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拉松 同人文

Chapter 08】刺殺柯拉松

那小子竟然違反了血之家規,要被處以穿刺之行了!

 

  唐吉訶德家族難得齊聚一堂吃晚餐,這天大夥吃著義式料理,唯獨與眾不同的羅西南迪正吃著米飯。此時,羅拖著傷痕纍纍的小小身體站在大家面前。

  「柯拉松,我們的帳還沒算完!」羅狠狠瞪著埋頭苦吃的羅西南迪說。

  經過羅西南迪連日欺負,羅依舊每天站在大家面前要求加入,這回因為多佛朗明哥在場,羅難得沒有被羅西南迪伶著仍出去。

  「唄嘿嘿嘿!我說我說,羅,都過一星期了,你還沒打算走人啊?」特雷波爾嘻笑著,還摸著扒著米飯的羅西南迪腦袋瓜說,「柯拉松把你整得還不夠慘嗎?」

  「小孩會逃,大人也不例外,多虧這一點,最後留下來的都是精英唷!」喝著紅酒的迪亞曼蒂也抱著不感支持的態度,「像你這種連果實能力都沒有的小鬼能撐多久呢?」

  「不論遭受何等對待,都不能忘記『血之家規』,膽敢忤逆幹部權威的話,家族也無法成立了!」滿嘴塞滿披薩的琵卡說。

  「我就曾經因為笑了琵卡大人,結果差點被活活打死!」水牛心有餘悸地回想。

  「這種程度根本根本沒什麼好怕,我連地獄都親眼見識過了。」羅邊說邊抹去鼻血。

  「要虛張聲勢是你的自由,但柯拉松可是我重要的親弟弟,要是誰趕傷他分毫,我一定讓那個人死得很難看!」多佛朗明哥笑著說出充滿威脅的字眼。

  一些從未見過羅的家族成員,看到比屍體還死白的少年,感到訝異。

  「這小子皮膚好慘白咽!」馬赫拜茲冒出冷汗。

  「這該不是珀鉛病吧?萬一被傳染了可大事不妙!」抱著徳林傑的喬菈用如同末日來臨的口吻高喊。

  「會傳染的病!好可怕!你快從這裡滾出去!」水牛驚得退到牆壁,恨不得離羅越遠越好。

  磅!多佛朗明哥大手向桌一拍,嚇得喬菈和徳林傑魂飛魄散。

  「喬菈,不要賣弄妳那聽來得坊間傳言,丟臉死了,妳看水牛都信以為真了。」多佛朗明哥面露正色道,「珀鉛病是一種中毒,不會傳染給他人。」

  「就算這樣,你小子也不要靠近我,我可不想染上這種病!」水牛依舊驚畏懼不前。

  「佛雷凡斯還有其他倖存者嗎?」多佛朗明哥轉而向羅詢問。

  「不知道,我光是從那裡逃出來就已經是九死一生了。」羅回應。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多佛朗明哥。

  「我藏在屍體堆裡,越過國境線。」當羅說著這些事的時候,仍面不改色。

  「噁~喂欸,我們正在吃飯呢!」總是喜歡把東西炸個稀巴爛的古拉迪斯對此感到反胃。

  「那你到底憎恨什麼?」多佛朗明哥卻被勾起了興致,笑問。

  「我已經不相信任何人了。」羅說。

  語落,正在埋口苦吃的羅西南迪稍稍停下了手中的餐具。

  「我也不怕死,柯拉松你少囂張了,我一定會找你報仇!」羅瞪著羅西南迪憤恨開口。

  當羅這麼說的時候,羅西南迪繼續咀嚼食物,像耳邊風似的,毫無任何表示。

  BABY5糾正羅的言行會觸犯「血之家規」遭受懲罰,卻被羅惡狠狠地瞪回去, BABY5倍感心靈創傷,依靠著水牛啜泣。

  喪失家園、痛失至親,獨身一人挺了過來,並遭受異樣眼光的對待,從此對人性失去信心。看在達辛妮亞眼裡,令她感到心如刀割,這不是一個十歲孩子能承受得住的對待,這孩子的遭遇令她感到心痛,淚水禁不住從眼眶奪出。

  「羅,我會想辦法治好你的病。」達辛妮亞擦掉涕淚,蹲在羅的面前說。

  「不用白費力氣,我的病是絕症,無藥可醫!」羅如同帶刺的仙人掌回應,「我的父母可是醫生,他們也因為這病死了!我看過醫療報告,再過三年兩個月我也會死掉!」

  「你不會死的,你一定會好起來。」達辛妮亞眼神散發著光彩與執著,「任何事,都是從下定決心開始!讓我治癒你,請你拿出康復的決心。」

  這一刻,多佛朗明哥注視著達辛妮亞,他彷彿又見過到過去那個達辛妮亞,她是在這個骯髒的人間煉獄裡,唯一聖潔的女神。

  這一刻,羅西南迪抬起臉,目光也聚焦在達辛妮亞身上,這女人散發著一股光輝,是這世界上最溫暖的人性光輝。

  ※

  多佛朗明哥同意讓羅有加入唐吉訶德海賊團的機會,但需要經過考驗,至於測驗者當然是交由第二代柯拉松──羅西南迪全權負責。

  在羅爭取加入家族的期間,羅西南迪無所不用其極地欺負羅,試圖讓他打退堂鼓,然而少年的硬性子,讓徒勞無功,反而使兩人的關係糟透了,羅已恨得他咬牙切齒。

  這日,羅西南迪坐在據點外的廢棄處理場讀著晨報,由於太過專注,冷不防,一股滾燙的溫熱瞬間從左胸口漫延開來,一把利刃從胸前突出。

  羅西南迪用眼角餘光瞄向突襲自己的兇手,行刺他的人是──羅!

  「那小子竟然違反了血之家規,要被處以穿刺之行了!」水牛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水牛,我請你吃冰淇淋,這件事當作沒看到。」羅擲出十貝里硬幣給水牛,讓他自己去買,便朝港口的方向奔去。

  「成交。」水牛樂孜孜地接過十貝里道,「反正我不說,柯拉先生也會昭告少主。」

  羅西南迪緩緩支起身子,由於刀子還插在胸口,就像塞口堵住酒瓶,因此並沒流出什麼血。

  此時,馬赫拜茲和喬菈朝這裡過來,羅西南迪面朝他們,露出無所謂的笑,他拉上黑色羽毛大衣遮掩胸膛露出的刀刃,至於從身後插入的刀柄被埋沒於黑色羽毛並不顯眼。

  「柯拉松,你有沒有看到羅呢?我們正在找他咽。」馬赫拜茲老遠處便問,「水牛你也在啊咽。」

  羅西南迪在筆記本上畫了一個疑問號當作回答,便泰然自若地返回據點。

  ──用這種方式讓那小子離開也好,就這樣讓他去吧。

  當羅西南迪這麼想的同時,水牛的聲音傳來,他告訴馬赫拜茲和喬菈,羅往港口方向去了。

  ──水牛,你個小渾球。

  羅西南迪暗自叫罵,但水牛倒是真的沒說出羅行刺自己的事,羅用冰淇淋收買水牛這招,聽來荒謬,但對水牛竟然奏效,令他訝異。

  ※

  羅西南迪返回到據點時,多佛朗明哥正坐在沙發上,身旁原本應該是達辛妮亞位置卻空著,說來已好幾日不見她的蹤影,聞言是隨特雷波爾他們出航了。

  「柯拉松,你回來的正好,我有件事情要宣布!」多佛朗明哥指著身旁的位置,迎面笑道,「坐吧。」

  羅西南迪擠出悠哉笑意,在多佛朗明哥旁的沙發坐下,自顧地點燃一隻菸。

  不久後,馬赫拜茲和喬菈拽著羅回到據點,懸空的羅扭動身體掙扎著,想盡全力掙脫卻徒勞無功。

  「少主,我們把羅抓回來了。」喬菈說,「這小鬼突然想要逃走呢!」

  「還逃到港口那邊去了咽。」馬赫拜茲補充。

  當羅見到羅西南迪好端端地坐在沙發上,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他的表情瞬間跌到谷底,羅西南迪竟然還能翹著二郎腿悠哉抽菸,還面帶笑意,看來血之家規的懲罰勢在必行了。

  「羅,我叫你來這裡,沒別的事情,只是想告訴你,你已經正式成為唐吉訶德海賊團的一員了。」多佛朗明哥開門見山便說,全然出乎預料,「經歷那些絕望的體驗,練就了你那無比凶狠的眼神,你有那份資質。」

  「喔吼吼吼!你被少主看上了呢!少主可是能預見他人將來的男人哦!」喬菈也替羅感到開心,還拍了拍他的腦袋。

  「就算能預見我的將來又怎樣?反正三年後我還不是會死。」羅卻一點也不領情地回應。

  「你可以接受達辛的治療,依她的性子,既使你極力抗拒,她也不會放棄,至於其他因素,啡啡啡──」多佛朗明哥說,「那就要看你的運氣了,我是專門做黑市交易,倒賣惡魔果實也是常有的事,果實能力往往超越人類的認知,其中說不定也有治好你病的能力。」

  「惡魔果實!」羅禁不住瞪大了雙眸。

  「你只要有那份運氣,在這三年內,說不定能等到能救你一命的惡魔果實。」多佛朗明哥咧嘴笑道,「我會把你當成我十年後的左右手來鍛鍊。」

  「都說了,我得的是絕症,早晚都會死。」羅不以為然的說,就像死已是命中註定的事,「反正只要能加入你們,讓我在這三年內盡可能毀掉一切就好。」

  交易成立,羅正式加入了唐吉訶德海賊團。

  旁觀的羅西南迪把菸頭在手腕上捻熄,在皮膚上留下紅色燒痕。

  男人覺得胸口抽痛著,但絕對不是那把刺穿胸膛的利刃所致。

  一股巨大莫名的傷悲縈繞心頭,無法揮去……

 


【日常✖檔案】閱讀篇

§ 馬赫拜茲:36歲,讀「唷伊~唷伊~性感尤物」雜誌才是王道。

§ 喬菈:42歲,閱讀各種抽象藝術書籍。

§ 水牛:14歲,看到書皮就夢周公,希望所有的書都變成冰淇淋。

§ BABY5:8歲,最喜歡讀公主系列的童話書。


下一章:Ch09-最可怕的是人類

那是一個貧富差距甚大的國家,獲取資源都需要靠「賄賂」才能到手。有錢一切合法,沒錢一律免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颯 的頭像
小颯

直到心臟最後一次跳動──停止。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