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hapter 05】歡迎來到哥的驚奇世界

身為醫生,是不會拒絕任何救助的手,然而這個景象讓達辛妮亞感到崩潰。如果這裡不是煉獄,什麼才是煉獄啊?

 

  「呼──呼──」羅西南迪坐在病床上喘著粗氣,抬眼便瞧見達辛妮亞也看著自己。

  「羅西南迪你一直都能說話,是吧?」彼此互視了一陣子後,達辛妮亞率先打破沉默。

  露陷的羅西南迪轉為一貫傻笑著,幾滴冷汗卻從額頭緩緩留下。

  「多佛他們都去溫泉之都了,由我照料你。」達辛妮亞的聲音就像靜止的湖水般平靜,讓人感到安心,「很抱歉,我聽見了你睡著時說的夢話。」

  「達辛妮亞,這件事不能讓其他人知道,沉默對我來說最好的選擇。」羅西南迪面色轉為凝重,滿面糾結。

  「每個人總會有無法對人解釋的原因,我會守口如瓶。」達辛妮亞說,「算是對你救命之恩的回報。」

  此時,外頭響起吵雜和叫囂聲。

  「外面有人,聽起來就知道他們不是來打招呼這麼簡單。」羅西南迪說。

  「羅西南迪,請你好好休息。」達辛妮亞抿唇一笑,轉身就要離開。

  「妳該不會想獨自應付他們吧?」剛要下床的羅西南迪遭突如其來的一團繃帶裹住,整個人被纏在病床上,羅西南迪朝達辛妮亞消失的身影喊,「達辛妮亞回來!妳個混蛋!快把我鬆開!」

  ※

  達辛妮亞站在甲板的圍欄前,許多騎著雪熊的大漢聚集在唐吉訶德海賊船下。

  「來者有何指教?找麻煩就免了。」達辛妮亞心平氣合道出。

  「大爺我就是來找麻煩的,小姑娘趕快放下甲板,把船交出來,大爺我還能溫柔待妳。」騎在特大雪熊的特大號男人回應。

  這名特大號男子看來是這隊伍的發言者,但他身後有個小了他一號,身批斗篷的神秘人,那人之所以醒目,是因為他的坐騎不是雪熊,而是一種名為拉邦的巨兔。

  「船上有嬰兒在休息,我的病人也需要修養。請您們安靜一點,不要打擾他們。」達辛妮亞平心靜氣開口。

  「要搶船的人安靜一點?聽妳在說笑,大爺我不是像妳這種輕聲細雨的小姑娘,男人講話不大聲要如何征服世界,或者如何征服像妳這嬌滴滴的小姑娘呢?」特大號男人用一種全然不把女人看在眼裡的口氣說。

  「多說無意了。」達辛妮亞輕嘆了一聲。

  冷不防一條白紗布從達辛妮亞手中彈出,纏繞在一名騎在雪熊背上的彪行大漢,接著他整個人重重摔落雪熊。

  「當心點,她是能力者!」特大號男人囑咐夥伴,這時又有三名大漢摔落。

  達辛妮亞是吃了「包紮果實」的能力者,能夠從身體的任何部位創造出醫療包紮用品的包紮人。

  「妳能用繃帶把人拉下馬,我也能把妳從船上拉下來。」特大號男人抓住達辛妮亞射出的繃帶,使力將她拉下船。

  達辛妮亞被拉向特大號男人的方向,她順勢踩在特大白熊背脊,一手碰觸特大號男人的眼睛,接著男人眼睛就黏上兩塊酸痛貼布,就這又被達辛用紗布裹成木乃伊,動彈不得。

  就在達辛妮亞與特大號男人對峙時,幾個壯碩大漢已登上了唐吉訶德海賊團船上。達辛妮亞彈出繃帶纏上桅杆,藉繃帶之力盪回甲板,並彈出無數繃帶,形成網狀,撒向登船的大漢們,那些男人就像被捕獲的魚隻,在繃帶網下全力掙扎,但只是徒勞無功,只讓自己纏得更緊。

  而船下被裹成木乃伊的特大號男人,手臂化為鐮刀般利器,唰唰唰地把纏在身上的繃帶割成碎片,然後撕下黏在眼睛上的酸痛貼布。

  「看我怎麼教訓妳這臭女人!」特大號男人揮舞著鐮刀手臂,發出氣呼呼的怒吼。

  特大號男人弓起背脊,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身上推擠出來,接著兩片青綠色羽翼從他背上鑽出,他展開那對青綠色翅膀,充滿筋肉的身體就騰空飛起。

  「本大爺是吃了『螳螂果實』的螳螂人,看老子的鐮刀大風車,把妳這臭女人割成碎片。」特大號男人揮著翅膀直衝達辛妮亞。

  與此同時,甲板被從下而上轟出一個大窟窿,接著一個人從洞口內的船艙爬了出來,是個「渾身纏滿繃帶,背著一張病床的男人」,更正確點應該是個「渾身纏滿繃帶,與病床綁在一起的男人」。

  原本要衝向達辛妮亞的特大號男人,因為這個「渾身纏滿繃帶,與病床綁在一起的男人」突如其來的現身,於是他們倆相撞了,螳螂化的特大號男人直接撞上羅西南迪綁在身上的病床,眼冒金星癱倒地上,羅西南迪繼而補上一拳,被重擊腦袋的特大號男人便再也沒有起身,頂著腫包在地上抽搐。

  「羅西南迪,你太亂來了,當心傷口裂開!」達辛妮亞替羅西南迪憂心,邊用能力製造出石膏包住特大號男人,把他裹成活像個巨大蠶繭。

  羅西南迪滿面怒光,拿出隨身筆記本寫道「把我鬆開」,然後又捕上「快點!」。

  達辛妮亞眉頭深鎖,但還是解開了羅西南迪身上的繃帶。解放的大男人躍下甲板,充滿暴戾的拳頭如同龍捲風襲捲,掃過之處哀鴻遍野,很快的所有騎雪熊的大漢全都癱倒在地。

  此時,原本旁觀的巨兔拉邦站立起來,抬起毛茸茸的手臂,一掌拍向羅西南迪。

  羅西南迪頓時失去重心,整個人飛了出去,重摔栽進雪地。

  「羅西南迪!」達辛妮亞抓著羅西南迪的腳,將他拖出雪地,羅西南迪身旁的雪地被腥紅液體染紅,羅西南迪腹部槍傷裂開了!

  「真令人憤怒,想不到都是一群飯桶,看來只有哥親自出馬。」聲音的來源是騎著拉邦身披斗篷的神秘人,他坐在拉邦的肩上,身體因為生氣而顫抖著,「你們知道我是誰嗎?哥可是這雪地之中最迷人的存在,哥的肌膚白如雪、頭髮黑如烏木、臉頰紅如蘋果,人稱白雪王子,哥的大名乃冰雪斯諾。」

  好在冰雪斯諾廢話特多,讓達辛妮亞趁他滔滔不決的空檔替羅西南迪做了緊急包紮處理,讓腹部槍傷暫時止住血。

  陶醉於冗長開場白的冰雪斯諾,扯下斗篷露出真面目,如自己所述,他有著潔白肌膚,臉色泛著紅潤光澤,一頭烏亮黑色鬈髮如同流瀉的瀑布般飄逸,眼睛如同裝滿星星般閃閃發亮,簡直像從童話走出的人物。

  「竟然無視哥這樣美麗的男子,可恨啊!真是太可恨了!」冰雪斯諾用如同演歌般口吻繼續滔滔不絕,「哥要夕陽、微風與彩虹,哥還要滿滿的玫瑰來陪襯我的英俊。」

  當冰雪斯諾這麼說的同時原本灰暗的天空轉為澄黃,夕陽餘暉灑落,並吹起宜人微風,一道彩虹劃過天氣,落在雪地上。

  一顆顆綠芽從雪地鑽出頭,迅速整出綠葉並抽高,接著長出一顆顆花苞並綻放,盛開的玫瑰花在有著夕陽與彩虹的天空下迎風搖曳。

  「歡迎來到哥的驚奇世界,越是美麗,就更能顯露醜惡的存在,從前從前有一個美麗的紅髮少女,不用懷疑,哥指的就是妳……」冰雪斯諾紳士般地鞠躬,對達辛妮雅露出陽光般燦笑。

  羅西南迪把達辛妮雅拉到身後,一臉警戒。

  「少年別激動,還沒輪到你。哥說到哪了?對了,哥說到從前有個美麗的紅髮少女,她過著什麼生活呢?」冰雪斯諾打了一個響指,「那是一座純白建築,充滿著藥水味兒的地方……」

  倏然地面湧出巨大白牆,玫瑰花海隨之被這些巨牆給翻起,瞬間凋零,白牆向上延伸,接著腳下踩的雪地變成白色磁磚,他們瞬間置身於一棟白色建築裡,藥水味兒飄入鼻腔。

  大門敞開,兩張病床同時被推進來,一個是穿金戴銀膝蓋磨破皮的商人、一個是穿著補釘受重傷的農人。農人的血已流滿病床,並滴落白色磁磚,見狀達辛妮亞二話不說奔往查看這農人的傷勢,此時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妳是新來的實習醫生吧?」拍肩的是一名身穿白袍的醫生,他對達辛妮亞露出慈祥笑靨,「新來的,我們的病人是那名商人。」

  「那農人傷及要害,需要先急救,不然──」達辛妮亞說。

  「妳先問他口袋裡有沒有十萬貝里,再來談急救。」白袍醫生笑臉盈盈和藹口親的說,「我看還是勸他填寫放棄急救書,然後捐出器官,我們還能賞他幾塊貝里,讓他買口棺材,不必擔心曝屍大街。」

  「身為醫生,這種話你說得出口?」達辛妮亞頓時怒火攻心,握拳揮向白袍醫生,對方吃痛的在地打滾,「去你的!混蛋!」

  達辛妮亞將重傷農人推往急診室方向,當急診室大門敞開之時,一群烏鴉從裏頭飛了出來!掩注視線。病床上的農人瞬間化為骨骸。

  急診室敞開的大門內竟然是一座不見盡頭的垃圾廢棄廠,熊熊烈火照亮了黑夜,也照得達辛妮亞臉頰發燙,巨大的蠶繭壟罩了天空,哀鴻遍野聲傳入耳際,這是一個讓人完全失去希望的景象。

  「老朽的腳斷掉了,好疼啊!醫生,請救救我!」一個渾身是血的老翁匍匐著爬了過來,扯著達辛妮亞的衣角懇求。

  「醫生,我的身體好痛,我還不想死啊!救救我!」一個失去半顆頭顱,面目全非的少女一拐一拐走向達辛妮雅,肌膚被烈火燒得乾裂而掀起。

  更多求助的手拉住達辛妮亞懇求著,數十個、數百個、數千個……

  身為醫生,是不會拒絕任何救助的手,然而這個景象讓達辛妮亞感到崩潰。

  如果這裡不是煉獄,什麼才是煉獄啊?

  此時羅西南迪站在達辛妮亞面前,表情充滿怪罪與不屑,他一手捧住被轟出一個大洞的胸口,另一手握著劇烈鼓動的肉塊,那是一顆跳動的心臟。

  「達辛妮亞,這一槍可是我替妳擋下來的,難道妳不該負責?」羅西南迪面站在達辛妮亞面前,他的語氣充滿了「都是妳的錯」的責怪。

 


備註

達辛妮亞是包紮果實能力者,能夠從身體的任何部位創造出醫療包紮用品的包紮人,能製造出繃帶、貼布、石膏等等。

關於跑龍套的「特大號男人」,螳螂果實能力者,體格健壯的大塊頭。湯之海賊團成員,為「雪熊隊」的副隊長,成員坐騎為雪熊。

關於「冰雪斯諾」,惡魔果實能力者,能力下一章揭曉,是個囉唆聒噪,擁有白雪王子稱號的超級花美男(?) ,湯之海賊團成員,是「雪熊隊」的隊長,但坐騎是拉邦。


【日常檔案】當家族成員談起多佛接替達辛親羅西南迪救羅西南迪這件事......

迪亞曼蒂:一個男人不想讓自己的女人碰其他男人,但對方又是家人,所以多佛才親自出馬。

特雷波爾:多佛最在意家人,如果是我,多佛也會義不容辭的把嘴湊過來,感動的叫我鼻水直流呢!嘿唄唄唄唄!

賽尼奧爾:硬漢間的親吻,無須理由,這就是硬派。

喬菈:本小姐認為這是愛啊!這絕對是少主的愛!太感人啦!感人死啦!


下一章:Ch06-瞄準心臟的槍口

人就是要踩著別人往上爬,也不算什麼罪,這就是人的本質。啡啡啡啡啡,瞧你的表情,想殺掉我吧?量你也下不了手,你就和父親那傢伙一起去死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颯 的頭像
小颯

直到心臟最後一次跳動──停止。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