chapter 06】瞄準心臟的槍口

人就是要踩著別人往上爬,也不算什麼罪,這就是人的本質。啡啡啡,瞧你這副表情,想殺掉我吧?量你也下不了手,你就和父親那傢伙一起去死吧。

 

  「達辛妮亞,這一槍可是我替妳擋下來的,難道妳不該負責?」羅西南迪面站在達辛妮亞面前,語氣充滿了「都是妳的錯」的責怪。

  「對,妳得負責,都是妳的錯。」

  「都是妳的無能造成悲劇發生。」

  「妳這個無能的醫生。」

  懇求轉變責備,這些聲音如同鋒利刀刃,千刀萬剮的痛楚折磨著達辛妮亞。

  「羅西南迪......我很抱歉,我什麼都做不到......大家,對不起......我......我是個廢物,我不配……」達辛妮亞跪倒在地,雙手環抱住自己,熱燙的淚水滑落臉龐。

  「......眾人怪罪紅髮少女,聲音如同鋒利刀刃,少女陷入無底的絕望深淵。」冰雪斯諾如同旁白,他所陳述的景象一個個化為寫實。

  見達辛妮亞極度崩潰的模樣,羅西南迪竟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個過程,任她跪在「假羅西南迪」面前眼淚潰堤,在旁的自己竟然只能袖手旁觀,這幕使羅西南迪的胸口抽痛著,這種無法言喻的感受讓他轉為對冰雪斯諾的熊熊怒火,羅西南迪掄起拳頭,轟向冰雪斯諾,但卻撲了個空,摔了個四仰八叉。

  「少年你也急著進入絕望世界嗎?哥這就來成全你。」冰雪斯諾從羅西南迪另一個方向出現,他清了清喉嚨,露出潔白牙齒,一臉燦笑開口,「從前從前,有個金髮少年,被迫放棄貴族身份,淪落為過街老鼠,生活在髒亂且惡臭瀰漫的......」

  羅西南迪支起身子,一抬眼白色醫院和達辛妮亞都消失了!一股腐臭氣味飄入鼻腔,歪斜的矮房與廢棄物映入眼簾。

  「為什麼要將我的力量奪去?事到如今已經沒辦法回頭了。」聲音來自於身披粉紅羽毛大衣的男人,他正舉槍指向一名消瘦的男人,「你的腦袋是我回去的籌碼。」

  「父親!」就像預知了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一切,羅西南迪疾步上前,試圖阻止慘案的發生,「多佛,快住手!」

  「多佛朗明哥、羅西南迪,我是個不趁職的父親。」消瘦的男子露出慈祥笑容開口,那是羅西南迪見過這世上最溫暖的笑顏。

  慘案還是發生了!

  多佛朗明哥一槍打在父親腦門上,腥紅色的花朵渲染開來,濺灑在羅西南迪身上。

  「多佛,這種事你怎麼做的出來?他可是我們的父親!」羅西南迪扯住多佛朗明哥的領口,卻被一把推開。

  「你能說話啊?算了,反正這已不重要了。」多佛朗明哥用線線果實能力彈出鋒利白線,父親的身體與腦袋便分家,他抓起父親的頭顱,如同展示戰利品般,在羅西南迪面前搖晃著,「我只是要回屬於我的東西。」

  「你這混帳東西。」怒火爬上羅西南迪胸膛,直衝腦門,瞬間爆炸。

  「人就是要踩著別人往上爬,也不算什麼罪,這就是人的本質。」多佛朗明哥把槍口移向羅西南迪笑道,「啡啡啡,瞧你這副表情,想殺掉我吧?量你也下不了手,你就和父親那傢伙一起去死吧。」

  此時,多佛朗明哥手中的頭顱突然發出喀拉喀骨頭咬合聲,頭顱動了起來,父親揚起了嘴角,有別於慈祥笑顏,那是猙獰的冷笑。

  「羅西南迪,你這廢物竟然什麼都沒做,至少陪我一起送葬吧?多佛朗明哥對那廢物開槍吧。」父親的頭顱怨念滿載地開口。

  多佛朗明哥嘴角扯出一抹嘲諷,食指扣下扳機,子彈從槍口高速出擊,彈頭首當其衝接觸到胸腔,接著鑽入胸膛,失衡的身體向後一仰。

  中彈的羅西南迪倒臥在血泊之中,仰望著天空,灰色的雲朵遮蔽了天空,接著下起了暴雨。

  痛楚佔據胸口,但那不是槍傷之痛,一股巨大的絕望卡在胸口,心頭就像扎滿千萬根釘子。

  ──讓一切就這樣結束吧?

  ──人生不過如此......好累......

  ──算了吧,反正活著根本毫無意義可言。

  ──等等!腹部的槍傷怎麼消失了?

  羅西南迪摸了被達辛妮亞包紮過的腹部,根本沒有繃帶,也沒有傷口,頓時為之精神。

  ──對了,現實的我和達辛妮亞在雪地,這裡是那個囉唆白痴捏造的世界!

  「......疲倦,鬱悶,絕望侵佔了感官,重擊著男孩脆弱的內心......」冰雪斯諾的嗓音如同背景音樂傳進耳際。

  ──你他媽別再說了!我不想聽。

  ──這些場景不都是那個囉唆白痴「說」出來的嗎?

  ──你這囉唆白痴這次遇人不俗,遇到吃了「靜寂果實」的我。

  羅西南迪靈光乍現,他閉上眼睛,聚精會神,打了個響指,利用自身的惡魔果實能力,斷絕了一切聲音的來源,進入一個全然寂靜無聲的世界。

  冰冷的白雪貼在面龐,羅西南迪緩緩張開眼睛,他大字形地躺在雪地上,感受到腹部傳來的隱隱作痛。

  凝望著雪花飄落的灰色天空好一會兒,羅西南迪支起身子,他環顧四周,只見冰雪斯諾揮舞著肢體,說得口沫橫飛,然而他就如同默劇角色般,只剩誇張的肢體表演。

  揮別童話般王子的俊美相貌,現實中的冰雪斯諾是個皮膚蠟黃,頂著一頭油膩黑髮,有著大花臉的丹鳳眼男子,全然是超寫實的殘酷現實悲劇。

  當羅西南迪找到達辛妮亞的身影時,她佇立於唐吉軻德海賊船的桅杆上,寒風帶起她酒紅色長髮,人兒滿面傷悲,淚水佔據了她美麗的容顏,達辛妮亞張開雙手,準備從高聳的桅杆上一躍而下。

  羅西南迪縱身奔向唐吉軻德海賊船,就在達辛妮亞的身子墜落之際,羅西南迪已趕到桅杆下,穩穩接住達辛妮雅。

  「我怎麼會?」達辛妮亞驚愕著自殺的舉動,發覺自己正被羅西南迪抱在懷中,臉上頓時紅暈。

  他們保持著「接住」和「被接住」的姿勢好一會兒,心臟的頻率急速鼓動,他們聽見了彼此的心跳,直到羅西南迪失誤的鬆開了手,達辛妮亞瞬間一屁股跌坐在地,兩人瞬間被喚回現實。

  「我們都被那囉唆白痴給蠱惑,才會陷入他『口說』的假象世界。」羅西南迪瞪著雪地上沉醉於自己的世界的冰雪斯諾。

  「那人看起來講得眉飛色舞,但我卻完全聽不見他的聲音。」達辛妮亞從地上起身,看了冰雪斯諾一眼,繼而困惑地望向羅西南迪,「這是什麼狀況?」

  「因為我設下了『隔音壁』,我是吃了『靜寂果實』的靜寂人,想像一下身邊籠罩著一個無形的,能阻隔周圍聲音的牆。現在除了妳我能聽見彼此的聲音,其他聲音皆被隔絕在外,相對的外界也聽不見我們的聲音。」羅西南迪解釋自己的能力,語落,轉而瞪向雪地上的冰雪斯諾,「該讓那個囉嗦白癡真正閉嘴了!」

  羅西南迪率先衝向拉邦給牠一技上鉤拳,快速解秒掉白雪斯諾的座騎。

  「你們不是該鬱卒到自殺去了嗎?怎麼......」依白雪斯諾的嘴型大致這麼說,他驚愕的表情看來相當滑稽。

  「挖別人瘡疤這種事萬萬不能幹,會下地獄的。」羅西南迪用無聲的嘴型回應,惡狠狠地瞪著白雪斯諾。

  狂暴的拳頭如同隕石墜落般,伴隨著駭人氣勢,重擊在白雪斯諾身上。

  這過程連達辛妮亞都別開視線,無法直視這慘不忍睹的景象,既使視而不見,但拳擊聲與哀號聲穿插著不斷傳入耳畔。

  經過風馳電掣的拳之洗禮後,白雪斯諾已面目全非,僅剩稀稀疏疏的牙齒,臉腫得連媽媽都認不出來。

  結束後,羅西南迪一屁股壓在冰雪斯諾身上,燃起一根菸,不小心把自己的黑色羽毛大衣也給燒了,並重重滑了一跤。

  真是個帥不過三秒的傢伙!

  翌日,多佛朗明哥與家族成員滿載戰禮品凱旋而歸,浩浩蕩蕩返回據點。

  羅西南迪能說話這件事情,如達辛妮亞允諾沒有曝光,他們回到岡位,如同平行線般的生活,既使看似一成不變,然而在羅西南迪與達辛妮亞的心中已激起漣漪,在未來將形成無法阻止的巨大波瀾。

 


備註

關於白雪斯諾,他是吃了「說書果實」的說書人,能將口說的事情化為幻境,類似催眠師,但陷入幻境之人卻如同真實般呈現,這個能力還能閱讀他人過去,白雪斯諾會故意把過往與現在混合再重新描述。例如羅西南迪眼見的是兒時的經歷,但重新經歷過去的卻是成年後的自己與成年後的明哥,而白雪斯諾甚至能對這些過去加油添醋,加以扭曲,導致對手心靈受創,藉以崩潰對手。


下一章:Ch07-來自白色城鎮的少年

我要把所看見的一切全部毀掉,不管是城鎮、家園,還是人類,我全部都要毀掉。我是在白色城鎮佛雷凡斯長大的,沒剩多少時間可活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颯 的頭像
小颯

直到心臟最後一次跳動──停止。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