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Chapter 09】最可怕的是人類

那是一個貧富差距甚大的國家,獲取資源都需要靠「賄賂」才能到手。有錢一切合法,沒錢一律免談。

 

  午夜時分,羅西南迪踏入未曾進入的地方,這裡是家族的藏書館,加入唐吉訶德海賊團已經一年的羅西南迪初次造訪此地。

  窗外高掛著皎潔明月,月光灑落在藏書館的老舊書架,一排又一排的書架與堆疊在地的書籍令他暈眩,使用者基本上沒做任何歸類,任這些書隨意擺放,要找到想要的書恐怕是大海撈針。

  當羅西南迪苦悶著從何找起時,達辛妮亞抱著一疊高過自己視線的書進來,接著她一股腦兒地將書擺在空著的矮架上。

  「柯拉松,你怎麼會?你的臉色不太好。」多日不見的達辛妮亞剛回到據點,並不知道羅西南迪遭刺傷的消息。

  驚慌失措的羅西南迪,翻找著口袋的筆記本想寫點什麼,卻不小心被堆疊在地的書給絆倒,還順勢撞上身後書架,架上的書朝他頭頂砸下,整個人被埋沒在書海之中。

  「你可以習慣和我說話這件事。」達辛妮亞向書堆裡的羅西南迪伸出手。

  「謝了。」羅西南迪握住達辛妮亞的手,順勢支起身子,「因為晚餐是總匯三明治,我痛恨麵包片。」

  羅西南迪並沒有說出白天遭刺傷的事情,而是以討厭麵包這件事塘塞了自己臉色欠佳的事,在羅加入後,多佛朗明哥經過他房間時,問起傷怎麼來的,羅西南迪聲稱是敵人攻擊造成,並自己做了包紮,這事要事讓達辛妮亞知道,肯定又要被抓去重新消毒、縫合、包紮一次。

  「這幾日都不見妳蹤影,妳去哪裡了?」羅西南迪問。

  「和特雷波爾他們一起去了趟黑市。」達辛妮亞掏出一枚玻璃瓶,裡面裝著銀白色的礦物,「這是未經過煉製的珀鉛礦。」

  「妳不擔心中毒嗎?」羅西南迪。

  「放心,這種大小的珀鉛所帶來的毒性微乎其微。」達辛妮亞把未經過煉製的珀鉛礦收起來,繼而問,「第一次在藏書館見到你,在找什麼呢?該不會在找它吧?」

  話音剛落,達辛妮亞從方才抱進來的書堆中,取出一本名為「白色城鎮」的書。

  「妳怎麼知道我在找這個?」羅西南迪微微詫異。

  「其實你很在意羅那孩子吧。」達辛妮亞抿唇一笑,那對柔情似水的眼眸幾乎要把人給融化,人兒在窗台邊坐下,「我來說給聽吧,關於白色城鎮的事。」

  曾幾何時,當人們提起佛雷凡斯這個國家,總會已如同童話中的雪國來描述它,這個國家無論是大地、花草、樹木皆是純白色,潔白無瑕,美若仙境,世人這樣稱佛雷凡斯,他們稱它為「白色城鎮」。

  某次,人們在國土地層中發現了一種名為「珀鉛」的鉛礦,而白色城鎮所有如夢似幻的根源,也來自於這種鉛礦。

  珀鉛用途廣泛,舉凡餐具、塗料、辛香料、化妝品等等,還能製成武器。品質上乘的珀鉛製品,吸引全世界眾多買家,因此珀鉛業成為佛雷凡斯一大產業,珀鉛帶來無盡財富,就連世界政府也參與了商品的運送。

  但早在珀鉛業發展前的約一百年前,世界政府曾調查過佛雷凡斯的地質,他們早已知道珀鉛的真面目。

  「妳的意思是世界政府早已知道珀鉛這東西有毒了?」原本專注凝聽的羅西南迪忍不住提問。

  達辛妮亞點頭,延續話題,繼續道出佛雷凡斯的秘辛......

  這個國家王族和世界政府早就知道珀鉛的真相,但財富蒙蔽了雙眼,明知有害卻隱瞞事實,國家百姓全被蒙在谷底,繼續讓珀鉛產業日益壯大。

  其實珀鉛只要不將它從地層裡開採,這毒根本無害,然而一旦開採,這毒便會開始侵蝕人體,這種毒是微量的,但隨長時間接觸珀鉛累積的珀鉛毒,將會延續給下一個世代,下一代因為累積了珀鉛毒而發病喪命,如果下一代再生育下下一代的話,那麼他身上累積的珀鉛毒量,則會使他提前發病,由於子孫的壽命一代比一代短,到最後便出現未成年發病的案例。

  「就像那小鬼一樣,是吧?」羅西南迪。

  「羅那孩子是這場悲劇的最大的受害者。」達辛妮亞從書堆裡拿出一疊報紙,都是關於佛雷凡斯的報導,「這些報導都是關於白色城鎮的負面新聞,對於珀鉛病不是傳染病這件事隻字未提,使珀鉛病被誤以為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傳染病。」

  鄰國目睹佛雷凡斯人接二連三死於珀鉛病,因此世人把珀鉛病視為傳染病,並對白色城鎮進行隔離措施,封鎖所有出境的道路。

  國家王族早早借助世界政府力量逃出國境,而佛雷凡斯人希望能移居他國接受治療,卻被視為怪物,被人們恐懼,甚至被狙殺。

  佛雷凡斯人決定替自己找出一條出路,珀鉛大國的槍砲與彈藥取之不盡,於是,戰爭打響了......

  「之後的事我大概略知一二,鄰國也有了反擊的名義,戰火毫不留情展開,最終佛雷凡斯走向滅亡。」坐在書堆裡的羅西南迪,看著報紙上一張燃燒的佛雷凡斯照片說,「因為珀鉛富裕,卻也因為珀鉛亡國,真是諷刺。」

  「不,讓佛雷凡斯滅亡的是人類,最可怕的是人類啊。我能體會羅的感受,我的祖國藉也是被人類之手毀滅的。」達辛妮亞娓娓道出自己的過往……

  我的父親是地位僅次於國王的公爵,也是掌朝的攝政總長。說的好聽,但不過是圖利百姓的職位。

  記憶裡的父親,一聲令下便能奪走一切的人,甚至能操縱生死存亡。

  父親告訴我:「小達辛,妳要記住金錢比人命重要,只要有利可圖,殺人也不算什麼。」

  在百姓眼裡父親的做為是卑鄙無恥的政客、剝削民脂民膏的貪官。但因為身為貴族,所作所為都被視為合理化。

  我的祖國是一個貧富差距甚大的國家,獲取資源都需要靠「賄賂」才能到手。

  有錢一切合法,沒錢一律免談。

  九成的資源都由貴族操弄,醫療資源對貧民窟的居民來說根本是奢望,所以我從小就立志成為一名醫生,希望能替百姓提供免費的治療。

  但成為醫生這件事卻被父親阻止,因為我的未來已被安排好了,如同行事曆的人生,學習如何成為舉止優雅的淑女、學習如何在年輕貴族裡立足,呵,真是受夠了。

  於是,我違背家族的期望,我逃到一座地方醫院成為實習醫生,就在我取得醫師執照成為正式醫生那年,百姓的憤怒被點燃了,正所為官逼民反,人們持起農具捍衛自己的權益,而貴族則動用了軍火鎮壓。

  那天我值夜班,傷患潮水般湧入醫院,我奔出醫院一探究竟,只見巨大的蠶繭包覆了天空,就像被囚禁籠中的困獸,根本無處可逃。

  人們相互殘殺,我看見到處都燒起來、嗅到苦痛的味道、聽見折磨的哭嚎與呻吟,令人絕望一夜。

  那一夜,我見到了多年不見的父親,他身穿金色鎧甲,乘著馬、舉著槍,掃射行經之處的百姓,我上前阻止。

  父親的槍口對著我,但他卻哭著對我說:「妳是小達辛嗎?爸爸的小達辛,我什麼都不要了,救救我啊!」

  語落,父親對我開槍,但子彈卻偏離軌道,朝另一個方向飛行,然後父親墜落馬下,被其他人的槍械給狙殺。

  一夜之間國土夷為平地,除了我,沒有其他的倖存者,無論是百姓,還是貴族,無一倖免。

  「達辛妮亞,妳的祖國是不是名為──埃茲黎克的王國?」羅西南迪的疑問句卻相當肯定,冷汗從額角滑落,「妳是埃茲黎克的唯一倖存者?妳是怎麼遇到多佛的?」

  「八年前我還是實習醫生時,曾救了多佛。在兩年後,也就是六年前,多佛救了我。」達辛妮亞對羅西南迪竟然知道自己祖國之名感到訝異,「你怎麼知道我的祖國名為埃茲黎克?」

  「六年前,我曾目睹過燃燒的埃茲黎克,達辛妮亞妳對......」羅西南迪欲言又止,他從口袋掏出一隻菸,「沒事,當我沒提過這件事。」

  達辛妮亞從羅西南迪手中奪走那支未點燃的菸,當然不是自己要抽,她輕聲提醒羅西南迪這裡都是書本,將那隻菸擺在窗台邊。

  「羅那小鬼說不再相信任何東西,指的是不再相信人心吧。」羅西南迪轉移了話題。

  「一個十歲的孩子飽受波折,他的心已經傷痕纍纍,而那被注定一死的未來,使他看不見希望,眼前盡是無盡絕望,才會產生扭曲的思想。」達辛妮亞從窗台上輕輕躍下,溫柔的眼眸轉為堅定的執著,「但我會終結這一切,我要治好羅的病。」

  窗外的月光灑落在達辛妮亞身上,使她身旁透著盈盈光輝,宛若落入凡塵的女神,更顯得她無與倫比的聖潔。

  瞬間,羅西南迪呆愣了,久久無法移開視線。

  「這是幹嘛?妳有病嗎?啊~啊~」這個慘烈嗓音不是別人,正是羅。

 


【日常✖檔案】閱讀篇

§ 迪亞曼蒂:29歲,閱讀各種流行音樂雜誌,最新樂器型錄。

§ 特雷波爾:33歲,基本上書是拿來擤鼻涕用的,唄嘿嘿嘿。

§ 古拉迪斯:17歲,訂閱各種槍械軍火型錄。

§ 賽尼奧爾:30歲,對特務系列小說情有獨鍾。


備註

羅討厭麵包片這件事情想必眾所皆知,甚至還因為早餐吃三明治跟香吉士大吵一架。關於羅西南迪對麵包挑食這件事,是連載中唐吉訶德家族吃披薩大餐時,羅西南迪卻格格不入,選擇中式料理,估計當時應該扒著米飯,羅討厭麵包,也可能是受羅西南迪影響?

柯拉松 X 羅 同人小說


下一章:CH10-羅西南迪的猶豫

羅,你只要把尿裝滿那瓶子就可以了。需要我幫你脫褲子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颯 的頭像
小颯

直到心臟最後一次跳動──停止。

小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